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十章 

  望著小飛機窗外一碧如洗的太平洋,言星采端起桌上的柳橙汁輕啜一口,又繼續靜靜陷入原先的冥想。

  這架「環球航空」的私人專機,是季爺爺特地安排,讓她飛到「星塵島」的。乘客只有她一人,機上包括駕駛在內的服務人員卻有十來個,只為讓她的這趟旅途更舒適愉快。

  其實,當她決定前往星塵島去之前,經過很多內心的掙扎,而且,當她對家人說出這個決定後,他們也曾苦苦阻止過。

  他們不懂她為何要去理會季朗那種人的死活,再說,彼此已經兩不相欠,她沒必要再讓他影響她的生活。

  他們甚至認為,這一切只不過是季朗在要苦肉計,好誘騙她回到他身邊。

  可是,言星采知道不是。

  以一種心電感應般的直覺,她知道朗哥哥是真的不想活了。

  當她哭著對媽媽說出這一點時,媽媽的態度終於軟化,答應讓她出國去找季朗,也讓她去找尋自己的真心。

  是啊!長久以來,她一直是消極、被動地待在朗哥哥身邊,承受他掠奪般的佔有慾,承受他對她無窮無盡的執著,到最後,連她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她自己都不清楚。

  當她從王媽口中知道,朗哥哥為了她的離去,竟然失去求生意志,這讓她一向沉睡的心被震撼、被喚醒了。

  她不解、困惑、心慌、又不捨。

  然後她知道,她不能讓他的性命被他自己給白白送掉,因為她無法想像,活在沒有他的世界,她又會變成怎樣。

  所以她來了。

  她為什麼會對他這麼牽掛,為什麼她不願他死去,為什麼她自己又不計代價地回到他身邊,明知自己再度踏入的,有可能是一輩子的囚牢。

  她必須尋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當小飛機緩緩降落在島上唯一的機場,言星采一走出機門,白沙海灘的炫白和海洋的亮藍,幾乎逼花了她的眼。

  然後,由棕膚的司機開著名貴房車,很快地又載著她往島主別墅的方向奔去,好讓這位遠從台灣來的嬌客,早些讓頹廢、精神萎靡的主人看見。

  等主人「服用」了這帖「良藥」,他應該就不會再天天醉生夢死、不顧身體健康了吧?

  以招待女主人般的熱誠,司機用不太流利的中文為言星采介紹島上的地理、風俗和民情特色。

  原來這裡為數不多的島民都是被季朗聘請,從別的南洋海島國家搬過來的原住民工作者,他們在星塵島各司其職,有的負責管理別墅的家務,有的負責維護島上的自然景觀,儼然已形成了某個以季朗為中心的小社會。

  由於島上的生活水準極高,當然住在這兒的僕傭們,也都享受到文明物質帶來的洗禮。每個人都覺得季朗是極大方、極難得的主人,一點也不曾虧待過他們,所以雖然他們本身並不是同文同種的華裔,對他也已經有了一定的忠誠度。

  到達目的地,言星採下了車後,就在別墅女總管的引領之下,走進季朗睡的主臥室。

  女總管很快就離開,不打擾主人和客人的會面,只留下她一個人,不可置信地盯著沉睡在床的他。

  比起外頭的日照大地、萬物欣欣向榮,他的臥室拉起了厚重的兩層窗簾,阻絕陽光照入,實在很像某種野獸休憩的黑暗洞窟。

  不僅是如此,房內還瀰漫著煙味、酒味、幾種她說不出味道、卻很剌鼻的氣息。她猜,那應該是王媽所說的,他在亂嗑違禁藥品吧?

  失去往日的帥氣和強健,朗哥哥整個人形銷骨立,滿臉都是流浪漢般的鬍渣,絕對沒有女人會想多看這樣的男人一眼,即使他再有錢也一樣。

  他真的已經漸漸失去生命力,只是一具等死的軀殼罷了!

  淚眼模糊的言星采,專注望著床上的男人。

  在她的生命裡,他扮演了好多角色,給了她好多刻骨銘心的感受,他怎麼可以這麼過分?他怎能讓她親眼看到這樣的他?

  也許是她看他太久太久,也許是她帶進來一股令他懷念的香氣,季朗勉強費力地睜開雙眼,直覺想找到是誰在他的夢中凝視他、讓他不得安睡。

  「是你!」一看清來人,他竟是不快地對她豎起濃眉。

  「沒錯,朗哥哥,是我。」她有點感傷地笑道。

  季朗彷彿火山爆發般地大吼:「滾!你給我滾!你來做什麼?你不是寧死也不要我在你身邊?那你還來做什麼?看笑話嗎?滾!滾!」

  一隻咆哮的猛獸就在她眼前發飆,言星采卻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她很慶幸她已變成了越來越有勇氣的女孩。

  「我不走,我要在星塵島小住一段時間。」她柔柔地說:「真巧啊,這座島的名字也有星星呢。」

  「滾!你給我滾!我不稀罕你的施捨!你的憐憫!」

  「朗哥哥,你生病了,這次換我照顧你吧。在你的身心痊癒之前,我會一直留在這兒看著你的。」

  「我不需要你!我也不願意見到你!你馬上滾回台灣、滾回高雄!我跟你已經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別再厚臉皮纏過來!」季朗狂野冷笑。

  「不!我不走!」她硬是堅持。

  「你以為我是為了你嗎?哈!你猜錯了!我只是不想活而已,跟誰都沒關係!你不用聽王媽或我爺爺亂說,自以為你對我有多重要!」

  「我要看著你好起來,誰都沒辦法阻止我。」她走向窗邊,將所有的窗簾和窗戶全部拉開,讓海風和陽光立刻灌入陰暗的室內。

  「該死!你到底在做什麼?!這自以為南丁格爾的笨女孩!我不要看到你!永遠不要!你走!走!」

  撐起非常病弱的身體,季朗不知打哪兒借來的力量,竟然讓他自己快速躍下床、踉蹌奔過來推她,一直把她推向門口。

  「不要!我不走!唉呀!」

  被他持續一次又一次地推走,言星采後退閃避的步子一個沒踩穩,竟然往後跌倒,背部「碰」一聲撞上了門,而她也如同布娃娃般倒在地上,陷入短暫昏迷。

  「不!」看見自己的粗魯所造成的後果,季朗慘叫一聲,撲過去跪在地上抱緊她。「星采!星采!你醒醒!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虛弱地睜開雙眼,她對他微笑。

  「對不起!對不起!」他竟然激動得眼眶泛紅。「我在自己不知不覺中,又傷害到你了,難怪你討厭我這種人!」

  「你沒傷害我,我只是搭飛機過來有點累,才會頭暈目眩,絕不是因為你。」

  「可是我推倒了你……」

  言星采抬起小手輕撫他下巴的鬍渣、溫柔地望他。「若是你真的覺得對我抱歉,你就不要趕我走,讓我住下來,讓我照顧你,好嗎?」

  雖然眼中明顯有著不確定的為難,季朗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

  星塵島

  兩人生活在一起的時光,如水般一天天流逝,身體健康已經變得不太好的季朗,生活起居大半都是由言星采親自打理。

  她會盯著他正常吃下三餐,陪著他散步、曬太陽,陪他度過戒掉禁藥癮的痛苦過程。

  她也會幫他刮鬍子、幫他洗澡,甚至在他心情極度憂鬱時,她還會講笑話給他聽、或故意逗笑他。

  原本已如同一具行屍走肉的他,在她的耐心照護下,漸漸恢復元氣,也漸漸回復往日俊美的丰采。

  坐在浴室小椅子上、衣著完整的言星采,不覺停下擦拭他赤裸胸膛的動作,微微失神地看著她的朗哥哥。

  他終於恢復一大半他從前的體格和模樣了,這個發現讓她這段日子一直緊繃不安的心情,終於可以稍稍鬆弛些許。

  「你在想什麼?」悠閒泡坐在浴缸內的季朗,懶洋洋地問她。剛洗過頭的濕發,就披在他的頰邊,讓他的樣子更像某種可愛動物。

  「噗嗤!」她笑了出來。「嗯……水獺……」

  「好哇!你竟敢笑我!」他佯怒,掬起一把泡沫灑向她。

  「沒啦!我沒有!求求你,別……」她咯咯輕笑,一邊遮擋著朝她灑過來的沐浴乳泡泡。

  等到他終於饒過她,她才對他輕聲歎道:「朗哥哥,我好高興你恢復了健康!」

  「星采,你願意永遠留在我身邊嗎?」他的雙臂靠在浴缸邊緣,趨近問她,表情全是難耐的渴望。

  「我……我不知道。」

  「也許你會覺得我很低級,沒有你就尋死覓活的,可是……我真的好需要你!你不能再考慮看看嗎?」

  「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小女孩了,你必須用不同的方式和我相處,否則我們是不可能有未來的。」

  「讓我試試看!好嗎?也許我會做得不夠好,可是你可以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麼,我一定會改的!」

  「沒想到無論我再怎麼逃,還是回到你身邊,或許,在我心裡真的是放不下你吧?當王媽告訴我你快死了,我也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變得奄奄一息,我不能忍受你用這種方式離我而去!」言星采眼中泛著淚光。

  「我必須告訴你,江?玲只是我的一顆棋子。當時我只想利用她來刺激你,讓你更在乎我,我沒想到你會被傷得那麼深。」

  「我已經知道,你最在意的人是我了。」她微笑地說。

  「一輩子留在我身邊,好嗎?」

  「如果你要我答應你,你必須讓我自由,必須讓我能選擇我自己想做什麼,你不可以破壞我跟家人的關係,也不可以強迫我一定要以你為中心,這些……你做得到嗎?」

  「我會努力為你而改變的!」季朗苦笑道:「以前……我不是有意要那樣對你,只是,若是沒有讓你完全屬於我,我就覺得不安、覺得若有所失,你能原諒我以前的幼稚心態嗎?」

  走過瀕臨死亡的黑暗幽谷,他經過試煉的靈魂,似乎也懂得了自己生命中的盲點,實在需要他親眼直視、承認。

  「答應我,你永遠不再隨便傷害自己,我就可以原諒。」

  「我發誓我不會。」他真誠地說。

  「好,那麼我們從現在起,就可以重新開始了,朗哥哥。」言星采溫溫柔柔地說:「我相信你是一諾千金的人。」

  「美麗的小姐,能讓我自我介紹嗎?我姓季,我的名字是單名朗,開朗的朗。你呢?」

  「我姓言,我叫言星采,很高興認識你!」她的朗哥哥真的重生了!她好感動!好開心!

  「喔,我記得我以前好像見過你,那時,你還是一個小小的女孩呢。」

  「我也見過你,你那時已經在讀國小一年級了。」

  「告訴我,你喜歡我和你在一起的每個時光嗎?」

  「當然。」言星采坦白承認。「而且,從小我就一直偷偷愛著你。我愛你!朗哥哥!現在,我終於有勇氣告訴你了。」

  即使他們十五年來的關係並不算正常,甚至有點虐待與被虐的意味,然而她無法否認自己對他的感情。

  那種日積月累、兩個生命相互纏緊的羈絆,早已成為她這一生中最重要的烙印,她是永遠永遠無法擺脫、也不想擺脫的。

  雖然她一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心,所幸還不算太遲,不是嗎?

  「我不知道什麼是愛,可是沒有你,我也沒有活下去的力量,這算不算是愛呢?」季朗的唇靠近她的低語。

  「我想……大概是吧。」她主動將唇印上他的,熱情地和他深深吻著。

  經過了相聚與分離的波折,經過了重重的痛苦掙扎,季朗和言星采終於決定要重來一次,以新的愛的方式,做為兩人攜手未來的出發點。

  或許會成功、或許會失敗,可是只要他們願意,他們還是會努力回到原點,回到他們初相遇的歲月,回到他們曾經擁有的甜蜜時光,然後再重新開始。

  那是一個三歲的小女孩和一個七歲的小男孩,從一開始手牽手、認識對方,就已經注定好要彼此相愛的命運。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