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九章

任維騏話一說完,便低頭望著張開大腿內的春色,粉嫩的肉瓣沾滴著花露,性感得教他想要趕快採擷。

「唔……」黎童童現在非常難過,因為他的碰觸,腰肢難耐地扭動著。

他先是以指腹觸碰粉嫩的肉瓣,最後低頭舔弄帶著甜味的兩片花瓣,再沿著細縫不斷來回輕舔。

「啊……」她的身子像貓咪般豎立,低頭垂下,正巧望著他伸出舌尖舔弄著她最隱密的地帶。

「妳真敏感,小寶貝。」他一邊說著,舌尖一邊輕舔著她的肉瓣,沿著肉縫的形狀來回輕舔。

她的雙手緊抓著床頭欄桿,臀部隨著他的動作前後搖擺,煽情得教人快噴鼻血了。

也因為她這種直接反應,他胯下的炙鐵漸漸充血,頂在褲襠之間,似乎也覬覦著她。

他的舌尖經過她的肉瓣,來回舔弄肉芯,最後來到肉瓣內側,嘗到香甜的花液。

花液帶著一股香甜,那是屬於她的味道,在他的舌尖散開,不管多少,他都全數喝下,還發出美味的聲響。

他幾乎是躺臥在床底下,讓她神秘的地帶面對他的臉,以輕易掌握美麗的花苞。

而他大掌則是來到她雪白的雪臀之中,沿著分裂的細縫,來到小小的菊花源口,那兒生澀得緊,所以他並沒有打算直接強行進入。

尤其她現在正需要他的慰藉,於是他又將長指移回她的縫中,與舌尖一同撩撥那脆弱的花心。

由於長指與舌尖的撩撥,讓她體內的火焰愈燃愈旺,充沛的水源不斷從肉縫之中流了出來。

「嗯哼……」她的聲音流洩滿屋,另一隻手也難耐地撫摸自己的乳房,只想要更多的慰藉,來消去體內的慾火。

舌尖不斷鑽入她的花芯之中,最後來到微脹的小豆子上,輕輕左右撥弄著,來回幾十次,她的身體幾乎快要癱軟,緊抓著欄桿。

「騏……別這樣……」這樣的動作挑逗,讓她渾身都不舒服。

最後,他吸著她的花蜜,撤出自己的舌尖,改由指尖進入。

指尖雖然不如舌尖靈巧,但是比舌尖還要硬挺的中指,正在她的穴口不斷攪弄。

裡頭的花蜜不斷嘖嘖作響,像是豐沛的水池,聲音嘹亮而羞人。

她的背脊竄過一陣酥麻,身子也跟著前後擺動。

「告訴我,這樣舒不舒服?」他低啞地問著,就連胯下也感到一陣緊繃。

「好舒服……」她微閉雙眼,享受著他的攪弄。

「那我放進第二隻手指好不好?」他一手褪去自己的褲子,下半身赤裸,熾熱的熱鐵早已昂然頂天。

虎視眈眈的勃發,正準備攻掠她柔軟而美麗的城池。

「嗯……」

聽到她小聲的答允,他迫不及待放進食指,濕漉漉的花口不斷吸入他的長指,彷彿非常???渴。

見她下頭的小口飢渴地吸吐,他故意在裡頭攪弄幾十下,又倏地抽出自己的長指。

她的體內一陣空虛,彷彿飄在茫茫大海之中,瞬間失去所有的依靠,只能迷惘地睜開雙眼,雙手更不知道要放在哪兒。

他將她抱下,讓她坐在床上,他則拉開她的腳踝,讓她私密的門戶大開,看見小口不斷汩汩沁出水源。

她皺眉,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對她做什麼……

「自己摸摸看,妳有多麼濕……」他抓住她的小手,硬是覆在三角地帶的毛髮上。

她的小手微微瑟縮著,但是自己的指尖一觸到毛髮時,輕微的戰慄便傳遍全身。

就像上癮般,她離不開自己發脹的地帶,那種感覺非常舒服,不斷向下沉淪,指尖漸漸往下移動。

「真是個主動的小娃兒。」他拋去原來斯文知性的一面,浪蕩地扮演好他現在的角色,極盡能事地挑逗她。

「騏……」她張開芳唇喚著他的名字,體內的火焰燃得厲害,他這樣的見死不救,讓她不滿地輕吟著。「我好熱……」

「摸妳覺得最癢的地方。」他在一旁看著她這副煽情的模樣,理智也幾乎被斬斷。

難得平常清冷的她變得如此熱情,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他喜歡她所表現的各種樣子,就算是床上的小淫娃表情,也是他心愛、珍惜的黎童童。

她聽話地以指尖觸碰凸起的小豆子,又搓又揉,讓她的身子弓了起來,一頭長髮披在肩上,小臉佈滿舒服的表情。

「嗯……這樣好舒服哦!」她開始自導自演,小手也漸漸加快速度,好滿足自己的空虛。

他就這樣瞇眼望著她的動作,「乖寶貝,快一點,再快一點……」

她聽話地擺動自己的手掌,一次又一次填滿那塊空虛的地帶。

突然,他抓起她的小手,停止她滿足自己的動作。

「啊……」她嘟起小嘴,眼裡有著哀怨。

他的阻止,讓她的身體瞬間停擺,可腹內的火焰還沒有停止燃燒,於是她本能地依偎著他。

「人家想要……」她小聲地輕喘。

「我知道。」他使壞地笑了一聲,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現在就讓我餵飽妳吧!」

黎童童坐在任維騏腿上,輕而易舉地感受到他的熱鐵正狂佞勃發著,用力頂著她的大腿之間。

她低頭望了一眼,粗長的熱鐵彷彿一條大蟒,圓型的頂端不斷脹大著。

「想不想要我進入妳的身體?」他以舌尖輕舔她胸前的薄汗。

她毫不猶豫地點頭,腰肢不斷扭動,大腿盤住他的腰際,一切都是那麼主動,只渴望他快點進入她的體內。

見她這麼浪蕩的動作,他輕笑一下,胯間的熱鐵對準她的花芯,順著濕黏的花液推進她的花口之中。

花口原本是緊縮的,但因為他的熱鐵不斷推擠,竟然默默的含吞而入,不斷吸入她的體內。

「嗯……」她悶哼一聲。

雖然她的經驗不足,但是身體卻仍然記憶著第一次的感覺,主動服侍著他的粗長。

肉壁溫暖地招待著他的粗鐵,一次一次含住,想邀請它進入最柔軟的深處。

他的呼吸也變得渾重,因為她的體內美妙得救他幾乎想全部推進。

但是他知道這種事情需要慢慢來,若一下子到達她的深處,那麼便失去了原來的樂趣。

因為他喜歡看她痛苦又歡愉的表情,逗她,似乎會上癮。

「你好大哦!」她在他的耳旁喘著氣,雙腿緊緊夾住他的腰際,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整個人都沒有力氣地癱軟昏死過去。

「妳裡面好軟、好舒服。」他舒服地擺動一下,長鐵又滑進一吋。

「唔……」她微皺著眉頭,因為他的碩大填滿了她的花口。

甬道裡被他的粗鐵佔據,幾乎沒有任何縫隙,所以只要他一震動,就教她敏感地輕吟起來。

於是他先是上下輕頂撞著她的甬道,惹得她緊擁著他的肩頭。

「啊……啊……」她的聲音伴隨他的動作,愈來愈大。

雙乳也因為他的上下碰觸而摩擦著他的胸膛,乳尖因此發紅、凸起,讓她更添一絲快感。

然而他並沒有就這樣放過她,大手箝緊她的腰際,動作愈來愈放肆,狠狠地上下用力震動,讓熱鐵在甬道裡進進出出好幾下。

猛烈的撞擊讓粗長的熱鐵頂到了深處,可不稍做休息,又撤出她的體內,讓她交叉感受這種刺激。

脆弱的花壁因為熱鐵進出而敏感地勾出花液,沾滿脹大的熱鐵。

「嗯……這樣好舒服……」她迷亂地喊著,享受著他擺動的動作。

兩雙大腿的交合之處,早已被花液濡濕,當熱鐵撞擊花蕊時,還不時發出拍打的聲音。

直到他漸漸放慢動作,她還不滿足,把頭往後仰著,並且不斷擺動纖細的腰肢。

「不要停嘛……」她不滿地低吟著,小腿死命盤住他的腰際,想要他再次攻佔她的身體。

她的雙腿緊緊勾住他的腰際,坐在熱鐵上的臀部則是激烈地晃動,貪婪地享受搖晃的快感。

霎時,他停住所有的動作,見她焦急地晃動自己的臀部,讓熱鐵不斷被兩片花瓣含吐著,他乾脆自己躺在床上,雙手抓握著她的腰肢,上下搖晃她的身體。

「啊……啊……好舒服……」她緊咬著唇瓣,體內因為他的熱鐵而感到一陣舒暢。

只是不到一分鐘,技巧生嫩的她,雙腿之間就感到一陣酥麻,就連背脊也竄過電流,腦中一閃空白之後,她雙手在他胸前曲起,留下淺淺的十爪痕,便無力再擺動。

花口痙攣得不斷收縮,只沁出水源,卻無力再吸吮著他。

「啊──」她輕喊一聲,無力地趴在他胸前。

得到滿足的她,全身失去力氣地躺在他的身上,享受著高潮過後帶來的酥麻,拋下還沒有得到滿足的男主角,歡愉地休息喘氣……

黎童童雖然得到滿足,可是任維騏卻依然昂然擡頭,停留在她的體內,沒有半點癱軟的感覺。

「這麼快就滿足了?」他瞇眸望著躺在自己懷裡休憩的可人兒。

只見她輕啟芳唇,臉頰紅通通的,好不可愛。

不過他不會因為見到她累壞的模樣,就這樣放過她。

她利用他得到快樂,事後卻獨自一個人休息,對他來說並不公平,他的熱鐵還沒有得到紓解,所以,他當然不會就這麼簡單放過她。

她累得喘氣,無力回他話,停留在她體內的熱鐵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撞著她的花核,讓她微微輕吟出聲。

殘留在她體內的快感,因為他的粗長,又悄悄勾起另一波情潮。

為了讓她先休息一下,他決定讓她舒服地躺在床上,把主導權還給自己,讓他引導她再進入情愛的快感之中。

「不要嘛……」她抗拒地說:「人家……」

他不給她拒絕的機會,將她的大腿分開,擡至自己寬厚的肩膀之上,然後狠狠進入她的花穴之中。

「啊──」他粗獷的動作又挑起她甬道的敏感,讓她的花穴不斷收縮著。

「不要?」他不懷好意地望著她。「剛剛不是拚命求著要我?怎麼現在又拒絕我呢?」

「嗯……」她小口微張,雙手緊抓著被褥,身下的酸麻中帶著快感,淫慾的花水彷彿永無止盡般地流出。

她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感覺比剛剛她自己的律動還要猛烈。

因為他每挺入一下,力道都又猛又急,花芯脆弱得幾乎快要招架不住。

粗長中間的兩顆圓球,又不斷磨蹭著她的花瓣,在雙重的刺激之下,她竟然隨著他的律動上下擺動。

現下的感覺,比起剛才更舒服幾倍。

他前後大力地擺動著,抽插著她流著淫水的小穴,雙手從她肥美的臀部往上撫摸。

大掌漸漸移到胸前的雙乳上,以手掌用力揉捏著,一次又一次,將她的乳房擠成不規則的形狀。

「別這麼快……」他的速度和力道,幾乎快要將她的身體分成兩半,她快要跟不上他的速度了。

「不這麼快,妳怎麼會配合我浪起來呢?」他壞心地以指尖彈了她的乳尖一下。

被他這麼一折磨,她全身又開始顫抖,而乳尖也因為他的玩弄硬挺起來,如同一顆甜美的果實。

嬌艷欲滴的顏色,引起了感官上的視覺刺激,他更是賣力擺動腰身,熱鐵用力攪弄著她的甬道。

「嗯……嗯啊……」她的聲音由難過變得甜膩,一次又一次地喊著。

那甜膩的聲音,似乎在為他加油打氣,讓他不斷深入她的體內。

腫脹的熱鐵在她的甬道中不斷來回磨蹭著,甬道因為他的進出,變得更加濕滑。

不過由於她的花瓣仍緊緊扣住他的粗長,讓他沒有很快就解放自己的慾望。

他享受著在她體內的快感,那是一種只有在她身上才能尋找的甜美感覺。

緊緊揉捏著她的胸部,他來到她的大腿之間,硬是將她的大腿分得更開,讓粉嫩的春色映在他的面前。

兩人交合之地,更是大剌剌又赤裸裸地映在他的眼前,刺激著他的視覺。

「妳這裡好美……」他開口,用力以粗長的棒子攻擊她的花穴。「妳瞧,妳這裡的小嘴真貪心,把我全部都吸進去了……」

「討厭……」她雖然意識迷糊,但是聽到這種話還是會覺得害羞。

「寶貝,吸緊我……」他跪坐在床上,用力傾前撞擊。

花穴將他的粗長包裹得更緊,裡頭又暖又滑,就像絲絨一般,安撫著他的熱鐵。

氾濫成災的花穴溢出大量花露,弄濕了兩人的交合處,因為他的撞擊流了出來,濡濕了底下的被單。

一股甜香散發出來,混合成原始的衝動。

他用力地前後進出,動作愈來愈快的同時,撤出的熱鐵只有三分之一,一大半的粗長全沒人她的花穴之中。

「啊……好舒服……」被玩弄的粉嫩花穴又開始麻痺,舒服的感覺傳遞至她的每條神經。

當他的熱鐵粗魯地進出她體內的同時,每一次的頂撞都引起她拔尖的呻吟,不像剛剛那麼含蓄的叫著,反而是拋棄繁瑣的矜持,叫聲一次比一次還大。

她的叫聲讓他不由自主地用力挺進,她的雙腿也微微發顫,大腿內側早已酥麻一片。

他將她的大腿盤在腰際間時,她自然地夾緊他的腰。

「別停……我還要……」她迷亂地喊著,喉中發出破碎的嗚咽聲。

同時,她的臀部也在被單中扭動著,花液更是溢滿在被單上,痕跡可見。

「你弄得我好舒服哦……」她興奮地尖叫著,扭動著窈窕的光裸身體,星眸變得混濁,向後仰頭浪叫。

他也加快速度地抽送起來,藉著熾烈的情慾奮力在她的身上馳騁著,弄得全身上下全是汗水。

他賣力擺動,前進她的花穴深處,粗長的熱鐵終於達到興奮的頂點──

只不過她比他先達到情慾的頂峰,痙攣地扭動四肢……

最後,他低吼一聲,讓充滿情慾的白液爆發在花穴深處。

他的身體顫抖幾下,沒有隨即離開她的體內,享受著激情過後的餘韻……


TOP

第十章

黎童童拖著一身像是拆散後又重新組合的身體,讓任維騏送到研究室後,兩人擁抱了一會兒,正準備開門走進研究室,剛好有人從裡頭走了出來。

「咦?童童。」女同學手上拿了課本。「妳今天好像比較早來?」

「對啊!我男友早上有課,我想提早來研究室。」黎童童給女同學一個笑容,可臉上卻有著疲憊的倦容。

都怪昨晚任維騏熱情如火,讓她全身上下的骨頭都快散了。

他昨天似乎不太一樣,彷彿是吃醋般,顯然很不喜歡她提到有男人在追求她的事情……

「今天大家早上都有課,妳一個人在研究室要小心一點。」女同學有點擔心,「我真的還滿擔心張志明又來糾纏妳,他那種執著的個性讓人有些害怕。」

「呃……」黎童童愣了一會兒。「妳不要嚇我啦!反正妳上完課應該會回研究室吧?」

「好啦,那妳要記得把門反鎖,反正大家都要第二節才會回來。」女同學交代黎童童,「不管怎樣,妳一定要小心變態張志明。」

「我知道。」

「那我去上課了,bye!」女同學與黎童童道別之後,便往教室方向走去。

黎童童見女同學走遠,轉身踏進研究室,正準備將鐵門反鎖時,突然有一個強大的力道朝她用力一推。

由外而內的衝擊力道,讓她腳步突然一拐,踉蹌地往後一跌,手上的東西也掉落一地。

進來的人正好就是女同學口中的張志明,今天他手上同樣也是一束花,可是眼神卻帶著一抹兇狠。

「原來妳不喜歡我,就連妳朋友也不喜歡我?」張志明居高臨下地看著黎童童。「還罵我是變態?」

「你到底想要幹嘛?」黎童童皺著眉從地上爬起,卻見到張志明眼中兇狠的目光。

「我想怎樣?」張志明將鮮花丟到一旁。「我那麼有耐心地追求妳,妳不接受就算了,還說我是變態?」

「我沒有。」黎童童否認,雖然她覺得他接近病態,但是並沒有對別人開口說他是變態之類的話。

「妳真以為自己美若天仙啊?」張志明上前揪住黎童童的髮絲,將她推到桌子前。「妳和任教授做過了吧?還裝得一副貞女聖潔的樣子,像妳這種女人我看多了,只要我上過妳,妳就沒什麼價值了!」

「放開我!」黎童童疼得大喊,雙手又踢又踹的,想要掙脫張志明的箝制。

「想得美。」張志明將黎童童壓制在桌面上,用一隻手將她的雙手拉高,另一隻手用力撕裂她身上的衣服。「不要臉的女人……」

黎童童不想讓張志明得逞,於是細腿一曲,膝蓋正好踢中他的要害,她則乘機想逃脫。

張志明疼得摀住下腹,可大手卻揪住黎童童的長髮,將她拖了回來。

「賤女人!」他氣得摑了她一巴掌,又將她狠狠推到桌子旁。

黎童童的頭撞到鐵桌,額頭很快就紅腫起來。

「敢踢我?妳不想活了!」張志明已接近瘋狂狀態,拳打腳踢著黎童童纖細的身軀。

黎童童痛得蜷曲身子,像隻小貓般縮在角落,承受著他落下的拳頭以及猛烈的踢打。她咬著牙,淚水因為疼痛而落了下來。

此時她根本忘了呼叫,一心只想保護自己最脆弱的地方。

最後,張志明的怒氣發洩完畢,揪住黎童童的頭髮,讓她擡頭看著他。「再跑嘛!我看妳多有能耐。」他將她逼到牆壁,另一手探進她的裙子裡。

「走開!」黎童童大喊,咬了他手臂一口,裙子裡的大手總算暫時離開。

「妳……」張志明氣得發抖,又給了她一巴掌。

黎童童一張小臉瘀血滿佈,大傷小傷漸漸明顯起來。她想跑向門口,卻被張志明狠狠揪了回來,再一次對她拳打腳踢。

「救命──」黎童童忍不住大喊出聲,希望能引起別人的注意。

「別叫!」張志明摀住她的口鼻,另一手則掐住她的頸子,想讓她暫時安靜下來。

「唔……」黎童童口鼻無法呼吸,漸漸的,她覺得呼吸困難……

難道,她真的步上悲劇的後塵,被人在這裡謀殺?

不要啊!她還想和任維騏手牽手過一輩子的幸福日子。

嗚嗚……誰來救她呀?

任維騏幾乎是以閃電般的速度奔跑在校園內,身後還跟著警衛。

他剛剛在半路上遇到黎童童的同學,得知研究室只有她一個人。

他原本不以為意,想下課之後再過去陪她,沒想到他去大學部上課時,發現點名點到張志明時,他書包在教室,但是人卻消失了。

預感告訴他,一定出事了!

所以他急忙衝到研究室,好在門並沒有反鎖,但裡頭卻是一片凌亂。

張志明雙手掐住黎童童的頸子,黎童童顯然已經沒有力氣反抗,蒼白小臉上瘀青片片。

沒有人敢輕舉妄動,只有任維騏衝上前去,抄起一旁的木製板凳,往張志明的頭上狠狠擊去。

張志明終於住了手,鬆開雙手,放過了黎童童。

「咳咳……」黎童童咳了幾聲,大口大口地呼著氣,原本鐵青的小臉瞬間漲紅。

「童童!」任維騏接住黎童童的身子,發現她的臉上全是傷口,衣衫不整、意識不清。

他先檢查她的呼吸,再檢查她全身上下,發現除了額頭上的傷口冒著鮮血,並沒有其它嚴重的外傷。

見到他們恩愛的模樣,頭破血流的張志明像發瘋似地衝上前去,與任維騏扭打成一團。

任維騏平時就有在健身,張志明這種遜卡當然不是他的對手,很快就被他擊倒,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警衛看到張志明昏了過去,才敢上前將他制服。

「我頭好昏……」黎童童捂著額頭,身上有多處挫傷以及內傷。「剛剛……撞到……」

鮮血不斷冒出,形成一種恐怖的畫面。

任維騏將黎童童從地上抱了起來。「別擔心,我帶妳去醫院。」

這一場鬧劇引來許多人的圍觀,擋住了任維騏的視線。

「滾開!」他大喊一聲。

這一喊,全部的人都愣住了。平時溫文儒雅的任教授,此時竟然激動地大吼,而且一向溫和的臉上也變得有如兇神惡煞。

路人怔住的表情,讓被抱在懷裡的黎童童忍不住輕笑出聲。

「笨蛋,妳還笑得出來!」任維騏聽見懷裡的笑聲,低頭罵著。

「你那偽裝溫和的外表,被你毀了。」她偎在他的懷裡,感受著他胸口的溫度。

「無所謂。」他在意的不是這個。「媽的,我一定要張志明付出代價……」

「我好害怕。」她的???氣雖然淡淡的,但是嬌小的身體卻不斷顫抖著。「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不會的。」他緊緊抱住她。「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我會保護妳一輩子的。」

「嗯。」她的小臉倚在他的懷裡,感覺滿滿的安全感。「維騏……」

「嗯?」

「我好像失血過多……」她的聲音有些微弱。「你又這樣抱著我跑,我頭好暈……」

「先把眼睛閉起來,醫院就在前面。」他低頭望著她虛弱的表情,心疼得要命。

她點點頭,乖順地閉上雙眼。剛剛那幕,讓她還心有餘悸……

胸口的心跳不斷怦怦跳著,但是當她感受到他的體溫時,她的恐懼瞬間減少,因為她知道,只要他出現,她就離開了危險。

沒有人可以再傷害她了。

病房裡一片寂靜──

「啊──」

一陣尖叫劃破安靜,也驚動一旁看顧病人的家屬。

「幹嘛?要打仗了嗎?」睡夢中的黎熊熊慌亂地從椅子上跳起來,看著從病床上半坐起的黎童童。

黎童童長髮凌亂,胸口還撲通跳著,臉上有著無限的恐懼。

「二姊。」黎童童呼吸幾口,發現自己身處醫院,她的心總算有些平撫。「妳怎麼會在這裡?」

黎熊熊心疼自己的妹妹,一臉不高興地說:「妳還敢說,妳這一出事,嚇壞我們了。」

「對不起。」黎童童咬著唇瓣道歉。

「不是妳的錯。」黎熊熊倒了一杯水給黎童童。「是那個該死的張志明。妳放心,我已經安排道館的人去揍他一頓了,而且……」她不懷好意地笑了幾聲。

「啊?」黎童童不解地眨著眼。

「他不但被打得像豬頭一樣,而且未來的妹婿很厲害哦!不但安排律師告他告到坐牢,還要去接受輔導,證明他精神上有問題,一輩子都要接受治療。」黎熊熊雖然第一次見到任維騏,仍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黎童童聽著黎熊熊訴說事情經過,原來她昏迷了兩天一夜,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

呃……大家的動作會不會太快了呢?她這個被害人都還沒有出聲,大家就忙著替她報仇了?

「還有,妳知道黎小小幹了什麼事嗎?」黎熊熊嘖嘖讚賞著,「黎小小那隻吸血鬼,破例拿出自己的私房錢,暗中去探聽是哪個法官審的案子,叫法官加重張志明的刑責!」

「這不好吧?」黎童童突然覺得大家的處罰有些重。

「不好個屁!」黎熊熊不爽地啐了一聲。「那個王八蛋誰不好惹,敢惹到我們黎家的人,我沒把他打成殘廢就不錯了。」

「二姊……」

「好啦!妳就別好心了,那種人要得到一點教訓,要不然他以為女人這麼好欺負啊?」黎熊熊拍拍黎童童的肩膀。「我去叫妹婿進來,他在跟我家的老公聊天。」

黎童童還來不及阻止,黎熊熊就走出病房,沒多久,任維騏走了進來。

「嗨!」她給他一個溫柔的笑容。

任維騏沒有說話,只是將她抱進懷裡。「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很好。」她安心地倚在他的懷裡。「你今天怎麼沒去上課?」

「不爽去了。」他坐在床沿,該是溫和的俊顏卻表現出冷酷的表情。「就算恩師說我恩將仇報,我也不管了,老婆比較重要。」

「我才不是你老婆。」她嘟著小嘴,抗議地說。

他又沒有求婚,不算!

「喏。」任維騏變出一個鑽戒,不等她開口答應,便直接套上她的無名指,大小剛好適中。

「沒誠意。」她哀怨地望著他。

他挑眉。「不嫁也不行。我打算在巴黎舉行我們的婚禮。」

「啊?」黎童童有點狀況外。「為什麼?」

「恕我霸道無理。」任維騏拿出一旁準備好的資料。「我為妳申請了紐約的研究所,所以等到我們結完婚,就一起飛到紐約度蜜月,然後讓妳完成學業。」

「可是……」黎童童沒有一點歡喜的表情,反而皺起眉頭。「那你的工作呢?」

「沒有工作,我照樣養得起妳。」他輕拍她的臉頰。「我只要帶著我的腦袋,不管到哪一個國家,照樣能賺錢。」

黎童童終於展開笑顏,望進任維騏霸道的眸子有著無限的深情。「我們一定要離開台灣嗎?」

「我不想要妳留下忍受別人的指指點點,媒體這幾天一直追著妳跑,是我把消息攔下,又讓妳悄悄轉院,不想讓妳曝光。」他的心機雖然深沉了一點,目的卻是為了保護最心愛的女人。

「所以你才要在國外舉行婚禮?」黎童童眨眨眼,總算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放心,等妳回台灣,再補請那些不知情的朋友。紐約的婚禮,會請來妳的家人與我的家人,這樣可以嗎?」他一一為她解釋。

「不可以。」她嘟著小嘴。「我還有一件事不滿意。」

「哪件?」他挑起濃濃的眉宇。

「我又還沒說要嫁給你。」她耍賴地說。

「那請問,黎小姐要怎樣才願意嫁給我?」他反問。

「你又還沒有求婚……」

她還沒有說完,他便單腳跪在地上,在病房裡向她求婚。

「親愛的童童,我願意養妳一輩子、愛妳一輩子,妳願意嫁給我嗎?」他的求婚台詞很實際,因為他要她無憂無慮地嫁給他。

「願意。」她很好哄,所以沒有任何刁難就點了頭。

因為對象是他,她才不需要考慮呢!

他起身給了她一個深深的擁抱,大手緊緊扣住她的小手,永遠不再離開她身旁。

他們的幸福會一直持續下去,成為永遠都不會改變的結局。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