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十九章

  衛雅瑞見他一副嚴肅樣,知道大概有什麼事不太對勁,於是也沒再多問,只是聽話照做。

  她走在康天翔前頭,快步下了車,康天翔也緊跟其後下車,兩人並肩踏上了人行道。

  到這裡為止,衛雅瑞都不覺得哪兒不對,但是當她看見才剛上車的那三個大男人也起身下車,她突然有點頭皮發麻。

  康天翔是她的保鏢,他們一起下車很正常,可是……

  那些男人才剛上車耶!

  他們干嘛跟著下車啊?

  衛雅瑞還真沒遇過這種陣仗。

  居然有人大費周章地跟蹤她?

  「天、天翔……那些人……」連她都察覺了,康天翔應該也感覺到了吧。

  不然他枉為保鏢啊!

  「別回頭,往前走。」康天翔依然一臉沉著,勾著她肩膀越走越快。

  他的腳步實在是太快了,後來衛雅瑞幾乎得小跑步才跟得上他。

  平時她雖然有在運動,趕路什麼的還應付得了,可是在緊張感的驅使下,她只覺得心髒怦怦跳,還越跳越快,讓她覺得走起路來好吃力。

  可是不逃不行啊,現在她跟康天翔正被人追趕著哪!

  衛雅瑞偷偷瞄了眼停在路邊的轎車車窗,從上頭的倒影可以看見那三個人依然維持著一定的速度在跟蹤他們。

  跟得這麼緊,絕對是有什麼企圖!

  不自覺地,衛雅瑞開始害怕起來。

  雖然她不知道這些男人到底想干什麼,可是從這情況看來,事實果然就像爸爸擔心的那樣,也如同康天翔所說,她身邊真的有潛在的危險!

  該怎麼辦?她從來沒遇過這種事……

  衛雅瑞滿心慌亂,在這個時候,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一直摟著她的臂膀了。

  強而有力的手臂自始至終都環著她的肩,在這種危急時刻,她覺得康天翔的存在真是太珍貴了。

  「這邊走。」康天翔一聲低音,跟著便將她拉過街角,轉進了一個巷子。

  「天……天翔!」衛雅瑞看著幾乎沒人的死巷子,心頭一驚,「有歹徒尾隨時,應該往人多的地方走吧!」

  這不是常識嗎?連她都知道耶!怎麼康天翔卻犯下這麼可笑的錯誤啊!

  「噓,安靜,跟著我就好。」康天翔沒空回答她的疑惑,僅是將她壓進了角落的一堆木箱後頭。

  確定她躲好後,他搶過衛雅瑞的皮包,一把拉下牆面上的逃生梯,將皮包往上一扔,讓它看起來像是落在逃生梯上的樣子,跟著便一起鑽到木箱後,和衛雅瑞擠在一塊兒。

  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快到衛雅瑞根本反應不及,不過見康天翔沒有跟她分頭行動,而是與她一起躲,她心裡因此安定下來。

  不過,就在她想悄聲打探他的計劃前,那三個大男人已經追了上來。

  急促的腳步聲闖入巷內,緊跟著便是交談聲。

  「媽的!人不見了!」

  「等一下,你看那個,是那個女人的皮包,他們一定從逃生梯爬上樓了!」

  聽見這些對話,衛雅瑞才知道,原來康天翔是打算利用皮包來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好讓他們往錯誤的方向追。

  沒想到他居然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想出這些安排!

  一方面是緊張,二來也是因為康天翔如此值得依靠,衛雅瑞感覺心跳得更急了。

  「知道人往哪邊跑就快追!」

  剛才出過聲的歹徒再度爆出低吼,顯然對於衛雅瑞逃掉這件事感到不爽。

  接著,兩個腳步聲開始往逃生梯去,乒乒乓乓的聲音相當驚人。

  「對了,你留下來在附近找一下。」

  「知道了。」

  交談聲過後,衛雅瑞他們躲著的地方突然爆出了驚人的聲響。

  那像是鐵制的大垃圾桶被踢翻的聲音,而且隨著對方的搜索,腳步聲也越來越近,讓衛雅瑞緊張得心髒都快要從喉間跳出來了。

  就在她嚇得只能閉起眼睛時,身邊的康天翔有了動作。

  他突然從木箱旁衝了出去,接著就跟對方打了起來!

  衛雅瑞只聽見一陣打鬥聲,似乎還有人撞上鐵筒,跟著有人倒地,還發出低聲吼叫。

  她內心恐懼得要命,深怕一個不留心,康天翔就出事了。

  為了確定心上人沒受傷,她也沒躲著,心一橫就往木箱外探頭偷看。

  只見地上倒著一個男人,康天翔則好端端地站在原地,只是平時梳理整齊的黑發因為打鬥而顯得凌亂。

  「天翔!」衛雅瑞稍微安下心來,匆忙繞過木箱想上前查看,卻被他一個使勁拉了過去。

  康天翔沒有怪她怎麼不乖乖躲好,而是直接拉著她就往巷外衝。

  「快跑!」丟下這麼一聲後,康天翔幾乎是連拉帶扯地踐著衛雅瑞,火速奔逃。

  「他們在下面!」

  此時好不容易從逃生梯爬到屋頂上的兩名歹徒,因為聽見下面的打鬥聲,立刻就明白自己被誤導了,知道追錯方向的他們邊大吼邊匆忙下樓,卻只來得及看見康天翔跟衛雅瑞逃出巷口。

  他們連昏倒在地上的同伴都丟下不管,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但當他們衝出巷外時已經慢了一步,只見一輛出租車迅速地駛離,關上的車門還露出了衛雅瑞今天穿的薄外套的一角。

  「快追!」匆忙招來另一輛出租車,兩名歹徒叫司機跟上前頭那輛出租車後,便關上車門匆忙追去,巷口在瞬間又恢復了原本的平靜。

  此時位於轉角的花店角落,兩個縮在貨架後頭的身影緩緩探出頭來。

  「哇喔……沒想到同一招居然管用。」

  躲在後頭的是衛雅瑞跟康天翔,見歹徒被誘走,衛雅瑞不禁發出感嘆。

  這真是太強了!康天翔先是用皮包勾走壞人,現在又故意用她的衣服當誘餌,輕松就引走了那些歹徒。

  她本以為在這種時候,身為保鏢的康天翔會迫不得已得一打三,然後身負重傷,沒想到情況跟她害怕的根本相反。

  一來一回之間,康天翔就把正面迎敵的危險狀況減到最低,而且還沒受半點傷,只是打昏巷內那個歹徒而拳頭沾了點血,想來對方的鼻梁或嘴唇八成被打歪了。

  「他們急著抓人,只憑直覺做事,才會一看到線索就沒頭沒腦地窮追。」

  康天翔牽著衛雅瑞站了起來,表情依然沉著冷靜,雖然是在陳述一件差點要了衛雅瑞小命的可怕事實,他卻說得一派輕松自然。

  相較於他的沉穩,衛雅瑞可沒辦法這麼放松,她的心髒直到現在都還在急速跳動,震得胸口都痛了。

  「天翔,謝謝你!要不是你在我身邊,我一定已經出事了。」衛雅瑞勾緊了康天翔的手臂,心裡有無限的感激與感動。

  此時此刻,她已經用不著堅持要他證明她有危險了。

  經過剛才的驚魂記,她知道,她確實需要一個貼身保鏢,而且就是像康天翔這樣應變能力很快的類型。

  雖然她還不曉得為什麼這些危險會突然闖進她的生命裡,但不管於公、於私,她已經不能沒有康天翔了!

  「沒事了。」康天翔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低聲安撫了幾句。「遇到事跟著我就沒錯。你今天表現得很好。」

  說罷,他走近愣愣地站在櫃台後的店員,從懷中抽出大鈔往櫃台上放。

  「謝謝你讓我們躲在店裡。」

  道過謝後,他拉著衛雅瑞,頭也不回地步出花店。

  「天翔,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難道接下來我們要開始逃亡,躲到別的地方去,好讓他們找不到我?」衛雅瑞忐忑不安地問道。

  「你電影看太多了。」康天翔聽著她的問話,只是搖頭苦笑。

  拉著衛雅瑞,他毫不猶豫地踱回了剛才躲藏的巷子。

  「天翔!你在干嘛啊!那邊還有個被你打昏的壞人耶!」衛雅瑞嚇得花容失色,連忙把康天翔拉住。

  虧他剛才還表現得那麼聰明靈活,怎麼現在卻干出這種蠢事啊!

  「就是因為他還在,我才要過去。你待在這裡等我就好,別跟過來。」康天翔止住她的腳步,把她往巷外推。

  「但是……」衛雅瑞擔心地拉住他的衣袖,不怎麼想放手。

  她很想弄清楚這一切,更不敢離開康天翔太遠,要她在旁邊空等,很難過耶!

  「乖點,晚上我煮拿手好菜給你壓驚。」康天翔說罷,便將她壓靠在巷子邊的牆上,還往她頰上飛快地親了一記。

TOP

第二十章

  衛雅瑞有點臉紅地摸著他吻過的地方,感覺急促的心跳似乎稍微平撫下來了。

  看著康天翔回到巷內,她有些緊張地守在巷口,沒多久後,就聽見裡頭傳出了打鬥聲,以及有一句沒一句的求饒聲。

  乒乒乓乓的吵嘈聲讓她聽不太清楚裡頭發生什麼事,直到打鬥聲平息,康天翔的問話才清楚地飄進了她的耳裡。

  「你跟著我們做什麼?」

  響應他的是一陣沉默,於是接下來又是斷斷續續的打鬥聲。

  「別打!別打了!我說!」

  聽見歹徒的哀求,衛雅瑞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康天翔是去打探幕後主使的消息!

  只是聽著這些打鬥聲,即使她沒跟進巷子裡看現場,大概也可以想像裡頭情況有多慘烈。

  想來那個壞人應該被修理得很凄慘吧。

  雖說這種暴力逼供的行為,其實也是游走在法律邊緣,不過老實說……

  因為自己是受害人,所以雖然這麼想有點壞心,衛雅瑞卻忍不住在腦子裡想像起康天翔威風凜凜、審問歹徒的模樣。

  哇喔……那種感覺一定比演戲的明星還要帥吧!

  就在衛雅瑞情不自禁地想像起來的時候,巷內再度傳出了歹徒奄奄一息的喘息聲。

  「我……我跟同伴是來抓那個女人的……我們只是……拿錢辦事!」

  「是誰雇用你們的?」康天翔並沒有因此停下追問,而是打破砂鍋問到底。

  衛雅瑞默默地聽著巷內的動靜,大概猜得出康天翔的意圖。

  只是那個現場九成九充滿血腥,像她這種不習慣的人,待在外邊等著就好了,不然現在光是想像,她都覺得有點想吐。

  不過話又說回來……對方真肯說出雇主嗎?

  像這種亡命之徒,不是都很嘴硬?

  衛雅瑞才剛這麼想,就聽見裡頭又傳來悶哼聲,看來歹徒又挨康天翔的揍了。

  「我問最後一次,是誰派你們來的?」康天翔絲毫沒打算手下留情,在狠狠教訓過後,他繼續追問。

  「我……我說!他是……」

  喘息聲混著咳嗽聲,看來那個人應該被打得很慘。

  不過現在衛雅瑞也沒空同情他了,因為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誰想抓她?

  她忍不住想到一些為了勒索贖金的綁架案,那通常是綁票後撕票耶!

  那樣的發展讓她想了就害怕。

  這些擔憂剛冒出來,巷內已經飄出了虛弱的喘息聲,中斷了她的想像——「那個人……叫康恩.麥斯!」

  這名、這姓,聽得衛雅瑞心頭一驚。

  康恩.麥斯?

  怎麼會?那不是她的大哥嗎?

  結果這群人居然是大哥派來的!


  幕後主使者的身分,著實超出了大家的預料。

  在康天翔將康恩派來的殺手逮住,並送往警局,再由警方一路追查之後,康恩.麥斯被逮了。

  雖然這樣的結果對衛雅瑞來說是件好事,因為她的生命從此不會再受到要脅,但是……

  「那個蠢兒子!居然做出這種事!」

  這情況顯然超出了麥斯的預料,他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面容顯得比先前有精神許多,為的卻不是什麼好消息。

  多半是因為氣過頭了,才讓他的臉色紅潤許多。

  「平常在我面前擺出老實認真的態度,讓我當他是個值得信任的兒子,到頭來卻是最渾蛋的一個!」

  幸虧近日來休養得宜,所以即使動氣,麥斯也沒有因此而心髒病發,或是血壓突然飆高。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竟然做出這種泯滅良心的行為,他就憤慨不已。

  「爸,至少我沒出事啊,而且大哥也被關起來了,心態上又很後悔,你就別再氣了。」衛雅瑞擔心父親氣過頭,又影響到身體健康,連忙出聲勸慰。

  「這教我怎麼不生氣?」麥斯恨恨地槌了下床墊,「虧我還叮囑過他,叫他好好照顧你,又叫他多防著老三,結果根本防錯了賊!」

  「爸,你說這是什麼話嘛!什麼叫大哥好好照顧我啊?你不是說過了,要活著看我結婚抱孫子嗎?那就要健康起來,自己照顧我啊!」衛雅瑞皺眉抗議。

  干嘛老是說得一副快要掛點的樣子啊?這樣讓她很緊張耶!

  「哼,大哥照顧小妹是天經地義的事,多叮嚀他幾句又不代表我就會倒下。」麥斯當然知道女兒心裡介意什麼,他僅是擺擺手,示意她別瞎操心。

  「你不是聽見醫生說了,我下禮拜就能出院了。」

  「我知道啊,可是……」衛雅瑞不放心地再度叮囑:「總之你一定要長命百歲哦!」

  「好好好,別再念了……」

  麥斯點點頭,表示有把女兒的話聽進去,為的卻是停止這個話題。

  「不過話又說回來……爸,你剛才說要防三哥,那是怎麼回事?」確定父親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後,衛雅瑞又倒出了剛才聽見的另一個疑問。

  「那是……」麥斯皺了下眉沒回答,視線倒是往康天翔跟律師看了過去。

  三個大男人面面相覷,卻很有默契地都沒出聲。

  看著這個異樣的反應,衛雅瑞心裡的疑惑更大了。

  「天翔,你是不是藏了什麼話沒說?」

  如果爸爸跟律師刻意隱瞞她,那還說得過去,可這事似乎連康天翔都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嘆了口氣,康天翔在衛雅瑞的眼神攻擊下開了口。

  「怎樣樣?」

  「你不是問過我,為什麼一定要保鏢跟著你?」這事他們還沒來得及說開,就被康恩.麥斯派來的殺手打斷了。

  「對,你告訴我得從半年前說起,然後就沒說下去了。」

  聽著女兒的響應,麥斯忍不住露出了感慨的表情。

  「你記得半年前,老三跟我吵架的事吧?」麥斯拍拍床邊,示意女兒坐近點說話。

  衛雅瑞聽話地坐近,納悶道:「我記得,但當時我不在家,只聽說你們吵架卻不知道你們在吵什麼,不過後來三哥就離家出走了。」

  後來這個三哥就音訊全無,她幾次想問清楚吵架原因,父親也不肯說明,漸漸的,三哥就這樣消失在大家的生活當中。

  「其實……事情要從更早以前說起。」麥斯嘆氣道:「三年前,你三哥還在我們的公司裡擔任要職,但卻挪用公款,被我發現了。」

  「什麼?」這事衛雅瑞真是頭一回聽到。

  「我當時曾經質問他,所以才因此吵架。雖然這個消息後來沒有流出去,沒被媒體當八卦消息報導,不過因為他誠信出了問題,我就把他降職,結果他因為這樣感到生氣,就此離家出走。」

  聽著這段過往,衛雅瑞只是瞪大了眸子。

  一直以來,她跟三哥沒多少交集,所以印像不深;但她怎麼也沒想到,中間還有這麼段過去。

  「其實之後我有請私家偵探跟蹤他,發現他在外頭交了群狐朋狗友,還染上了毒癮。」一提起這件事,麥斯還是感到很心痛。

  總說是自己的兒子,他希望的是老三能改過自新,哪曉得卻如此不成材。

  所以他當下就改了遺囑,把三兒一女各分百分之二十的財產,其余百分之二十分給旁系親戚這一項,改成了女兒獨拿百分之四十,也就是把本來要分給老三的財產統統給了她。

  不過在這樣決定後,他多少也會擔心,當遺囑公布後,老三會不會因此感到不爽,覺得妹妹搶走了屬於他的百分之二十財產?

  到時候已經走上歪路的他,說不定會對女兒不利。那可不行。

  為此,麥斯開始積極替女兒找保鏢,進而連絡上康天翔。

  對於這個工作,本來康天翔一直不肯接,原因是他不想當富家千金身邊的跟班,成天就只是陪著大小姐閑晃。

  不過在麥斯生病住院後,情況出現了變化。

  麥斯認為現在正是關鍵期,如果他在這個時候走了,那麼沒人照顧的衛雅瑞絕對會有危險。

  所以,盡管他覺得家醜不可外揚,但還是照實將情況告訴了康天翔。

  為了說服這個能力強卻堅持很多的保鏢,他還特地將偵探的調查報告給康天翔看,並把老三的現況以及遺囑內容都告訴了他,證明衛雅瑞乍看之下雖然沒有危險,事實上卻極有可能被找麻煩。

  於是康天翔接下了工作,來到了衛雅瑞身邊,也順利地揪出了想暗殺她的幕後主使者。

  只是事實卻出乎眾人的意料。

TOP

終章

  麥斯一心一意防著不學好的老三,結果竟是看起來比較不排斥小妹,一直表現得聽話又認真做事的老大在暗地裡耍手段,甚至因為不滿意妹妹多分財產,而想對妹妹不利。

  「原來……」衛雅瑞聽著,臉色不自覺地沉了下來。

  結果是因為三哥走上歪路,大哥又想派人殺她,才變成這樣啊……

  「不過,這也正好給了我一個看清真相的機會。」麥斯嘆了一聲後,轉頭對律師招手,「既然老大也這麼不成材,我就把遺囑改一改,把老大那一份直接轉給你。」

  「什麼!」衛雅瑞聽著不禁跳了起來,「爸,你就是這樣!老是偏疼我,其它人才會吃醋!我不要這些財產啦!」瞧瞧這筆錢給她帶來什麼樣的麻煩啊!

  「你不要也得要。」麥斯很是堅持。「而且我不是因為偏愛你才做這種安排的。」

  「那是為什麼?」沒個理由的話,她可不收。

  「我年輕時只知道衝刺事業,沒能好好教養這三個兒子,所以他們雖然過著好生活,卻沒什麼長才。但是你就不一樣了。」麥斯拍拍女兒的手,嘆了一聲,「你是我認真栽培過的孩子,所以你的經營能力比他們都好,我想把公司交給你。你得當個好老板,負起責任讓公司營運順利,因為公司三千多個員工的生計都要由你來承擔。」

  「這……」重擔突然落下,讓衛雅瑞有點詫異,父親的話又讓她沒得反駁。

  確實,這已經不是分財產的問題了,而是公司需要個能管理的人,才能維護員工的權益。

  「你自己想想吧,老大已經被關了,不可能擔起公司責任;老三只會嗑藥,公司交給他遲早會倒閉。至於老二……他是聽話、老實,不會耍手段或心機沒錯,卻不是個靈活的經營者。這三個人都不能管公司,當然得由你接下這工作。」麥斯揮揮手,示意女兒別想反抗他的安排。

  「這是沒錯啦,但是……」衛雅瑞抿抿嘴,碎念了幾句這種分法會讓我很危險耶。」

  以前她跟這些經營或分權利的事沒有太直接的關聯,當然可以悠哉;而在經過這一次的風波後,她一點都不覺得電視上的綁架或殺人案跟自己無關了,相反的,她還覺得禍事隨時有可能降臨到自己頭上哪!

  「有什麼好怕的?」麥斯說著,眼神往一旁靜默的康天翔瞄去,「你男朋友這麼威風,有他二十四小時跟著你,怕什麼?」

  突然被點名,衛雅瑞跟康天翔心頭皆是一驚。

  「爸!你、你怎麼會知道……」她什麼都沒講啊!

  康天翔也是一頭霧水,他可不覺得自己跟衛雅瑞之間的關系有那麼容易被看破。

  「人看多了就容易看出來啦。」揮揮手,麥斯一臉得意,「這小子的眼神一直定在你身上,一看就曉得他不只是在保護你而已。」

  康天翔聽著不由得挑高眉。

  果然,當保鏢跟當情人就是有分別,多少會有小地方泄露自己的心情。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反正他打算早早退休轉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

  「那……爸,你不反對我們嗎?」衛雅瑞吐出了心裡最擔憂的事。

  「你希望我反對?」麥斯直接把問題丟了回去。

  「當然不希望啊!可是……」衛雅瑞蹙蹙眉,納悶道之前你明明就說,如果我要嫁給他的話,你就拿手槍趕他出去耶!」就是因為這句話,她一直以為爸爸很討厭康天翔。

  「那是指如果他以後還想干保鏢這行的話。」麥斯搖搖頭,「我不希望你將來的老公當保鏢,但是這小子我早調查過了,我知道他有其它打算。要是他真的跟你走在一起,肯定會改行的。」

  康天翔聞言更吃驚了。

  「麥斯先生,你調查我?」這真教他意外了。

  他只聽過雇保鏢前會調查過去的紀錄,倒沒聽說有人是會調查保鏢的個性或脾氣的。

  「當然了!她是我最寶貝的女兒,難不成我會隨便找個渾小子來保護她嗎?我當然得確定你能不能依靠、值不值得托付,所以先調查你有什麼不對?」

  麥斯回答得理直氣壯,倒教康天翔無言了。

  他跟衛雅瑞互看一眼,兩人都忍不住苦笑。

  看來他們早被老人算計了,他們之間會有什麼發展大概也都在老人的計劃內。

  這就是所謂的愛女心切吧!只是做到這種程度也真教人沒話說了。

  「總之,我不反對你們交往。所以去去去,天氣這麼好,出去約會,別窩在這種只有消毒水味的地方!」麥斯干脆地揮手趕人,看來似乎相當滿意康天翔這個女婿。

  有他在身邊的話,女兒的性命等於是百分之百安全,他可是滿意到極點了。

  「爸,我特地來看你耶!你居然趕我走?」衛雅瑞真是哭笑不得。

  「有什麼好看的?我下個禮拜就要出院了,要看我不如回家看。不然你先回家住一陣子,替我安排一下出院慶祝會也行。」麥斯繼續趕人。「還有,你們順道計劃一下,看之後想生幾個孩子、房子的裝潢要怎麼改。」

  兩人一直被催趕,只得聽話離開。

  在危機已然過去的此刻,兩人之間多了點輕松氣氛,愉快地往地下停車場走去,准備踏上歸途。

  衛雅瑞勾上了康天翔的手臂,一臉的如釋重負。

  「爸爸也真心急,說什麼要生幾個、改房子裝潢的……我們都還沒談到結婚的事,他卻說得一副我快要生了的樣子。」

  想起爸爸神采飛揚的樣子,雖然有點無奈,衛雅瑞卻安下了心。

  「這樣嗎?」康天翔攬住她,「那我們去結婚吧。」

  「什麼?」衛雅瑞不由得一僵。

  「公證就行了,很方便不是嗎?」康天翔說得像要去咖啡館買咖啡一樣,很是平淡。

  「你你你……是男人做事都這樣,還是你跟我爸一樣個性啊!」衛雅瑞倒抽了口氣,「也太快了吧!」

  看著她吃驚過度而瞪大的眼眸,康天翔忍不住迸出笑容,那藏在酷臉下的笑意看得衛雅瑞又被分去了心神。

  「話說回來……既然麥斯先生事先調查過我,當然對我的個性很了解。」

  「喂,你這話題跳得更快了!」剛才他們還在談結婚,怎麼突然就跳到他的個性上頭?

  這兩件事一點關聯都沒有吧?她還真不知道他說話會這樣跳著講。

  「因為我的個性說一是一,做事向來明確果斷、絕不拖泥帶水,所以……我想他應該很清楚,要是我愛上了你,就絕對會把你追到手並娶你。」

  話剛說完,康天翔便將她的腰身一摟,直接轉了個方向把她壓在停車場的水泥柱上。

  「說得這麼有自信,也不想想說不定你追不到我。」衛雅瑞忍不住迸笑。

  「我已經追到你了,所以可以放心的囂張一下。」康天翔聳聳肩,應道:「本來我就打算等事情結束後,先征得麥斯先生的同意,然後跟你交往一陣子再求婚。不過既然麥斯先生對於婚事比我還急,我們不如直接去公證,接著回他的豪宅安排一下,來個出院兼結婚的慶祝宴會。」

  聽著他一氣呵成的安排,衛雅瑞真是哭笑不得。

  「你很鴨霸耶!居然連問我一下都沒有就這麼決定了,好歹聽一下我的意見啊!我的人權呢?」雖然她也不反對這麼做,而且能早點跟他甜甜蜜蜜的雙宿雙飛那更好,不過他好歹該在形式上尊重一下她這個當事人吧!

  「人權?那是什麼?」康天翔揚起了略壞的笑容,駁道:「既然你都說我是個鴨霸的人了,我又怎麼會詢問你的意見?你就繼續當個被獨占欲超強的老公成天限制的嫩妻吧!好好享受我帶給你的囚禁愛就行了!」

  「什麼啊!」

  衛雅瑞還想為自己薄弱到跟零一樣的權益抗爭一下,康天翔已經先一步將她塞進了車裡,跟著便往她唇上一吻,堵住她所有的反駁,然後發動引擎,將車子駛離了停車場。

  他知道的,衛雅瑞不管再如何想反駁,最後都還是會乖乖地依賴著他,因為她最享受的,就是他對她的百般限制,以及囚禁般的獨占愛欲啊!

《全文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