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一封沒有貼郵票的信

難得的
下午,一個人坐在咖啡廳,窗外突然下起了大雨。
心想這天氣倒極像我的脾氣,不來則已,
一來,爽快下完,也就跟沒事似的。

突然一個人奔進了咖啡廳,像要躲雨,
她試圖擦拭身上其實不可能去除的濡濕。
我認出她來了。
是的,二十多年沒見,我還是可以一眼認出她,
因為她臉上有一塊形狀跟臺灣地圖一樣的紅色胎記。
上小學時那些壞同學總說她臉上的胎記
是她媽媽懷孕時在她臉上留下的糞便,
我卻覺得那是她最漂亮的地方,紅紅的,彎彎的。

我走過去,她一看見我就叫出了我的名字,
然後非常不好意思地問我怎麼記得她。
我指了指她臉上的胎記,
然後她也指了指我臉上狗咬的疤痕,
兩人一起笑了。

坐在我對面的她,
看起來素樸爽利。
她問我:「現代美容技術那麼發達,怎麼沒有想過去除疤? "
我說:"怕老同學不認識我啊! "
她又笑,說習慣鏡子裡的自己了,
如果沒有了"台灣地圖",她可能就忘記自己是誰了。

兩個"疤女郎"坐在沾滿水珠的落地窗前,
突然安靜了下來。

她是我小學最要好的同學,
個子很小,功課也好,總坐第一排。
雖然她爸爸是我們學校收垃圾的工友,
但是她每天都很乾淨地出現在課堂上。

我們倆各梳著兩條辮子,常拿著冰棒,
坐在學校操場的高臺上,晃著脫了鞋襪的雙腳,
看著天空發呆。

上小學時,
她就總說希望有一天能當老師,住在學校隔壁,
每天跟爸爸一起去學校上班,寒暑假還照樣有薪水拿。

然後很快,我們畢業了,
上了不同的中學,慢慢很少聯絡了。

一天,我在放學回家的路上,
在我家巷口見她站在那裡,我跑了過去,
她一看見我就緊緊地抱住了我。

我問怎麼了,她說:"我跟熊明俊在一起了。 ”

我問:"熊明俊是誰? "
她一時不知從何說起,臉繃得死緊。
我說:"哈哈哈! 談戀愛了吧? 很好啊! ”

然後她就哭了......

一段三分鐘就能走完的巷子我們走了一個世紀。
她說她懷孕了,熊明俊現在去找錢,
要帶她去拿掉,她很害怕。
她希望我能陪她去。
我忍住了我的震驚,
直說:"好,一定。 "
她說時間確定後再來找我,然後轉身就跑了。

後來的每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
總要在接近最後的巷口時把腳步放得很慢很慢,
生怕錯過她的身影。 但她就像從人間蒸發了,
自此毫無音訊。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沒有郵票、
沒有回寄位址的信。

"對不起,我始終沒去找你。 那個星期三放學的時候,
熊明俊來學校等我,他說他湊夠了錢,
準備當天晚上就帶我去醫院。
我們到總去的巷口吃面,他叫了一桌的小菜,
希望我能吃得營養一點。
我突然問他:『如果我把孩子生下來,
你還會要我嗎? '他二話不說地回答'會'。

"即便燈光如此昏暗,我還是看見他堅定的眼神,
然後我覺得我們身邊像環繞著一道道光圈,
護衛著我們。 那是兩個人決定廝守一生的時刻。

"我辦休學了,我很對不起我爸爸,也很想念他,
但我真的想生下這個孩子。
現在我找到一家冰果店去打工,熊明俊白天繼續上學,
晚上他去搬家公司打工,很辛苦,
但我們過得很好,我很滿足。
我相信我們會很好的。 ”

我看著信都傻了,十四歲的兩個人,
哪裡來的自信跟勇氣? 這能叫愛嗎?

我不懂。
雖然說不出所以然,
但我知道這樣做不對,也強烈認定,
過不了多久,他們必定向現實低頭,
回來接受成人世界的批判。
但同時,就像在看一部關於私奔的電影,
我另一方面卻希望他們可以打敗這個自以為是的社會,
逃到一個無憂無慮的荒島上,從此幸福美滿。

雨果然爽快地停了,
剩下大玻璃窗上稀疏的水滴。
我還是忍不住問:"那你...... 現在過得好嗎? ”

她還是露出那一絲淡然的笑,
然後說:"我一個人過得挺好啊!
我女兒都結婚了,我快當外婆了。 ”

我尖叫了起來:
「什麼? 外婆? 別鬧了......"

"對啊,這就是早生的好處。
你看,你不是才結婚嗎,你要到我這地位,
得等到什麼時候? 我已經可以開始享福了......"

這我就先不接話了,卻突然想到她說的"一個人"。

於是我問:「那熊明俊呢? 他最近怎麼樣? ”

"他後來大學畢業,出國念書,我們就分開了。"

這時我有兩個不錯的選擇:
繞過這個話題聊她女兒,或搞清楚怎麼回事。
結果我選了一個最不得體的。

"你看,男人就是這樣!
當時決定在一起的時候不顧後果,
決定走掉也不顧後果...... 這對小孩子太不負責了。
後來呢? ”

"不,故事並不是你們想像的通俗劇。
熊明俊其實一直對我很好。

他也很辛苦,在學校還是表現得跟一般學生一樣,
功課一樣不落後,但一回家就要扮演爸爸和丈夫的角色。
好笑的是,我們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學校。
我們就住在學校後面一家工廠的地下室,
住了整整十年。 我們常常夜裡帶著女兒去操場散步,
然後我會偷偷地幫我爸爸把垃圾先分好類。
生活靠著不停地打零工,儉省著過也足夠。

"他很爭氣,考上了大學,拿到獎學金,
出國也有補助。 他說他不要離開我們,
但是我勸他,這麼多年,我已經很滿足了。
當初是衝動,他也一直信守著諾言,
但我希望他能有更好的未來。
我很願意把母親的角色扮演下去,
他不應放棄學習。 我一直逼他出國。
其實他上了大學之後,
我就感覺我們的話題越來越少——
他的世界越來越大,
而我還是困在不見光的地下室里。

"我的光只給予家人,也只來自家人。
不管他多麼努力拉近我們的距離,
但是終究我們已經走上不同的路了。
我很感恩,
那麼小年紀就體驗了女人的所有經歷,
即便現實中很苦,我也很滿足。
但是我絕對不要成為任何人往前走的牽絆。
我們經過很多次的溝通,也一起哭了無數次,
他終於理解我的堅持,也知道我如果纏住他,
我也會越來越覺得自己渺小與不足
,那只會讓兩個人更苦悶。 ”

"他走後還是常給我們寫信,
後來在美國找到工作,也就留在那了。
上次見面是女兒結婚,他回來了幾天......
這段感情裡,誰都沒有辜負誰,
只有很寬廣的愛,還有我們的女兒。 ”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