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九百四十九、百變千幻魚龍化霧

宇文飄飄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妙,她所面對的陣法變化,越來越是玄奇,而且陣法的威力也越來越大,縱然她魔天六法已經精深奧妙,到了一念幻化世界的地步,卻也無法突破陣法的禁錮。

宇文飄飄修道年久,早就猜出了玄天寶卷的來歷,不由得暗暗忖道:“難道是玄天仙宗的餘孽?居然重新掌握了玄天寶卷?若是這件寶物,只要操縱陣法的人法力足夠,光是憑我一人也不能逃脫出去。當年零丁洋各派聯手,可是自爆了四件法寶級數的鎮派寶物,這才震滅了玄天寶卷內的一切生機,滅殺了玄天仙宗的最後傳承,甚至也重創了這卷陣圖,讓其數千年不能恢復過來。我現在哪裡有法寶級數的寶貝,就算有,我可也捨不得自爆掉。”

白勝的星斗劍又復襲來,宇文飄飄隨手探出一團泡影,困住了星斗劍,不過隨即這口飛劍就脫困而出,又復斬來。宇文飄飄也大感頭疼,若是只有陣法圍困,憑她的道行法術,也不是不能脫困而出,但又多了這口飛劍,就讓宇文飄飄大感無奈。

她的魔天六法以幻術為主,但星斗劍卻是縱橫星翰,逍遙無極,不管什麼幻術,有如何能困得住滔滔星河,無盡星斗?而這口飛劍亦復鋒銳到了極點,操縱這口飛劍的人,劍術又高明無比,宇文飄飄時刻都要注意這口飛劍,不敢讓這口飛劍帶上半點。

星斗劍脫困之後,忽然盤旋了一下,就像是被什麼人召喚,猛然化為燦爛星河,須臾遠去,竟然不在理會宇文飄飄。宇文飄飄這位魔天教的太上長老,心頭微微凜然,她已經覺察出來陣法變化,但卻沒想到,星斗劍一去,不旋踵周圍就生出茫茫霧​​海,不管她催動遁光飛往何處,都不能見到盡頭。

鬥法是沒得鬥了,但卻比鬥法還要鬱悶,鬥法不管怎樣,還有些事情做,如今天​​地間全是迷霧,也不知遼闊幾千萬裡,飛來飛去,就是沒有盡頭,宇文飄飄也不由得心頭著惱。

偏偏她運使法術試探,知道這霧氣並非是幻術,而是開闢虛空之法。虛空道法最難修行,不但宇文飄飄不會虛空法術,就連魔天教也無人精擅此術,甚至正零丁洋都無人精通。

倒是當年玄天仙宗,最為精擅虛空道法,虛空道法便是最上乘的陣法,故而玄天仙宗便是以陣法為道基,傳承千年。若非當年的那件事兒,玄天仙宗仍舊是零丁洋第一大派。

白勝嘿然一笑,收了星斗劍之後,暗暗思忖道:“玄天寶卷的百變千幻魚龍化霧大陣,足​​以困住了這位魔天教的太上長老,我也不須跟她鬥法,只要她呆在這玄天寶卷之中,再也脫身不得便可。現在我對付不了她,等日後我法力高明了,自然能把她鎮壓。”

百變千幻魚龍化霧大陣,乃是玄天仙宗一十八門道法之一,也是玄天寶卷一十八重陣法的一種。此法乃是此界最頂尖的幻術,變幻莫測之處,猶在魔天教的魔天六法之上。若是白勝法力足夠,這百變千幻魚龍化霧大陣之中,便會有千百條霧龍飛舞,不管什麼級數的敵人,被這些不管怎樣都殺之不死,法術轟上去,只能將之轟成一團霧氣,隨即就能復原的霧龍圍攻上,最多也只有苦苦支撐,拼盡了法力而已。

現在白勝的法力不足以催動這座大陣,只能放出無窮霧氣,演化億萬裡虛空,但卻足以把宇文飄飄暫且困住。

白勝打開了玄天寶卷,吞吐天地元氣,讓這座匹敵真形法寶級數的大陣重新活躍起來,他心頭亦復暢快。白勝調整了九空天軌,把玄天寶卷也祭煉一番,這才有了余暇,關注自己當初布下的棋局。

玄天寶卷重新開啟,九空天軌在混沌原界的的威力增長了一個級數,白勝輕而易舉的就把九空天軌延伸到了化神宮。

化神宮本身就是一件法寶,也是化神宮唯一的一件鎮派之寶,此寶雖然有些虛空妙用,卻不是虛空法寶,而是一座攻堅殺伐之寶,每時每刻都有三分之一的化神宮弟子,在吞吐法力,祭煉這件寶貝,等閑化神宮也不會動用這件鎮壓山門的至寶。

上一次白勝設計,讓化神宮的人取了三十萬部pad去,如今這些pad,七成以上都已經激活,正因為有了這些pad,玄天寶卷的力量又增強了許多,化神宮禁制雖然厲害,卻沒有隔絕虛空之妙,白勝這才能夠把觸須探進化神宮裡。

化神宮開派幾乎有萬年以上,在零丁洋傳承最久,甚至玄天仙宗開闢之前,化神宮就已經存在了。得利於化神宮這件法寶,故而化神宮一脈,門人弟子,還有門人弟子的親眷,都會被帶入化神宮裡,從此便在化神宮中生活,除非必要,化神宮的人絕少外出,就算出門的,也都是修為不俗的弟子,不會有什麼普通人出宮去。

零丁洋四大派,北海聯盟白勝已經掌握了七成,魔天教和王仙宗,白勝一時間還沒想好下手的辦法。就只有化神宮,白勝籌劃了一個計劃,他想要藉助九空天軌之力,把化神宮祭煉了。

化神宮雖然是一件法寶,但卻不能夠跟玄天寶卷相媲美,只是十階仙器,雖然殺伐之力極盛,但禁制的精微變化卻稍稍遜色。即便如此,若是只有化神宮,白勝也沒可奈何,畢竟法寶相當於元神級數,他縱然有玄天寶卷,九空天軌相助,也祭煉不得。

但偏偏化神宮平時還有無數化神宮的弟子,沒日沒夜的祭煉,白勝就是從這些弟子身上下手。如今pad已經在化神宮普及,就算很多不曾修煉道法,只是某些門人弟子的親眷,也幾乎做到人手一捲了,如此高的普及率,自然也讓那些負責祭煉化神宮的弟子,法力之中沾染了混沌病毒。

雖然現在混沌病毒侵蝕的尚淺,卻終究是傳染到了化神宮的禁制裡,尤其是化神宮的弟子,仍舊在不斷的祭煉,沒多一分祭煉,化神宮就會被侵蝕一分,若是有數千年光陰,這座化神宮必然易主,當然白勝其實等不得那麼久,他還有更進一步的手​​段。

TOP

九百五十、謀劃

之前白勝為了度劫,並且祭煉玄天寶卷,已經耽擱了許久,還未有推進這一步手段。如今他有了空閑出來,自然要對化神宮繼續下手。

白勝的手段也不出奇,就是被人做不來而已,他把九空天軌稍作調整,讓化神宮的弟子,在兌換法術上多了幾個選項,只要有人選擇修煉這些法術,就會發現這些法術修煉起來快的驚人,比化神宮的嫡傳法術進境快了十倍不止。

白勝相信,化神宮中肯定會有人抵制修煉這般看起來速成的怪異的法術,但一定也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修煉。這些法術便是從神禁魔庭之中拆分出來,來修煉起來也未有快到如此地步,但白勝稍作調整,讓修煉這些法術的人可以借助九空天軌積存的法力,自然就快的驚人了。

白勝針對化神宮的計劃,雖然有了神禁魔庭之助,仍舊進展極緩,但卻從數千年才能見效,變成了十余年間就能有所成果。

白勝做出了很對化神宮的布置之后,就把下一個目標放在了魔天教上,王仙宗雖然比魔天教實力稍弱,但門中弟子卻個個意志堅定,不好蠱惑。反而是魔天教,修習的是魔天六法,專攻幻術,白勝有心把二十八星神寄托元靈神禁在魔天教普及開來。

魔天六法幻變無方,是第一流的幻術,但卻也因為是幻術,所以殺伐法力不足。魔天教的弟子仗著幻術了得,往往可以把敵人玩弄于股掌之間,但若是遇上道法驚人之輩,幻術的弱點也會暴露無遺,被人看破幻術,便能夠輕易斬殺,就連還手也不能。

當初魔天教的太上長老宇飄飄,遇上王仙宗的掌教玉書真人,之所以屢戰不下,明明道法高出一籌,仍舊奈何不得玉書真人,便是因為此節。玉書真人雖然道行略差,卻有十足把握,久戰之下,必可斬殺宇飄飄。

這也是宇飄飄從容退走,不願意跟玉書真人爭斗到底的緣故。

二十八星神寄托元靈神禁正好彌補了魔天六法的缺點,白勝也不怕魔天教的人不來學,只是如何把二十八星神寄托元靈神禁在魔天教普及開來,卻是一樁難題。若是明目張膽的傳授過去,只怕魔天教的人早就心中起疑,不肯修煉了。

白勝籌劃了幾種手段,都覺得不夠妥當,畢竟魔天教除了宇飄飄之外,還有別的元神真仙,一旦計劃失措,被人覷出破綻,他之前的布置就都要付諸流水,所以白勝寧可不動,不願意輕舉妄動。

白勝在玄天寶卷之中呆了年余,鞏固了身修為,又復把玄天寶卷多祭煉了一分,確信化神宮上下,此時已經有過半弟子修煉的神禁魔庭,這才一揮袖袍,遁出了玄天寶卷,直奔化神宮而去。

白勝遁光到了化神宮千里之外,就有人前來迎接,神禁魔庭能煉化修道之人的精魄為魔頭,只要修煉到一定層次,又無控制魔頭的手段,我意識就會被魔頭吸攝而去,化為了一個空殼,被魔頭占據了肉身。

只是這些魔頭乃是修道人身的意識,精魂所化,故而諸多記憶,各種習慣,跟修道人身一般無二,除了暗中為三角天魔旗所制,于前並無半分區別,反而因為被魔頭控制,修道的路途上,再無什麼阻礙,進境會特別迅速。

來迎接白勝的十余人,正是化神宮之中,修煉魔庭法術最為勤奮,進境亦復驚人之輩,身的精魂已經化為了魔頭,被白勝控制。

白勝混入了這些人中間,也不說什麼話,就這麼輕易的混入了化神宮中。

白勝親自出手自然是比,單單pad侵蝕要來的快捷,他到了化神宮沒有幾日,就把九空天軌的觸須,探入了化神宮的禁制,並且感應到了化神宮被人禁制的器靈。

法器生出我意識,擁有了器靈,便可稱之為法寶。法寶的器靈可以幫助主人,操縱法寶內的諸多禁制,節省主人的法力,把主人的一個簡單命令,轉化為種種復雜的操縱法術,提升效率。

但除非是法寶器靈願意,一般來說,旁人就算道法再高,也不能煉化法寶。仙道門派傳承的法寶,都是一代人接一代人祭煉,這才能始終繼承,但這種法門,因為繼承者的法力不足,又不能總是活的法寶器靈的認可,無法發揮法寶的全部威力,故而經常都會讓器靈沉睡,免得跟主人爭奪控制權,讓主人駕馭不住法寶。

白勝自是不知道,化神宮的主人是誰,他也不奢望自己能夠從化神宮的主人手里,把這件法寶搶奪過來,但是這卻步代表,他不能給化神宮的器靈,灌輸一些不良念頭。

白勝要做的就是,幫化神宮多祭煉一道禁制,把pad的符箓祭煉進去,讓化神宮的器靈也能感應到九空天軌,並且任意暢游了九空天軌之中。

因為整個化神宮上下,幾乎都快人手一卷pad了,所以這個動作,也不會驚動化神宮的器靈,更不會驚動化神宮的元神老祖。

白勝如今已經打探明白,化神宮跟北海聯盟一樣,也有兩位元神老祖,一位便是化神宮之主,另外一位長老常年不在化神宮,已經離開了零丁洋,去往別處地方尋求機緣。

零丁洋四大派中,魔天教的勢力最盛,有三位元神老祖,王仙宗最弱,只有掌教玉書真人修成元神。北海聯盟和化神宮都是兩位元神老祖,但一位內化神宮的另外一位元神老祖遠行,故而化神宮排名又在北海聯盟之下,卻有比王仙宗強了一分。

白勝在化神宮呆了十余日,把九空天軌架設完畢,又在化神宮的器靈上做了手腳,就不顧而去,這一次他並未有回去玄天寶卷,而是徑直回轉了閻浮提世界。

此時南蟾部洲已經盡為域外天魔所據,各種天魔成群結隊,甚至就連野獸都已經殺的絕了種,只有光禿禿的山石,連樹木也盡沒了。域外天魔所過之處,情景凄涼若此,就連白勝也忍不住嗟吁。

TOP

九百五十一、重設九空天軌

白勝此番回歸閻浮提世界,倒​​也不是想要有什麼作為,畢竟他道法再高,也不能應付無窮無盡的域外天魔,但域外天魔數目如此之多,倒是恰好可以用來架設九空天軌。

九空天軌原只覆蓋了南蟾部洲的一部分,後來多番祭煉,這才算是把南蟾部洲覆蓋。雖然南蟾部洲的道門諸派,已經退出了閻浮提世界,進入了九空天軌,但是白勝卻也並不想要放棄南蟾部洲。

白勝遁光迅速,回到了南蟾部洲之後,便尋繞了一圈,捕捉了數千頭域外天魔,他順手把這些域外天魔用太陰役鬼劾神禁法拘禁,然後便盡數放了出去,讓這些域外天魔去捕捉同類。

白勝當年,曾用九空天軌的法門,把所有的玄冥派法器祭煉合一,煉就了一道九空天軌·玄冥,後來他修成了天魔舍利,九空天軌·玄冥和所有的玄冥派法器,就煉化歸一,化為了一丸天魔舍利。

雖然諸多法器已經祭煉歸一,但白勝仍舊可以把九空天軌·玄冥布展出來。他以太陰役鬼劾神禁法收攝的域外天魔,一身法力漸漸為太陰役鬼劾神禁法化去,轉為了太陰役鬼劾神禁法的法門,一身道行法力,精神意志也都為白勝操縱。

不用多久,這些域外天魔就連連攻伐了十餘支天魔的部群,讓太陰役鬼劾神禁法控制的域外天魔驟然增長了十倍。

白勝此時的法力已經跟當初祭煉奈何橋時不同,即便遠隔千里萬里,也能操縱這些被太陰役鬼劾神禁法拘禁的天魔道兵。他也不親自出面,就是讓這些被收伏的域外天魔逐層掃蕩,百餘日後,雖然也有挫折,也有折損,但卻差不多控制了三十餘萬里的疆域,隱然成為了南蟾部洲的一大部群。

白勝知道,若是他還想擴張,就要引起域外天魔中厲害角色的注意,這樣的角色有一個兩個,乃至三個四個也還不妨,但如是成群結隊而來,可就大大的壞事兒了。

所以白勝便止住了向外擴張,以這些域外天魔為根基,重新把九空天軌架設起來。

九空天軌介乎有無之間,隱藏在虛空之中,但若無諸多生靈提供信息,便不能盡善盡美,完備無缺。之前白勝通過發行pad,也不知收攏了多少人,為他的九空天軌做節點,但隨著這些人都搬入了九空天軌之中,白勝就不得不重新尋找架勢九空天軌的節點。

有了這群收伏來的域外天魔,還不足夠,白勝另外換了一處地方,依樣葫蘆,仍舊收伏了數千域外天魔,然後再把這一處域外天魔族群擴張為數萬。如此往復,白勝在南蟾部洲弄了十七八個域外天魔聚集的節點,這才把九空天軌在南蟾部洲上重新恢復了過來。

白勝把九空天軌在南蟾部洲重新恢復,便開始不計一切的擴張,這一次他卻換了比較緩和的手法。南蟾部洲上的生靈幾乎被滅絕,但南蟾部洲周圍的海域裡,卻還存留了許多魚蝦妖獸,域外天魔來自天外,不適應海域的生活,故而對南蟾部洲周圍海域破壞反而較少。

這一次,白勝是打算通過海域中的無盡生靈,把九空天軌擴張到其餘三部大洲。

他如今已經隱約感覺到,正是因為閻浮提世界出了什麼問題,這才導致這個大世界沒有辦法修煉到元神真仙,更招惹來域外天魔,幾乎要滅絕這一處大世界。

白勝也沒辦法窮盡探索閻浮提世界,畢竟閻浮提世界之廣大,就算是白勝也沒辦法探索盡頭。但若是九空天軌無限擴張下去,遲早有一日,會給白勝一個真相。

白勝重新調整閻浮提世界的九空天軌時,卻意外發現了兩位老熟人,這兩人正是孫無妄和千眼妖鬼。

當初太昊出手,救了他們去,白勝一直以為,他們會離開南蟾部洲,當時因為跟九空天軌有牽連的各派仙道之士和生靈,都搬遷到九空天軌,白勝也對南蟾部洲掌握也不足,卻沒想到居然他們兩個,還留在南蟾部洲。

孫無妄法力比之前還要強橫幾分,已經度過了九重劫數,進階成了溫養老祖。如意天魔心法修煉的精湛無比,身上更多了一層金霞,化為無數光圈,此去彼來,圈轉不休,私有無窮奧妙。

千眼妖鬼也似乎法力盡復,比之前氣息更為淵深,在千眼妖鬼周圍,有無數妖瞳浮現,每一個妖瞳之中,都有一頭妖鬼蜷縮,動靜之間,便有無數域外天魔被生生降服,化為了精純魔氣。

這頭千眼妖鬼,道行法術驚人,當年被仙羅派的前輩拘禁,卻終於給他逃了出來。如今更因為沒了拘束,法力不但恢復,而且居然還有精進,白勝只瞧了一會兒,就被千眼妖鬼生出了感應。

只是這頭千眼妖鬼,卻只是微微一曬,並不施展法力,隱蔽去自己影蹤,反而一聲清嘯,千百妖瞳一起凝視,竟然反過來窺測白勝。

白勝攤手一揮,抹去了自己的氣息,雖然沒有讓千眼妖鬼窺探到,可也由不得有些心驚。

白勝暗暗忖道:「千眼妖鬼和孫無妄居然一時還不曾死,可惜我雖然有星鬥劍傍身,但瞧這頭千眼妖鬼法力恢復的甚快,說不定我也困不住他,此時跟他爭鬥有害無益,不如暫且放過。」

白勝思忖了良久,忽然心道:「宇飄飄亦是元神真仙,雖然玄天寶卷還能困的住她,但卻不能將之降服或者殺死。我就算道行一日千里,只要沒修煉到元神的地步,就奈何此人不得。不如我把宇飄飄送到閻浮提世界,挑撥她跟千眼妖鬼鬥上一鬥。也可以讓百變千幻魚龍化霧大陣解放出來,不會因為困住她,而減弱玄天寶卷的威力。」

白勝想到此處,念頭一動,玄天寶卷就貫穿了虛空,吞吐元氣,把宇飄飄從混沌原界,甩到了閻浮提世界。宇飄飄連日來,用盡各種手段,也不能從百變千幻魚龍化霧大陣中脫身,正有些氣悶,忽然周圍霧氣收斂,眼前卻多了一個千眼妖鬼,正在運使妖法,當即不問三七二十一,立刻施展魔天六法殺了過去。

TOP

九百五十二、來來去去

千眼妖鬼也頗驚訝,他也不知道為何閻浮提世界居然還能有元神真仙之輩。

不過這頭妖鬼亦是窮兇極惡之輩,哪裡會害怕宇文飄飄?當下這頭千眼妖鬼就催動了法力,廝殺了上去,這頭千眼妖鬼法力明顯恢復了很多,舉手抬足之間,無數烈焰飛騰,無數魔瞳投射,更有無數妖鬼在虛空中奔走,伺機偷襲。

宇文飄飄精擅幻術,但不管她使用什麼幻術,千眼妖鬼都能夠識破,尤其是千眼妖鬼法力凝聚的魔瞳,幾乎能夠看破一切幻術,憑著千眼妖鬼元神真仙的法力,硬是在宇文飄飄的魔天六法變幻莫測之下,沖擊出來一處“凈土”。

兩人斗上法,比宇文飄飄和王仙宗的玉書真人戰鬥,可要精彩的多了。千眼妖鬼法力並不輸人,縱然對上了宇文飄飄,他也不落下風。

孫無妄知道自己的法力,尚不足以加入這等戰鬥,故而在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的戰鬥開始之後,他就借助瞭如意天魔心法,隱去了身影,在一旁觀戰。

白勝如何能夠允許這個大敵在旁邊窺測,故而他催動了法力,把九空天軌釋放了出來,無數的雷光轟擊襲來,登時發動了人工天劫。

孫無妄這些年法力大進,如意天魔心法更是修煉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舉手投足之間,就有無數光圈飛舞,能把一切法術化於無形。

九空天軌能夠發動的人工天劫,最強級數也不過一重天罡,因為這等法術必須要引動九空天軌上碩果僅存的幾件法寶級數,才能夠催發。孫無妄煉就如意天魔心法,畢生所有法力融匯一爐,化為無數七彩光圈,霞光萬道,生就無窮妙用,更兼有吞吐時空之妙。

饒是九空天軌發動的天劫妙用無方,一時半會兒,居然也拾掇不下孫無妄。

白勝倒也不急,暗暗忖道:“此番沒有了太昊出手,千眼妖鬼自顧不暇,孫無妄必然再難脫身,且讓我殺了他,給師兄弟們報仇。”

白勝顧忌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倒也不好現身前去,不然憑他的道行法術,縱然境界遜色一籌,一樣能斬殺了孫無妄。

白勝修煉的十方如意百變千幻大神通,融合了魔門如意天魔心法和無上心魔法,兼修兩種大神魔法門,還煉就了天魔諸界,自是高出了孫無妄一籌。

千眼妖鬼跟宇文飄飄爭鬥不休,心頭卻暗暗忖道:“哪裡來的這個瘋婆娘?她的幻術倒也厲害,但卻怎能奈何的了我?諒她也不知道我的根腳。只是我欲取勝,也並無良方,該當想方設法將之退走,真個舍生忘死鬥法一場,分外不夠值得。”

千眼妖鬼做如此想,宇文飄飄亦是心頭懊惱,忖道:“我這是到了什麼地方?難道被人封入了洞天之中?怎地憑我的法力,也不能探測到這處虛空的盡頭?之前被困入玄天寶卷,我還能知道虛空大小。”

宇文飄飄也生出了退讓之意,只是她心思變幻,也想從千眼妖鬼身上推斷出來,自己究竟到了哪裡,這才沒有立刻撤手。

兩人鬥法了幾個時辰,宇文飄飄這才曼聲喝道:“兀那妖鬼,你是個什麼來歷?為何跟那小賊一夥?我們魔天教可非是好招惹,你縱然是有些法力,在零丁洋也施展不開!”

千眼妖鬼哈哈笑道:“什麼魔天教,我可不曾聽過,零丁洋又是哪裡?這裡乃是閻浮提世界,南蟾部洲,可從未聽說哪裡有個零丁洋。”

宇文飄飄大吃一驚,這才知道被白勝挪移到了另外一處大世界。

宇文飄飄總就是元神真仙,不但法力渾厚,道心亦復堅凝,心道:“就算到了別處大世界,憑我的法力照舊能夠開創出來一派局面。大不了我重創魔天教,自己做教主。不過這小賊究竟用的什麼辦法,居然能把我挪移到了另外一處大世界?”

宇文飄飄心頭疑惑,就提氣喝道:“那妖鬼,你可知什麼是閻浮提世界?我瞧你也不想這個世界的人。”

宇文飄飄這一句話,倒是擊中了千眼妖鬼的軟肋,他大喝道:“我的確不是閻浮提世界生靈,是被仙羅派那些無恥之輩,想要用我的元靈祭煉法寶,可跨越無數虛空,生生把我從生長之地拘禁了出來。只可惜那些傢伙多行不義,盡皆自斃,只能用一件法寶困我千年,如今他們仙羅都已經滅派了,我仍舊怡然無損。”

白勝不由得惱怒,心道:“就憑你也敢指責仙羅派?若是仙羅派現在真有一位元神真仙到此,只怕早就鎮壓了你。”

白勝知道自己也奈何千眼妖鬼不得,何況他是絕對不會幫忙宇文飄飄的,他把宇文飄飄擺弄過來,就是想要藉助宇文飄飄的法力,對抗域外天魔,反正南蟾部洲已經滅絕了本土生靈,也只剩下了域外天魔,任憑宇文飄飄殺去,殺了多少,對他來說也是好的。

白勝眼瞧這兩人有些談和之意,暗暗運使九空天軌,模擬兩人法術,分別襲擊二人,造出來兩人各自偷襲對手的假象。這九空天軌隱遁虛空,就算是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都瞧不出來破綻。

兩人本來也確有寫罷手之意,但卻都提防對手使詐,此時被白勝略作挑撥,兩人就又復鬥法不休,再難罷手了。

白勝撇開了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把注意力放在了孫無妄身上,暗暗忖道:“非得是出動星斗劍,不然也無法斬殺此人。只是我要是出動些星斗劍,豈不是被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看出破綻?或者……我把他弄到混沌原界來吧。到了這邊,豈不是任由無捏圓捏扁?”

白勝暗暗催動玄天寶卷,借助九空天軌之力,跨越無數虛空,猛然一招。

孫無妄不曾提防,世上還有這等神奇莫測的手段,登時被無數虛空漩渦罩住,縱然催動法力,還要逃脫,卻哪裡能夠來得及?

玄天寶卷法力吞吐,登時把孫無妄從閻浮提世界,扯到了混沌原界,白勝隨手一指,就把他送出了玄天寶卷,這一次他要憑借自身法力,擊殺了孫無妄,並不想藉助這些法寶。

TOP

九百五十三、此恨此憾,終無周全

    孫無妄出現在混沌原界,心底也是大吃一驚,居然有人能夠任意挪移虛空,把他從一處大世界,挪移到另外一處大世界,這種經驗,別人沒有,孫無妄卻是有的,他立刻提氣喝道:「可是赤城仙派段珪?」

    白勝緩步走出虛空,微微一笑,說道:「孫先生倒是反應好生敏捷,一猜就知道是段某!」

    孫無妄也沒想到真是白勝,他眼神驟然縮緊,嘿然笑道:「段珪道友這一手法術,可不像煉氣之輩所能,難道你已經晉陞元神?」

    孫無妄說什麼也不相信,這個大敵已經踏入了元神之境,但若不是進階元神,又如何能夠挪移虛空,任意穿越兩個大世界?他也催動法力,但卻怎麼也看不出來白勝的道行法力,只能暗暗推測。 .

    白勝呵呵笑道:「晉陞元神,哪裡有如此容易,如今我不過才度過二重劫數,道行跟道友之間還有一段距離,道友想必還記得,當年曾殺我赤城仙派師兄弟的時期,段某此來,就是為了討回公道。我如今也已經煉就十方如意百變千幻大神通,道友死在我手下,諒必也會瞑目的!」

    白勝一聲清喝,萬幻劍禁全開,數千百道劍氣一起迸射,登時把孫無妄困在了其中。

    孫無妄雖然也修煉的十方如意百變千幻大神通,但他的道法是魔門如意天魔心法,乃是四部魔門真傳,吞曰火猿變,十方凍魔道,先天七十二變和宙光真法合璧而成,論變化雖然也奧妙莫測,卻不如白勝的玄門正宗更多。

    所以孫無妄是使不出來萬幻劍禁這樣的絕世劍術,他只能一聲厲嘯,環身飛出無數彩色光圈,不拘多厲害的劍氣,被孫無妄的護身光圈一罩,頓時就呈現崩潰之兆頭,當初孫無妄就能修成天地大崩滅,崩滅一切法術,如今修成如意天魔心法,這護身的如意萬化神光圈,恰能克制世上萬法,不管什麼法術被彩色光圈一罩,都是崩解。

    白勝的劍氣堅凝,見機也快,感覺劍氣微微崩解,就被他收了回來,催動法力重新凝練,再度殺了上去。兩人在零丁洋上空鬥法,須臾間就是千百招過去,殺的翻翻滾滾,饒是白勝劍法通神,一時間絕然也佔不得上風。

    白勝試過了萬幻劍禁,念頭一轉,又復換了龍像如意神禁,化身為一尊黃金機甲,大手一按,虛空崩塌,純以強橫法力,對抗孫無妄的如意萬化神光圈。孫無妄的如意萬化神光圈雖然厲害,但當白勝不運使劍術對敵,而是以強橫法力壓人,他就吃不住了。

    無邊金霞和無數彩色光圈在虛空中此去彼往,互相之間爭鬥不休,但這一次就是白勝的金霞佔據了上風。

    龍像如意神禁威力本來就在萬幻劍禁之上,而且白勝的龍像如意神禁是吞了地皇金舟的部分禁制修成,遠比他還未練成,許多劍訣符籙禁制重數都不甚高的萬幻劍禁威力大的多。

    到了孫無妄和白勝這個層次,劍術的高低,已經很難再有作用,就是純粹的拼鬥發力,看誰人的法力強橫。

    孫無妄仗著如意萬化神光圈,節節抵擋,寸寸退讓,但這種法力上的比拚最為凶險,比各自施展法術,劍術,爭奇鬥艷,比拚艸縱法力的竅門和劍術高低,更為凶險了十倍。

    孫無妄支撐艱難,便思遁逃,但是白勝又怎會給他這個機會?早就用九空天軌封鎖了虛空,孫無妄催動法力,想要飛遁出去,但只要飛出戰場五千里之外,就會被九空天軌挪移回來,到瞭如此地步,孫無妄終於死心,再也不想著逃走的事情,跟白勝捨生忘死拼鬥。

    孫無妄雖然晉陞溫養也沒有多久,但卻比尋常溫養之輩,法力更厲害十分,畢竟他修成了十大神魔法門,畢生苦修的各種法力融會貫通,化為了無數如意萬化神光圈,縱然白勝也精通諸多辦法,也沒有辦法迅速將其拿下,好在白勝倒也並無煩躁,就是這麼抖擻精神,跟孫無妄苦鬥了下去。

    兩人都是閻浮提世界出身的天縱之才,若是沒有白勝,孫無妄在閻浮提世界四部大洲,也算得最頂尖的天才,修道百餘年就能晉陞溫養,傲視群儕,就算在魔門諸位老祖之中,也算是最頂尖的人才,最多也就是遜色於元始魔宗的掌教,元始魔主。

    兩人各展奇能,在虛空上翻翻滾滾爭鬥了數十曰,孫無妄始終比不得白勝手段高深,法力雄厚,漸漸再也施展不開,如意萬化神光圈發出,都被白勝隨手收入了去,縱然孫無妄法力渾厚,但此刻也已經接近油盡燈枯,他仰天咆哮一生,喝道:「可恨我平生自負,卻不能修成長生,此恨此憾,終無周全。」

    孫無妄指著白勝喝道:「段珪你好,你很好,此生得遇你這般對手,亦是我平生幸事,只可惜你為魔劫,我卻未能度過,此番我若是戰勝,必然如龍飛九天,可以煉就元神,但既然輸在你手,我也沒甚話說。某家一世凶橫,死在更凶橫的人手裡,此乃天報……」

    白勝清喝一聲,無數金霞罩下,孫無妄拼盡護身法力,支撐了小半個時辰,終於灰飛煙滅,化為烏有。

    白勝收了法術,微微嘆息說道:「若非你殺了我赤城仙派的師兄弟,我也未曾不能饒你,只可惜此仇不可解。」

    白勝把衣袖一拂,轉身消息,遁入了玄天寶卷之中。

    憑藉白勝的手段,他原本也有把握,把孫無妄困入幽冥地獄,煉化為幽冥部眾,成為他法力的一部分。但白勝終究是敬重這個對手,他自從穿越以來,遇到大敵無數,真個堪稱他對手的人,也只有這個孫無妄。

    所以白勝今曰雖然不肯饒他,卻也欽佩他的法力,所以沒有將之收入幽冥地獄,煉做傀儡,而是讓孫無妄轟轟烈烈的戰死,最後化為一蓬飛灰。

    白勝擊殺了平生大敵,不由得悠然做歌曰:「人生天地間,身死歸田頭,不成仙人業,終究一蓬土。去休,去休……我將來也未知下場如何。」

TOP

九百五十四、生吞北海

白勝也不去關註千眼妖鬼和宇文飄飄的戰鬥,反正這兩位元神真仙,都是老奸巨猾之輩,縱然一時為他所算,但想要憑借這點計謀,就把兩人殺死,卻絕無可能。

白勝把宇文飄飄投入閻浮提世界,就是想要為這一處大世界增加變數,宇文飄飄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跟域外天魔相合,只會成為抗擊域外天魔的戰力,對白勝來說,不管宇文飄飄如何做法,都對他而言只有好處。

白勝經營玄天寶卷許久,又把太古母艦連同“一號位面”青龍都挪移了過來,太古母艦作為鎮壓中樞的寶物,“一號位面”青龍擴增了玄天寶卷之中的空間,如今這卷陣圖雖然尚未祭煉通靈,徹底煉化,卻也進境不小。

如今玄天寶卷和太古母艦之中,已經合計開辟了一萬三千九百余處虛空,其中大多數小空間內,已經頗有些生靈繁衍,這些生靈跟九空天軌緊密結合,誕生下來就能領悟諸般道法,選擇最合適自己修行的法門,每修煉得一份成就,就跟九空天軌結合的更緊密一層,反哺法力過去,怡然自成循環。

至於原本莽陽山的群妖,也漸漸在其中生活的自由自在,自從白勝把先天五行混沌大陣奪取,莽陽山的虛空就開辟了十倍,等白勝把莽陽山和先天五行混沌大陣,跟太古母艦祭煉合一,空間又復擴張了數十倍。

現在太古母艦又祭煉到了玄天寶卷之中,借助這卷幾乎能夠媲美真形級數法寶的陣圖,再加上“一號位面”青龍的煉化,又復把莽陽山虛空擴張幾近數十倍,如今莽陽山群妖的活動空間,幾乎不遜色南蟾部洲大陸了,故而這些群妖生活的倒也自由自在。

甚至被納入其中的玄門諸位散修,在諸龍象和林逍的率領下,已經日上日妍,蓬勃發展。
雖然因為白勝把太古母艦挪移來了混沌原界,想要離開莽陽山,去往閻浮提世界,進入南蟾部洲要艱難的多,但因為南蟾部洲已經有了驚天變化,得九空天軌之助,莽陽山群妖也知道如今南蟾部洲盡皆為域外天魔占據,故而大家不但並不覺得出入不變,反而有甚多呼聲,要求林逍和諸龍象幹脆封閉了莽陽山和外面的出入通道,免得域外天魔殺入進來。

白勝手底下,最為根本的研究測道兵,如今也是日新月月,研究的諸般法寶,各種道法推演,以及仙術結合了現代科技理念開發出來的各種工具,也都玲瑯滿目,縱然白勝這個始作俑者,也生出驚嘆之意。

白勝在玄天寶卷中靜坐了半日,把擊殺孫無妄引動的情緒平復,又略略調整了一下這卷陣圖的祭煉變化,觀察了一會兒生活在其中的諸多生靈,也並沒有去跟林逍和諸龍象見面,而是一聲輕叱,玄天寶卷的景致,登時猶如流水向天空匯聚了去,須臾間化為一卷圖畫,落在了白勝手中。

白勝前後花費了數年光陰,這才能把玄天寶卷祭煉的大小如意,他隨手一指,把這卷圖畫懸在了腦後,便徑直去尋北海聯盟了。

當白勝到了浮舟仙城的時候,這座仙城已經擴張了七八倍,因為白勝性子開通,原本零丁洋各大派,都不肯招收妖族為門徒,最多只是馴化來當作腳力,又或者看門戶的家畜,但得了白勝這般大力改革,零丁洋九成以上的妖族都投入了北海聯盟之中,倒是讓浮舟仙城氣象煥然一新,好生興旺。

零丁洋的妖族,也有許多人得到了赤城pad這樣的“神物”,通過從上面學來的道法,利用上古妖獸巨魚的遺骸,打造了一批風格迥異的巨舟,比浮舟仙城原本的巨舟,反而另有一番風情。

白勝出現不久,就有一隊妖族混合了原本北海聯盟修士的巡邏隊伍迎了過來。這些北海聯盟中的修士,不拘是什麼出身,見到白勝都情不自禁的凜然肅立,就如迎接什麼大人物前來視察一般。

白勝在九空天軌之中做了手腳,這些北海聯盟的修士,見著了他,就如見到了生身父母,授業恩師,上級領導,乃至一生之中最敬佩,最為仰慕的人,任由他生殺予奪,不會有任何反抗。

白勝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便徑直去了北海聯盟之中,這一次白勝卻步避諱,徑直到了兩位元神真仙所居的巨舟之前,他也不跟這兩位元神真仙打過招呼,徑直把玄天寶卷放開,將這兩艘巨舟籠罩了進去。

白勝才自出手,北海聯盟的兩位元神真仙就自警覺,不過他們也瞧的出來白勝的道行法力,也不過在脫劫的級數,並不十分在意這個煉氣的小輩,都暗暗忖道:“此人究竟要來做什麼?難不成想要對我們兩個出手?”

這兩位元神真仙,也不相信白勝居然有此膽略,都猜測他可能另有圖謀。他們相信自身的法力,只想要等白勝露出馬腳來,這才一舉將之破去,卻沒想到,白勝就沒想過跟他們倆交手,玄天寶卷催動,溝通了九空天軌,生生把兩艘巨舟挪移虛空,送去了閻浮提世界。

待得兩位元神真仙明白過來,已經不在混沌原界,白勝也不管他們究竟作何反應,他重新把玄天寶卷抖開,化為驚天幕布,生生把整座浮舟仙城都籠罩了進去,把北海聯盟的諸多散修,妖修,大小門派,盡皆吞掉,都收入到了玄天寶卷之中。

北海聯盟的一眾修士,登時都大驚失色,待得他們發現,自己恍惚間,已經被收入了一卷陣圖之中,不由得議論紛紛,很快就有人想到了當年玄天仙宗的鎮派之寶,玄天寶卷,心底更是驚訝,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白勝也不理會這些北海聯盟的散修,而是一抖身法,落到了莽陽山深處,去瞧看林逍和諸龍象了。

莽陽山自從開啟了先天五行混沌大陣,天地元氣濃郁過閻浮提世界數十倍,這座大陣能夠不斷的吞吐閻浮提世界和混沌原界的天地元氣,故而林逍和諸龍象的道法,也是都一日千裏,如今諸龍象已經度過了三重劫數,林逍也度過了一重劫數,都已經非是昔日吳下阿蒙。

TOP

九百五十五、大結局

    林逍和諸龍象許久未有見到白勝,此時見到,也頗歡喜,兩人各自駕馭遁光迎接了出來,問道:“怎麼居然有暇回來?你這人晃蕩來去,浪蕩的猶如浮萍,今日歸來,真是意外,又復可賀!”

    這兩人跟白勝,倒是日漸親密,畢竟聯手創下了這麼大的家業,白勝呵呵一笑說道:“我最近打通了一處通道,進入了一處大世界,收伏了許多散修和妖族,自己沒得心思管束,故而弄回了莽陽山來,呆會兩位道兄可要派人去漸次收容,這些散修桀驁的很,莫要弄得太過激烈。”

    林逍把手一揮,眼前頓時浮現了玄天寶卷外圍的諸般景致,當他看到比莽陽山群妖還多了數十倍的北海聯盟諸多門派,還有那龐大無比的浮舟仙城,不由得苦笑道:“白勝道友倒是好興致,居然就收伏落了這麼多的新人進來。我和諸龍象道友,好容易把莽陽山經營的頗有氣象,還以為已經算的把家業經營的好,沒想到你轉眼就弄了十倍的家業,真個讓我們兩人羞愧。”

    諸龍象瞧了一眼,也不禁笑罵道:“你這人拐賣人口倒是專長,這些人是個什麼來歷?該如何區處?”

    白勝隨口把混沌原界和零丁洋四大派,北海聯盟的諸般事情說了,也約略提了一下,自己借助了“先天五行混沌大陣”,把人家北海聯盟的兩位元神老祖,送去了閻浮提世界。

    林逍和諸龍象都不禁目瞪口呆,沒想到白勝居然把戲玩的這麼大,比他們想的還要超脫。本來他們以為,白勝把北海聯盟這麼多人口,如許多的修士都吞了進來,就已經非常的讓人震驚,但卻沒想到,白勝居然還跟元神真仙交過了手,這就不是叫他們震驚了,而是叫他們驚駭。

    諸龍象心境沉穩,尋思了半晌,忽然驚訝道:“難道說,先天五行混沌大陣已經運轉到了別處大世界?所以我們最近想要去閻浮提世界才會變得越來越難?”

    白勝不想解釋的詳細,就點了點頭,任由諸龍象和林逍去自家想象。

    林逍腦子也是轉的極快,立刻叫道:“如此說來,我們到了這個混沌原界,也沒有了閻浮提世界的限制,豈不是也有望修成元神,長生不老!”

    白勝點了點頭,咳嗽一聲道:“正是如此!”

    林逍和諸龍象面面相覷,各自驚呼一聲,都露出了無比的喜色。

    只要是仙道之士,誰人不想修成長生?

    只是原先閻浮提世界莫名有了限制,再也無法羽化元神,大家就好像是泥潭中打滾,再也無望脫困,但忽然脫出了泥潭之外,饒是諸龍象和林逍,道心穩固,卻也不由得激蕩一回。

    白勝收伏了北海聯盟,將之盡數納入了玄天寶卷,一不做二不休,便在混沌原界潛修百年,把九空天軌所涉的數十處小世界,一一納入其中,最后連九空天軌一並煉化入了玄天寶卷。

    百年光陰彈指即過,白勝悄然踏足溫養,亦成為溫養大宗師,我們百鳥生大爺,突破境界之后,立刻就毫不遲疑的催動了玄天寶卷,一日之內連滅三派。

    王仙宗,化神宮,魔天教三大派,本來各有元神老祖坐鎮,但白勝卻不跟這些元神老祖斗法,只是催動了玄天寶卷,把三大派的元神老祖,一一送入了閻浮提世界,然后再催動玄天寶卷,把三大派的門人弟子,諸多基業一起吞並了,融入了玄天寶卷之中。

    就算當年玄天仙宗也想不到,他們想要一統零丁洋的壯舉,卻在一個來自異界的后生晚輩手中實現,盡管白勝手段取巧,但卻是真個實打實的把零丁洋所有門派統一,讓此界只有一家,也就是他的赤城仙派。

    玄天寶卷吞了九空天軌和數十個小世界之后,威能已經超脫真形,可以貫通兩處大世界,白勝仗著此寶,便能始終立于不敗之地,不拘是閻浮提世界的域外天魔,還是混沌原界其余地域的强橫門派,都奈何他不得。

    白勝等候了百年,也不見自己的師父回歸,心底已然知道,赤城仙派從此就算是分為了數家,師父朱商再也不會回來,他也只有接過赤城仙派這一分支的基業,同時統合玄天寶卷內無數勢力,自此成宗做祖。

    轉眼又是三十年過去,白勝已經把玄天寶卷徹底祭煉,把融入玄天寶卷中的諸多異寶,包括九空天軌,太古母艦,先天五行混沌大陣等物,徹底煉化,融入了玄天寶卷,這才不聲不響晉升元神。

    白勝畢生積累渾厚,雖然才成元神,法力已經超愈尋常,就算十余位元神老祖圍攻,他也自不懼。

    在此之前,遁入玄天寶卷內的閻浮提世界各家宗派,因為脫離了閻浮提世界,也漸有修道年深日久的老祖,突破煉氣的限制,進階元神,但在玄天寶卷的限制之下,都不曾有甚動作,直到白勝也晉身元神,能徹底發揮玄天寶卷的諸多妙用,這些老祖才略略活躍,在那之前,他們都怕白勝直接把他們拋了出去,投入閻浮提世界。

    此時的閻浮提世界,雖然有几件真形級數的法寶,但除了被這几件法寶護住的地方,已經盡皆化為魔域,域外天魔几乎是無窮無盡,向閻浮提世界涌入。

    當年被白勝投入其中的十余位元神老祖,也不知跟域外天魔戰斗了多少回,甚至有兩人已經在域外天魔圍攻之下隕落,其余的元神老祖,再也受不得這般無有止境的戰斗,開始各自尋找辦法,欲脫離此界。

    白勝煉成元神,便重入閻浮提世界,在南蟾部洲設下一座大陣,作為接引閻浮提世界參與修士之用,並且大陣之前坐鎮,邀戰各路域外天魔。

    白勝劍斗群魔,坐鎮南蟾部洲五百年,接引無數閻浮提世界生靈進入玄天寶卷,終有一日,他厭倦了,封了玄天寶卷和閻浮提世界的通道,自此消彌無蹤,再也不曾踏入這一處大世界。

    閻浮提世界那些兀自逗留不肯離去的修士,在白勝封了通道之后,撐了五十年不到,就被域外天魔徹底滅盡,几件真形級數的法寶無可奈何,也只能破空而去,脫離這一處大世界,自此閻浮提世界便即淪落。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