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往事之漂亮姐姐教壞我

九十年代讀大學時的一個暑假,該返校開學了。
吃完午飯,我自己去長途車站搭公汽去隔壁城市乘火車我們市是小站,
停靠的車次少,且多是慢車,不準時,路上還一直臨時停車給特快讓路。
隔壁城市是大站,特快基本都停,車次選擇多,
特快到北京的時間也快不少。幹脆就去隔壁城市乘火車。

買了就要發車的汽車票,趕緊上車。
這種長途公汽是不對號入座的。
從車窗看,幾乎滿座了,只是最後排還有空位。
進車門,登上台階,突然眼前一亮,車廂中部靠窗坐著一位美女。
美女旁邊的位置是空的。美女居然還盯著我看。
帥哥都知道,美女幾乎是不正眼看人的。
就算你比較帥,美女瞟你一眼,
你看回去的時候,美女已經又是眼高在頂了。

嗯?小雲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帥了,
吸引到美女這樣盯著看?

哼,看就看,還怕你不成,
畢竟已經在大學折騰兩三年了。
看看又少不了什麼。

你看我,我還看你呢。我就老實不客氣地看回去
(就是盯著美女看的意思嘍)。

我一邊盯著美女看一邊往最後一排走去。
心裏想,車都快滿了,這個中間的好位置,
又挨著美女,不可能沒人坐,
應該是那個人下車去洗手間了之類的情況。

神奇不神奇,我走到美女旁邊的時候,
美女竟然一邊盯著我,一邊微微抬起了身體,
往內側移了一下。

這是什麼意思?請我坐?
嗨,坐就坐,還怕你不成,
畢竟已經在大學折騰兩三年了。
坐坐又少不了什麼。

我就坐在了美女旁邊。
感覺背後都是火辣辣的目光。
(應該是心理因素,目光又不是激光,能有多大能量?)

路上,我假裝看窗外的景物,偷偷瞄旁邊的美女。

奇怪,美女只是一直閉目養神。難道是太近了,
反而不好意思看我了。
也好,我就可以放心大膽地慢慢打量嘍。

美女是非常幹練的職業女性的打扮:
髮型優雅,淡妝薄施,服裝得體,
雙手抱著一個精致的女包。
看上去比我大幾歲,是一位漂亮姐姐。

漂亮姐姐是哪裏人呢,
是做什麼的呢?
真猜不出來。

隔壁城市不遠,大約一個小時就到了。
公汽轉入車站,停了下來。

“小夥子,你可以幫我拿行李下車嗎?”
漂亮姐姐突然跟我說話,純正的東北口音。

“沒問題,行李在哪兒呢?”這種小忙,小雲自然會幫的。

原來漂亮姐姐有一個大行李箱,放在司機旁邊的車廂上。

“你是趕火車的吧?我也是。我幫你拿到火車站吧。”
小雲是多麼樂於助人呀。

“是的。那多謝你了。”漂亮姐姐沒有假客氣。
東北人就是直爽。

火車站離汽車站一千來米。行李箱有輪子,
基本是拉著走,只是過一些台階時要拎起來。
行李箱還頗有點重量,不過對小雲是不在話下的。

路上慢慢邊走邊聊天,互相介紹之後,
她稱呼我小雲,我稱呼她豔姐。

原來豔姐是東北一個國營大廠的業務員,
到我們市的一個國營大廠催收款項。
(那時候流行三角債)
現在是去乘約一個小時後的特快列車去北京。
哇,太棒了,有可能和豔姐一起乘火車噢。
(我不是還沒車票嘛)。

到了車站,老遠看到售票窗口,
我的心涼了半截。先不說有票沒,
那個人龍,等我排到,豔姐的車早走了。

“小雲啊,你買張站台票,上車再補票。”
豔姐不慌不忙。

“可站台票不讓上車啊。”我有點擔心。

“沒問題,你不是得送我上車嘛。”
豔姐胸有成竹,拍了拍那個大行李箱。

“那這樣試試吧。”

站台票窗口沒人排隊,很快買好了站台票。

當次特快列車準點。
旅客提前十五分鍾檢票進站。
我拿著站台票,醞釀了一下情緒,
想象著自己是當地人(廢話,我就是當地人嘛),
要帶著幾分依依不捨,
送別豔姐。豔姐走前面,檢票的時候扭頭看著我,
跟檢票員講了句,“送我的”(東北話)。
我拎著大行李箱,緊跟著,衝檢票員點點頭,
“送她的”(當地話)。
覺得自己的演技不錯,當然豔姐的演技更勝一籌。
演的太真實了。順利檢票進站。

到了站台上,列車很快就到了。
列車乘務員在車廂門口檢票。
還是豔姐在前,說了句,
“行李比較重,讓他幫我送上車。”
乘務員沒說什麼。我們就上車了。

一上車,豔姐就問車上的一個乘務員到哪裏補臥鋪票。
我們就往那個車廂走,去補票。
一邊走,豔姐一邊小聲跟我說,
“聽我的。我補一張臥鋪票,你不要補票了。”
我們離開了上車的那個車廂。
不知道那個檢票乘務員有沒有注意到我沒下車。

那個車廂有個列車長室。豔姐去補票,
我坐在稍遠一個空座上,看著行李。
(省得列車長看到我,讓我補票)。

過了一小會兒,豔姐走回來,
手裏拿著座票和剛補的臥鋪票,
小聲對我說,”你拿著座票,我們到臥鋪去。
如果查票的問,你就說送我過去就回。“

到了臥鋪車廂門口,並沒有檢票員。
(通常是有的,防止座票乘客往臥鋪車廂亂跑。
長途特快到我們那裏已經快到北京終點站,
各種檢票就比較鬆懈了)。

豔姐的位置是下鋪。她靠窗,我靠外,坐下了。
我長出了口氣。
(這可是我第一次逃票啊)。

“豔姐,你怎麼沒讓我們那裏的人送火車啊?“
我知道我們市那家大廠有幾萬員工,
應該有很多公務車。就這樣問了句。

“咱是來要賬的,又不是來幫忙的。
他們是要送火車來著,可咱何必給人家添那個麻煩,
欠人家那個人情呢!最後實在讓不過,
我同意他們送我到市裏長途車站。”豔姐回答說。

我心裏一下子對豔姐好生敬佩。不少女孩子,
也不管是不是真美女,總想著讓別人照顧,
並且把別人的照顧當作理所當然,也不念別人的人情。
豔姐這樣漂亮,又這樣獨立自主,真是非常少見。

“不過今天真巧,你坐汽車時,旁邊的座位剛好沒人。”
心裏想著,可能豔姐太漂亮了,
別人不好意思坐在她旁邊。

“哪有那麼巧!旁邊那個座位是我用包佔住的。
我可不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坐在我旁邊。“
豔姐拍拍她那個隨身的精緻女包。

噢,原來豔姐用包佔住座位,
觀察上車的乘客,看見順眼的不亂七八糟的人,
就拿起包,空出座位。

哎呀,
我上車時色迷迷盯著豔姐的樣子不是完全落在她的眼裏?
感覺臉上熱熱的。

哎呀,一個座位,一個眼神,
加一個抬起身體的小動作,
小雲這條小魚就上鉤了。這要是在聊齋裏,
小雲恐怕是連骨頭渣都剩不下來。
感覺後背涼涼的。

估計是看到我臉上陰晴不定,豔姐馬上換了個說法,
“姐會看人,看得出小雲你是樂於助人的那種人
。就算沒那個座位,沒坐在一起,
下車時我找你幫忙拿行李,
你也會幫忙的,是不?“

我心裏想想,是啊,
就算是一個不相幹的七八十的老婆婆找我幫這個忙,
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幫啊,就說,“那倒是。“

“是吧,姐沒看錯人吧。“
我一下子從大色狼變成了活雷鋒,
心情大為舒暢,臉也不熱了,背也不涼了。

後面的聊天就輕鬆愉快了,
讓我深刻地體會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跟美女在一起,時間就是過得快。
(其實豔姐講的一些事情和她的看法,讓我頗有感觸。
不過與這篇小文的主題不相符,就不記在這裏了)

不覺中,列車已經進入城區,到站了。

我拉著行李箱,舉著座票,
豔姐舉著臥鋪票,順利地隨著人潮走過出站口。
我把票還給豔姐。
(需要報銷啊)。

豔姐他們廠在北京有個聯絡點,我還去過那附近。
不過豔姐堅決不讓我送她過去。
那邊確實很方便,並且北京市民大多挺熱情的,
願意幫人忙,更別提是美女了。

我送豔姐上了公汽。
隔著車窗互相揮了揮手。公汽開走了。

坐火車時,
豔姐在紙上寫了她的聯係方法給我。
說萬一有機會去東北她的城市的話,
可以聯係她。

不過從那時到現在,我都沒有去過東北。
寫著聯係方法的那張紙,收著收著,
也不知道收到哪裏去了。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