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都市言情] 金晶 -【總裁不想被放生】《全文完》

總裁不想被放生 作者:金晶

談戀愛時,她占有慾滿分,矯揉做作樣樣來。
談戀愛時,他索取慾萬歲,死皮賴臉求親親。

第一次看到紀方岩時,這男人有一張不好惹的臉,
身分還是她前渣男友的哥哥。本以為這人也是個渣,
誰知他竟是個暖男,教她春心亂怦,想入非非,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跑去告白,可他說她不是他的菜。
這年頭談戀愛,看上眼的誰不是先下手為強的?
這麼優的男人,不但有錢有能力,還有顏值不花心,
她若傻得把這人給放生,她就不是女人。 為了把這人給拿下,
她大費苦心,又是撩撥, 又是勾引,就為了讓冷情的他獸性大發。
終於老天有眼,教她喜滋滋地拐他上了床, 可惜,
沒談過戀愛的她,不懂男人本色,本以為的暖男,
竟是個披著羊皮的大野狼,又霸道又愛亂吃飛醋, 她才知道,
原來她沒放生的是一匹凶橫又色慾的餓狼!
1

評分人數

    • 甩繩馬騮: 很棒的小說分享!給您掌聲鼓勵! ...威望 + 10 金錢 + 10

  【第一章】

  李筱暖站在公寓門口,手裡拿著手機,「你在哪裡?不是說好今天在你家吃晚餐嗎?」

  她手裡提著剛下班跑去菜市場買的菜,因為去的時間太遲了,沒什麼新鮮的食材,但還是比超市的要新鮮一些,價格也更實惠。

  李筱暖沒有男朋友家的鑰匙,只好在外面等,打通了電話,只聽到那一頭轟轟的吵聲。

  「我在機場。」

  「機場?你今天要出差?你怎麼沒有早點跟我說!」李筱暖語氣漸漸地不耐煩,不是她多心,她總覺得交往才三個月的男朋友有時候做事情真的很過分。

  已經約了她,臨時要出國為什麼不提早跟她說一聲,她買了不少的菜,一個人根本吃不完,太浪費了。

  在育幼院長大的李筱暖,最受不了的一件事情就是浪費,她很珍惜每一份食材,吃多少買多少,或者買一些易於存儲的食材,可蔬菜類的東西最好是不要放在冰箱裡太久。

  「筱暖,不好意思。」那頭男人語氣淡淡地說。

  李筱暖記得還沒交往之前,男朋友人明明很好,做事也是有頭有尾,可交往之後,她總覺得他對她有點心不在焉,有時候人在她身邊,可心不在她身邊。

  今天他犯了她的大忌,她最受不了說話不算話的人了,她生氣地問:「你去哪裡出差,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她平時脾氣溫和,不會這樣咄咄逼人,可她現在真的很生氣,讓她不打算收斂自己的脾氣。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了一會才開口,「我去英國……不是出差……」

  在他說話的那一瞬間,李筱暖便想通了,英國,不是出差,她冷冷一笑,「是去找你的前女友?」

  電話那頭的人沒說話,李筱暖在跟他交往之前就知道他有一個很喜歡的前女友,可是前女友跑去英國留學,他不同意,於是兩人吵架分手了。

  盡管她是後來才跟他在一起,可她知道他有時候去餐廳吃飯,點菜時總有意無意提到前女友的習慣,她多少明白他可能還沒完全走出前面的戀情。

  她一直以為分手了就是真的分手了,現在一聽,她聽出了不對勁,他也是真的是不會偽裝他自己。

  「既然你放不下你的前女友,那你去追,我們分手。」她果斷地說,說完就掛了電話,順便將男朋友,不對,是前男友所有的聯絡方式刪除。

  不知道為什麼,她松了一口氣,這段戀情其實是前男友先追她的,她答應是覺得他人蠻好的,所以想交往看看。

  但現在仔細想一下,她有一種惡心的感覺,走不出之前那段戀情的人談什麼戀愛,太過分了!

  難道以為忘記前女友最快的方式就是找一個新戀情?猶如吃了蒼蠅一樣惡心。

  她看了看手裡的菜,唉,算了,回去多做幾頓菜吧,總不能浪費。她轉身下了樓梯,走出公寓,前男友的住所很高級,所以附近沒有捷運站,住在這裡的人大多數自己有車子代步。

  走到最近的捷運站起碼要二十分鐘,她嘆了一口氣,慢慢地在路上走著,走著走著,憋著的氣令她紅了眼。

  弄了半天,她被當做替身!

  想想真的是生氣,她揉了揉眼睛,硬是將委屈憋回肚子裡。

  下了班,晚餐也沒有吃,她現在還要沿路走回去,這麼倒霉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她忍不住開始詛咒前男友,最好是前男友的前女友已經有新歡,氣死前男友!

  路才走了三分之一,她實在沒有力氣了,而且她也好餓,身心被折磨到了極致,她現在只想馬上回家。

  此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她身邊,一位樣貌溫和的大叔從駕駛座的車窗裡鑽了出來,「李小姐?」

  「榮大叔。」李筱暖認識他,他是前男友家的司機先生,人很熱情,每回遇到都會跟她打招呼。

  「李小姐,你怎麼在這裡?小少爺有事情?那我送你,你等一等,我送大少爺回去……」榮大叔說到一半,扭頭看向後座的人,「大少爺,可不可以?」

  男人放下手裡的文件,抬頭看了榮大叔一眼,目光挑遠,落在蹲在馬路邊的女生身上,她皮膚很白皙,頭發烏黑亮麗,五官普通,唯一漂亮的大概是她的唇,不大不小,不厚不薄,顏色如桃花般粉嫩,招人眼。

  「讓她上來。」他淡淡地開口。

  榮大叔立刻轉頭去催李筱暖,「李小姐快上來。」

  李筱暖一聽到不用再走路,心裡很感激,連忙上車,坐在後座的另一邊,「謝謝榮大叔。」轉頭對上一雙冷淡的眼眸,她彎了彎唇,「謝謝紀大哥。」

  車子緩緩地開動,紀方岩開口,「紀方平呢?」

  紀方平,她的前男友,紀方岩,是她前男友的大哥,不過兩人關系不好,具體原因她還來不及問,所以不清楚。

  「他去英國了。」

  「英國?」紀方岩想了想,「我記得他最近沒有公事要去英國。」

  李筱暖開始頭疼,可人家問話了,她又不好意思不回,直接回道:「嗯,他去英國找他的前女友,我跟他剛剛分手了。」

  車內的氣氛一下子冷掉了,多話的榮大叔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從後視鏡裡看到她手裡提著的菜,立刻想到她去給小少爺做菜,小少爺卻去找前女友,真的太過分了!

  紀方岩好像不知道尷尬是什麼,淡淡地點了點頭頭,「嗯。」

  李筱暖笑了笑,沒說話,她面上看不出非常的傷心,可平時很有活力的小臉有些小僵硬,少了點活力。

  榮大叔突然想起了什麼,「大少爺,李嫂今天請假了,你晚上要吃什麼?」

  紀方岩和紀方平是住在同一個社區,只是兩人的住處隔得很遠,他聽到榮大叔的話,無所謂地說:「沒事,叫外送就好了。」

  「你們年輕人就喜歡在外面吃,不好!要不你今天去我家吃吧,大少爺,我讓我老婆多煮點菜。」

  「不用。」

  榮大叔沒有辦法,大少爺有時候很頑固,他說什麼也改變不了。

  李筱暖聽了他們的對話,看了看自己的菜,小聲地說:「那紀大哥你不嫌棄的話,我做菜,今天買了很多菜。」

  榮大叔立刻附和,「這個好,不能浪費,李小姐,你的廚藝還可以?」

  「還可以。」

  榮大叔不好意思地說:「我家大少爺有點挑食。」

  李筱暖默默地看了一眼不說話的紀方岩,再聯想一下挑食,好像不是很符合形像。

  她每一次看到紀方岩,他都是一副精英模樣,西裝革履,有時候會戴眼鏡有時候不會戴,但是一看就是那種不好惹的人物。

  李筱暖任職的公司跟紀氏很近,偶爾會看到他身邊圍繞著幾個人,一邊走路一邊討論事情,很忙碌的樣子

  「紀大哥,你有什麼不吃?」李筱暖問。

  「蘿蔔、芹菜、香菇……」他一口氣說了好幾種。

  李筱暖直接傻眼了,有一點挑嘴?分明是很會挑嘴,她傻傻地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榮大叔看大少爺沒拒絕,便道:「大少爺,那我等會再過來接筱暖回去。」

  「我送她回去,你不用來回跑,回去好好休息。」

  「好,謝謝大少爺。」

  等到了紀方岩的公寓,李筱暖提著菜,有點莫名其妙地跟在他的身後進了他的公寓,她怎麼突然要給前男友的哥哥做菜吃了?總覺得很奇怪。

  不過,食材沒有被浪費掉,她心裡還是開心的,紀方岩的公寓裝潢的很簡單,但看的出很有品質。

  紀方岩在玄關拿出一雙拖鞋給她,「鞋號比較大,你走路小心點。」

  「好。」李筱暖在心裡想,他家裡肯定從來沒有女生來,這麼大尺寸的拖鞋只有男生才會穿,除非那個女生是女巨人,腳特別大。

  她小步地走著,他幫忙提菜到廚房,將菜放在流理台上,脫掉外套,隨手掛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一邊將襯衫袖子挽到了手肘。

  背對著他的李筱暖同樣在挽袖子,一轉頭看到他的動作,吃驚道:「紀大哥,你干什麼?」

  「幫你洗菜。」他打開水,將幾樣菜拿出來洗。

  精英給她洗菜?她有點慌亂,「不用了……」後面的話說不出口了,她看到他已經拿著菜下水了。

  好吧,他顛覆了她腦海裡精英的形像,十指不沾陽春水才是精英。不過她在心裡給他豎大拇指,她其實開口提出煮菜之後有點後悔,畢竟他們兩個人不是很熟,她怕他們會尷尬,更怕他到時候像指揮佣人一樣地對她,她可能會把菜往他的臉上甩,還好他看起來很不好相處,可性格還挺不錯。

  比起他的弟弟紀方平,他真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她並不是一個會寵男朋友的女生,她一點也不喜歡那些傳統的方式,什麼女生要下廚,男生在一旁翹著腿等著。

  所以在跟紀方平談戀愛的時候,她都會指使紀方平洗菜什麼的,可紀方平還真的是和平時暖男的形像不一樣,真正要他幫忙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會。

  但她不氣餒,慢慢地教他,就不信他學不會,又不是傻瓜。

  「你常常給紀方平做菜?」紀方岩洗菜的時候問道。

  李筱暖搖搖頭,將洗干淨的肉拿過來,挑了一把菜刀,泄憤地狠狠砍幾刀,才道:「沒有,他真的是什麼事情都不會做。」

  她的口吻帶著嫌棄,她覺得紀方岩跟紀方平關系不好,而且她跟紀方平又分手了,沒必要掛一塊遮羞布,毫不留情地說:「他就是那種大少爺,我買菜過來就是打算訓練他的,這麼大的人,什麼都不會!」

  紀方岩細心地將蔬菜,肉類和海鮮分開洗,洗完放在一旁,拿著布擦手,「他被寵壞了。」

  李筱暖贊同地點頭,「是啊。」忽然看了他一眼,很直接地說:「可你就很好。」

  紀方岩詭異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她剁好了肉,又將蔥姜蒜切好,等會備用。

  「我跟他不是同一個媽生的。」他涼涼地開口。

  混蛋!這麼重要的事居然不告訴她!她差點切到自己的手指,努力地穩住刀,再一次地在心裡罵死前男友!

  「看來他沒有跟你說。」

  「沒有!」她咬牙切齒。

  「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他問。

  「我打算做一個咖喱蝦、炒青菜、肉丸湯。」兩個人吃應該是夠了,她估算著。

  「可以,這些我可以吃,」他點頭,「那我去煮飯。」

  這位精英真的是完美到無懈可擊!她點點頭,他真的是把他那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貶到了土裡了。

  看他洗米做飯的動作,大概是不常做,他的動作有些生疏,可他的步驟都沒有錯,顯然是有做過,果然厲害的人在任何方面都是厲害的

  她在肉餡裡添加了調味料,接著沾一下蛋清,加入面粉,開始揉成一顆一顆的肉丸,接著下在熱好油的鍋裡。

  「下水之前要過油?」他做好煮好米,虛心地問。

  「要,這樣會更好吃,但是只要過油就好,不用炸,還是你更喜歡吃炸的?」她問。

  「少吃炸的,你的聲音有點啞。」他說。

  沒想到他會注意到她聲音啞,她笑著說:「我之前感冒好了,還有一點咳嗽,所以聲音啞。」

  一個算是陌生人的人都注意到她聲音啞,而前男友那個王八蛋根本沒有注意到,哼,滾去英國別回來,看到他,她都想揍他一頓。

  但更想揍的是她自己,居然這麼傻,他對她一點也不在乎,她一開始怎麼沒看出來,真是瞎了眼!

  「還是要注意。」他輕輕地說了這一句,開始去准備碗筷。

  她笑了,一邊做菜,油煙熏得她眼睛澀澀的,聲音更啞了,「謝謝。」

  「嗯。」

  兩人一起合作,很快將菜上齊了,飯煮熟了,他遞給她一杯溫水,接著去盛飯。

  她喝了水,想自己也去盛飯,但他已經率先一步,將兩人的飯盛好了,將其中一碗遞給她。

  「謝謝。」她感激地接過。

  他點點頭,在餐桌邊坐下,等她坐下吃飯了,他才動筷,吃飯的時候,他們很安靜,誰也沒有說話。

  李筱暖主要是沒什麼話跟他說,特別是他還是她前男友的哥哥,而且是關系不好的哥哥,她很怕自己會說錯話。

  一頓飯在安靜中結束,吃過飯,她打算洗碗,他對她擺擺手,「我洗,你坐在一旁等我一會,我送你回去。」

  她覺得很不好意思,搖搖頭,「我來吧。」

  他沒說話,徑自安靜地開始洗碗,她沒有坐著,將他抹得滿滿是泡沫的盤子拿過來,放在水龍頭下衝洗,干淨之後放在一旁瀝干。

  兩個人合作,碗筷很快洗好了,她擦干淨了手,他看向她,「我現在送你回家?」

  「好,謝謝。」她很想有骨氣地說不要,可是走到捷運站太遠了,她還是坐他的車吧。

  兩人下樓,他去開車,很快,他開車過來,她坐在副駕駛上,「紀大哥,謝謝,麻煩你開到捷運站就好了。」

  「我送你回家,你告訴我地址。」他道。

  「不用不用。」她揮揮手,「送我到捷運站就好了。」

  「地址。」

  不知道為什麼,她立刻乖乖地將地址報了出來。

  一路無話,車子開到她的樓下,她解開安全帶,很客氣地說:「紀大哥,非常謝謝你。」

  「上去休息吧。」

  「好,晚安。」她家下了車,到了樓上,開了燈,站在窗戶邊一看,發現他的車這時才慢慢地開了出去。

  真的很紳士,確定她進屋了才離開,跟前男友根本不是同種人!

  那一天之後,李筱暖覺得她跟紀家人以後應該不會有見面的機會了,可她沒想到,前男友居然還敢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當時正好和同事喬恩一起出去吃飯,一開始她還沒有注意到紀方平,還是喬恩發現的,「你男朋友……」

  「沒男朋友,都分手了。」李筱暖立刻道:「而且他去英國了。」

  「啊!」喬恩改了說辭,「那人是你的男朋友,不對,是你的前男友吧?」

  李筱暖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還真的是紀方平。

  「你們分手了?是不是來求復合的?」喬恩慫恿她,「紀方平的條件真的超級贊,你考慮考慮,不過千萬不要一口答應復合,免得他以為你很好欺負……」

  李筱暖神色淡淡地搖頭,「除非老娘我死了,否則我絕對不會復合。」何況,她現在看到他,就想揍他這個烏龜王八蛋!

  喬恩聽得笑了,只以為他們是情侶之間的小矛盾,笑笑地說:「那我先去吃飯了。」

  「一起去。」

  「你真的不找他?」喬恩驚訝了。

  「找他干什麼,他站在馬路上,我就要跑去找他?他也沒在臉上寫著要找我啊。」李筱暖奇怪地說。

  喬恩笑了,「那一起去吃飯吧。」

  不遠處,紀方平站在那兒,看到李筱暖和她同事出來,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以為她會立刻跑過來,結果他眼看著她和她同事往另一個方向走,越走越遠。

  他立刻小跑過去,「李筱暖!」

  喬恩停下來,朝她擠眉弄眼,「看吧,果然是來找你的。」

  李筱暖抓住她的手臂,「別走,我來找你一起吃飯。」

  「你干嘛……」喬恩有點不好意思。

  「你不在,我怕我失去理智,揍死他。」李筱暖狠狠地說。

  喬恩一怔,這是什麼情況?

  「李筱暖,你沒看到我在等你嗎?」紀方平生氣地走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李筱暖淡淡地問,臭王八蛋,什麼語氣,誰知道他在等誰。

  「你,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什麼事?快點,我還要去吃中飯。」李筱暖催道。

  「我爺爺八十大壽,你記得出席。」

  李筱暖睜大了眼睛,「你的前前女友呢?」

  「什麼?」紀方平皺眉,不懂她的意思,徑自說道:「我爺爺很喜歡你,說你做的護膝好,他老人家點名要看到你,下個星期,你別遲到,穿好看一點,別隨便穿一套休閑服就過來,到時候很多人,你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

  喬恩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男人!再看李筱暖,一副根本沒在聽的樣子,看她嚇壞的樣子,笑著說:「這不是分手的主要原因,你知道嗎?他飛去英國找他的前前女友,我是他的前女友。」

  對喬恩解釋清楚,她轉頭就對紀方平說:「你前前女友不答應復合?」

  紀方平瞬間變得焦躁,「關你什麼事情!」

  看來是失敗了,李筱暖開心地說:「不關我的事情,那我走了,什麼大壽,我不去,我跟你又沒關系。」

  喬恩本來還想勸他們,結果發現這個男人也就是條件好,人品太爛,拉著李筱暖飛快地走著,「賤男,渣男!」

  李筱暖已經過了最初的怒火中燒時期,現在比較冷靜,贊同地說:「他真的很爛!」

  紀方平一臉的問號,為什麼?他轉頭示好,她還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做給誰看!呵呵,不來就不來,要不是為了討好爺爺,誰要她來!

TOP

  【第二章】

  那頭紀方岩淡淡地看著這一幕,一手插在褲袋裡,緩緩地往公司走去,到了辦公室,他坐下來,拿出手機,「喂,爺爺,你在休息嗎?」

  「臭小子,還知道關心我這個老頭子!」

  「還不是怕你催婚?」紀方岩笑著說。

  「什麼怕我催婚,你弟弟比你小,都有女朋友了。」

  「紀方平嗎?」紀方岩唇角一勾。

  「沒錯!知道我冬天膝蓋怕冷,還手工做了一雙護膝給我,多好的女孩子,我這次壽宴,她也會來,我還沒見過她,不過她一定很善良。」紀爺爺在那頭說。

  紀方岩狀似不知情地說:「爺爺,你不知道嗎?他們經分手了,好像是因為紀方平還想著之前的女朋友。」

  「什麼!王八羔子,這麼沒良心的事情他也做得出來,我就知道他和他那個媽都是一個樣子,看著好,心都是黑的!」紀爺爺生氣地大吼。

  「爺爺,你別生氣。」

  不著痕跡地告了狀,紀方岩掛了電話,絲毫不覺得做了一件壞事,心安理得地翻出文件看,陽光從落地窗照進來,格外的溫暖,他唇角的弧度始終揚著。

  另一頭,喬恩一邊吃著面,一邊說:「天哪,看不出來紀方平是這種人,條件再優秀都不能要太可惡了!」

  李筱暖點頭,「以前覺得他還可以,現在再看他,簡直是一坨屎!」特別是在跟紀大哥的對比下,紀方平完全沒任何優勢。

  「你,吃虧了沒?」喬恩朝她眨眨眼。

  李筱暖立刻明白她的意思,飛快地搖頭,「沒有。」

  喬恩松了口氣,「沒事,沒事,還好沒吃大虧。」

  李筱暖哭笑不得,「才交往三個月。」

  喬恩嘿嘿地笑了笑,李筱暖聳聳,「何況我跟他見面的機會不多,三個月吃過四次飯,出去看電影兩次,吃甜點三次……大概是這樣吧。」

  喬恩翻白眼,「這種男朋友留著干什麼!」

  「以為他是慢熱型的嘛,誰知道是一個渣男,誰沒遇過渣男,拋棄渣男重新過好就OK了!」

  「好,那我就以這碗面代酒,恭喜你!」

  李筱暖端著碗,輕碰了一下喬恩的碗,咧嘴一笑,「謝謝。」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紀,方岩喝著咖啡,站在落地窗前,電話響起,他接通,「喂?」

  「方岩,為什麼要把方平安排到台中的公司去?」紀父聲音很大地說,他現在不管公司的事情了,可不代表他沒有權利管。

  紀方岩笑了,「不是你說要給他機會,這個企劃讓他負責,不好嗎?」

  紀父一聽,仔細地詢問企劃的內容,最後想了想,激動地說:「方岩,難為你願意給方平這個機會。」

  「機會給他了,他能不能把握要看他自己了。」紀方岩平靜地說。

  「好好好,爸很開心你能這麼做。」

  紀方岩沒興趣與紀父上演父子情深的戲碼,說了一聲要忙便掛了電話,那個企劃確實很好,不過以紀方平的能力,想來很難獨當一面,他笑著將手機扔到了一邊,繼續喝著咖啡。

  門口上傳來敲門聲,進來的是李助理,「總裁。」

  「嗯。」

  李助理例行公事地說完今天的行程,又說了一件事情,「總裁,之前你資助的那一位學生現在工作了,打電話過來說是每個月會還錢給你,很感激你在困難之際幫她。」

  紀方岩隨意地點點頭:「嗯。」

  李助理又問:「那接下來你還想資助其他的人嗎?」

  紀方岩搖搖頭,李助理有些驚訝,畢竟總裁幫助這個人幫了很多年,他以為總裁是打算做慈善事業,所以提前試試水溫。

  「你出去吧。」紀方岩說道。

  李助理點點頭出去了,順手帶上了門。

  紀方岩放下咖啡,揉了揉脖頸,開始工作。

  李筱暖打算搬家,現在工作穩定,手上也有錢,她打算租一個環境好一點,離公司近的地方,實地考察了之後,她找到了新住處。

  新住處搭捷運很快就能到達,可以說是很方便,房租要貴一點,不過她目前能負擔的起。

  她換了住所,周末的時候找搬家公司將所有打包好的家當都帶了過去,她打掃好屋子,開始整理東西。

  到了傍晩,差不多都整理好了,忽然她發現有一個鐵盒不見了,那個鐵盒裡裝著她很重要的東西,她明明記得自己是放在衣服箱子上面的,難道是搬家公司的人粗心沒注意到。

  她又仔細地在新住所找了一圈依舊沒有找到,嘴裡不停地念叨著,「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

  一定是落在舊住所了。

  她拿了一件外套,嗒嗒地跑到樓下去,想到現在捷運站是人潮高峰期,肯定人很多,她急得跺腳,正打算花錢坐計程車,又擔心路上塞車。

  她正猶豫不決的時候,一輛眼熟的斬車開了過來,車窗落下,映入眼中的是紀方岩那張波瀾不興的臉。

  「趕時間?」他掃了她一眼,看到她穿著人字拖,「你瘋了?寒流穿人字拖?」

  李筱暖低頭一看,還真的穿著人字拖!她蜷縮著腳趾頭,「我下樓太匆忙了。」

  「上車。」

  她沒有猶豫上了車,車上開著暖氣,她舒了一口氣,他不說她沒感覺,他一說,她才覺得真的好冷。

  「去哪裡?」

  她說岀地址,接著解釋,「我今天搬家,但好像有一樣東西沒有搬過來,那些東西很重要,肯定是掉在原來的地方了。」

  她說話很快,像炮彈似的噠噠噠地說個不停,他沒嫌她吵地說:「放心,我載你過去,東西一定還在原來的地方。」

  他的話奇異地安撫了她,她松懈下來,點點頭。

  車子平穩又快速地開著,怕塞車,紀方岩抄的都是小巷道,不敢走大馬路,他對台北的每一條街路都很熱悉,很快到了她原來的住處。

  她跳下車,一陣冷風吹了過來,她抖了抖身體,他也跟著下車,將一條圍巾遞給她,「披著暖和一些。」

  她顫巍巍地搖頭,「不、不用了。」實在太冷了,可她不好意思用他的圍巾,那是一條藍色的Bur berry男士圍巾。

  他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