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10章(2)

    房里並不簡陋,算得上是干淨寬敞,可以想見當初誠王妃待她確實不薄。

    房里用一架做工普通的黃梨木插屏區隔出里外,外間里擺了張月牙桌,桌上只擱了兩碗面,以及一盤芥辣瓜兒,還有一盤醬羊肉與一盤夾包饃。

    大梁的民間禮俗是這樣,每逢祭祀死者,便會做上一盤夾包饃,祭拜過後分食給親友,以保平安。

    繆容青瞥了一眼那盤夾包賴,只道︰「耿歡能遇上你,怕是他前世修得的福分,當年耿璿死時,後事辦得草率,無人聞問,更遑論是祭品。」

    冉碧心笑笑不語,拿起一個夾包饃,撕開,夾了塊醬羊肉進去,然後遞給了他,他未曾猶豫,抬手接過,放近嘴邊便開始咬食。

    「這盤夾包饃不僅僅是為了耿歡而做,還是為了死後無人聞問的七皇子與莫瑤然。」冉碧心淡然解釋。

    三兩下解決了手里的夾包饃,繆容青看了看那碗熱氣氤氳的撥魚兒面。

    「那碗面總該是為我而煮的?」他問道。

    「嗯。」冉碧心遞過了木箸。

    他也不棄嫌,接過了木箸,在方杌上落坐而食。

    望著他文雅好看的吃相,冉碧心胸中一熱,忍不住在腦中回憶這段時日發生的種種,霎時,淚水淤眶。

    她閉了閉灼熱的眼,忍住那腔淚,隨後亦跟著落坐,舉起木箸,吃起自己那一碗面。

    前世的莫瑤然曾揣想過,出宮之後,嫁作人妻,為心愛之人洗手做羹湯,隱于坊間,與尋常百姓一樣,過著平凡無奇的日子。

    然而,天總不從人願。

    無論是莫瑤然,抑或是冉碧心,面對她們的央求,老天爺總選擇視而不見。

    淚水,滴落在面條上。一滴,兩滴,三滴,止不住的淚,持續下著。

    吃完那碗面,淚已滿面。

    放下木箸,冉碧心抬眼,迎上繆容青深鎖的眉眼,她忍不住探出手,輕輕撫上他瘦削的面頰。

    「謝謝你,替莫瑤然報了仇。」她哽咽失聲,嘴角卻上揚著,淚中有笑。

    大手覆住面上那只縴手,緊緊貼著,修長寬大的掌心平熨著她手背,輕壓在他頰上,怎麼也不肯放。

    「我知道,你心底怨我饒不了誠王府,害了耿歡,所以你不願回宮。」

    「不,不是這樣。」

    在他深沉的凝視下,她搖了搖螓首。

    「我不怨你,你做的一切並沒有錯,前人種下的因,後果往往由後人來受。況且,倘若真要計較,歡兒算是讓繆縈給逼上絕路,並不是你。」

    「你別護著我,若真的恨,那便說出來,會好過一些。」

    他的大手攏握住面上那只縴手,拉至心窩處,緊緊地壓在胸膛上。

    「我有什麼好恨的?你經歷過的,怕是比我還痛,你能為了我,處處護著歡兒,不讓繆縈動他,我已很感激,我有什麼資格恨你?」

    「既是如此,為什麼不願意回宮?」見她淚落如雨,他心口一抽,伸出另一手為她拭去。

    「無論是莫瑤然還是冉碧心,都沒想過要一輩子困在那座皇宮里,我想要的,無非是平淡的日子,我什麼都不懂,只懂得灶房里的活兒。」

    「你比誰都懂,比誰都能忍。」他淡淡反駁。「你只是不願意罷了。」

    真相便是,她願為了耿歡忍下滿腔仇恨,逼自己入宮,可她卻不願為了他留在宮里。

    冉碧心不語,眸光漸漸垂落下來。

    「是我做的還不夠,不值得你為我留下。」他自嘲地說道。

    「……是我不夠好,沒資格待在你身邊。」

    「冉碧心,你是故意說這話來氣我的嗎?」

    她抬起眼,迎上他凝聚怒意的湛湛黑眸,輕柔吐嗓︰「當我知道你便是耿璿,是當年被無數宮人視為天人一般的七皇子,除了震驚,還有開心,想不到此生有幸識得仰慕的七皇子。」

    望著她眼中閃爍的星芒,他胸中一動,再也不能忍,探出另一手將她摟近。

    他低下頭,抵住她飽滿的額,眸光糾纏,呼息交錯。

    她並未抗拒,看著他垂眸,俊顏緩緩湊近,吻上她顫動的唇,而後逐漸加重這一吻。

    吻畢,他退開身,兩人呼息皆亂,她揚眸,望入他璀燦的眼底。

    「能得七皇子疼愛,我冉碧心算是得償所願了。」

    「我要以後位聘你為妻,從今往後,後宮只有你一個,再無其余女子。」

    「皇後母儀天下,豈是我這樣一個小小尚食出身的女子能夠勝任。」

    說到底,她仍是想離開……繆容青心中沉痛,如遭刀刨。

    她輕輕推開他,卻主動握住他寬厚的大掌,道︰「我沒能守住對誠王妃的承諾,沒能保住耿歡的命,我自覺有愧,只求遠離這些紛擾,找個地方躲起來,平平淡淡,了此殘生。」

    可她明白,他是人中龍鳳,是注定要坐上帝位的天之驕子,他不可能為她放下一切,她亦沒有資格要求他放棄。

    若非上天弄人,他們根本不可能重活一次,用眼下這副身分相識,進而相愛。

    如今,一切恩怨情仇已解,大局落定,彼此也該踏上各自該走的路。

    「音不在于你,何愧之有?」他不贊同的駁斥。

    「尚若當時我能及早發現歡兒的異狀,倘若那晚我沒留下你……也許今日的一切都會不同。」她笑了,笑里卻滿是自責的他目光一沉,將她抱緊在懷,貼在她發鬢耳側,嘶啞低語︰「你不欠他們,不欠任何人,你只是把耿歡當作那個死去的孩兒,方會將他看作自己的責任。」

    她沒有反駁,垂淚默認。

    他又道︰「你誰也不欠,那又何苦用愧疚自縛?冉碧心,你只是想逃罷了,逃開這座皇宮,逃開我。」

    是,他說的不錯,她確實想逃,逃開這一切,不願面對。

    「可你有沒有想過,我一個人被你留在那兒,面對那座冰冷的吃人宮殿,你怎忍心?」

    嘶啞的聲嗓,訴盡孤獨的沉痛,听在她耳底,宛若一把火燒著她。

    「……對不住。」良久,她哽咽失聲。

    「尚若你真對不住我,那便留下來。」

    「你比誰都懂我,應當明白我的心思。」她一旦下定決心,便不可能再更改。

    繆容青閉緊了雙眼,俊顏布滿掙扎的痛,他一寸一寸收緊了雙臂,將懷中那具縴瘦的人兒抱緊,仿佛不這麼做,下一刻她便會煙消雲散。

    冉碧心伸出手,按在他胸口,一寸一寸將他推離自己。

    「出了這扇門,你便是大梁皇帝,而我,不過是一個平凡百姓,往後,我們便相忘于江湖。」

    繆容青瞳眸猛地一縮,瘦削面容抽緊,一把將她拉過來,怎麼也不願放開她。

    她不抵抗,就這麼柔柔靜靜的望著他。

    她一直是這樣的,看似柔弱,實則剛強,沒有什麼能撼動她的決心。

    繆容青苦笑,低啞問道︰「即便我哀求你,你還是不願意嗎?」

    她眼中有著憐惜,有著心疼,淺笑微微,道︰「我心已倦。」

    聞言,握在她腕上的大手,緩緩松脫,終至完全放開。

    繆容青別開眼,高大身軀霍地站起,大跨步往外走。

    冉碧心獨留在房里,望著敞開的房門,漸遠的頎長背影,淚花在眼中朵朵綻放。

    她要的不是能爬多高,僅僅只是一份平淡,前世的莫瑤然求不得這份平淡,今世的冉碧心總可以要得起吧?

    只是,前世的莫瑤然,除了那個親生骨肉,不曾愛過任何人,今世的冉碧心卻偏偏將一顆心給了那人。

    曾以為是十惡不赦的奸臣,原來竟是注定名留青史的一代明君。

    她要的平淡,與她愛的人,為何這麼難以兩全?

    入夜,承德宮里,燈火大亮。

    繆容青一身蟒龍繡金線玄黑色長袍,獨自一人坐在西殿暖合的臨窗軟炕上,低俯著俊顏,批改著炕桌上的奏折。

    「陛下。」安榮立于暖合門口,躬身合袖。

    蒼勁的筆跡一頓,繆容青抬眼望去,燭火透映之下,那張俊麗的面龐竟有些蒼白。

    「夫人已經起程。」安榮不敢覷視他的面色,始終低著臉。

    「嗯。」良久,暖閻炕上只傳來這麼一聲淡然回應。

    安榮這才敢稍稍掀動眼角,覷向暖合里。

    只見烏木嵌螺碧玉炕桌上,羊毫筆已擱下,尚未批改完的奏折仍攤著。

    斑大身影下了軟炕,面向著大敞的鏤花窗,背身而立,看不清此刻的面容。

    「春蘭與鈴蘭可有跟著?」低沉的聲嗓緩緩飄來。

    「稟陛下,春蘭與鈴蘭已回宮。」

    繆容青一震,猛然轉過身,俊顏大怒,沉聲斥道︰「朕不是下令讓她們隨行?」

    「陛下,夫人的性子……」安榮面有難色。

    繆容青下顎抽緊,終是忍下了怒意,又問︰「可有留話?」

    「回陛下,夫人沒留話,只留了本食譜,讓小的轉交給御廚,里頭全是夫人親筆所記。」

    安榮邊說邊小碎步入內,將那本食譜呈交上去。

    繆容青接過食譜,翻開第一頁便見熟悉的娟秀字跡,詳實描述著撥魚兒面的煮法,甚至連揉面制作面條的工序,全都巨細靡遺的寫下。

    心口重重一窒,繆容青猛然合上食譜,命令道︰「備馬。」

    安榮驚詫,「這麼晚了,陛下您……」

    繆容青將食譜往炕桌上一擱,直往門口走去,語氣急驟地問︰「她從哪個方向去?」

    「主南走。」安榮亦步亦趨跟出了暖合。

    身穿殿前司官服的段霖,腰間佩著長劍,守在西殿門口,一見繆容青神色匆匆,行步急沓,隨即上前請示。

    「陛下。」

    「段霖,備馬,隨朕出宮。」

    「是。」

    沒有任何異議,段霖即刻轉身前去備馬,不多時,兩匹駿馬被帶至承德宮門口,繆容青系上宮人交來的緞金色如意繡龍紋披風,躍身上馬。

    「陛下,這麼晚了,還是讓禁衛軍跟著吧!」安榮勸道。

    繆容青沒搭理,甩動馬鞭,領著段霖揚長而去。

    明知道她不可能回心轉意,明知道此刻追去不過是徒勞,可他依然想去!哪怕是送送她也好,哪怕是看上最後一眼也好……

    他曾遭心愛之人背叛,早已不信世上有真情,可遇見了聰慧重義的她,對人性失望透頂的他,又重新拾回了對人心的信任。

    她無私無欲地護著耿歡,不求名利,不求權勢富貴,只為幾句口頭承諾,便逼自己回到充滿夢魘的皇宮里,忍住對繆縈的恨,只為護耿歡周全,這樣的女子,放眼世間,何處尋起?

    唯有她,懂得他背負的仇恨,懂得他的前世今生,失去她,他獨自一人睡在冰冷的宮闕里,坐擁江山,又有何意義?

    驀地,前方撒腿奔跑的馬兒緩下,段霖微詫,跟著緩住身下的馬兒。

    「段霖,你回去。」

    「陛下?」

    「我去找她。」他不再以朕自稱。

    段霖跟了繆容青近十年,幾乎形影不離,豈會不知他心思,當下大震。

    「里下!」

    「我會勸她隨我一起回宮。」

    「夫人心意已決……」

    「她若不回,我便不回。」他凜目望向皇城門口的南方。

    「陛下!」段霖不敢置信,好不容易到手的皇權,主子竟為了一個女子放手。

    「你回去吧。」

    這聲命令朗朗落下,繆容青再次甩動馬鞭,消失在皇城南門之外。

    星子稀落,一彎鉤月懸于夜空。

    往南方的官道上,只見一道高大人影端坐于馬背上,漏夜趕路的奔馳。

    行過距離皇京最近的驛站時,他看見驛站上空,有樣物事隨夜風在飄動。

    他勒停了急馳的馬兒,仰著俊顏,就著遠處驛站的燈火,頂上幽微的月光,逐漸看清了那樣物事——

    是紙鳶。

    那只他親手繪制的鳳凰紙鳶。

    胸中滾燙,他喉頭一窒,雙眼發灼,悄然泛紅。

    他翻身下馬,牽著馬兒直直往前走,循著紙鳶放飛的所在方向而去。

    而後,亮著燈火的驛站門口,停著一輛馬車,不見車夫,只見一道身披錦白色繡紫蘭花披風的縴細人影,佇立于驛站之外。

    她仰著嬌容,眼圈淤紅,雙手緊握紙鳶的系繩,操縱著那只紙鳳凰的自由。

    馬蹄聲在人煙稀少的夜半官道上,尤其清晰,冉碧心听見了,她循聲望去,僅僅一眼便楞住。

    牽著馬兒的高大身影,立在幾步之外,夜風乍起,吹動一襲玄黑披風如浪。

    迎風飄飛的鳳凰,翩然飄落,落在不遠處的地上,落地無聲。

    系繩另一端的人兒,淚已潸然,卻揚起了笑靨。

    繆容青放開韁繩與馬鞭,走上前,一把托住她的後腦,湊近吻住。

    「……我不忍心放你一個人在那兒。」

    「我知道。」

    他想拋下一切,追隨她而去,而她亦舍不得扔他獨自一人,決心留下。

    兩人縱然離得那樣遠,心思卻靠得這麼近。

    上天捉弄過他們一回,然而這一次,他們總算得獲補償,遇見了彼此。

    這一次,無論去或留,無論是帝與後,抑或是平凡百姓,他們終將牽著彼此的手,齊心白首。

TOP

番外篇

    大梁新皇即位後的第二個月,朝中上下已歷經一番革新,除去一些前朝舊臣遭到彈劾之外,余下並未有太多動蕩。

    朝中里外,一切井然有序,仿佛兩個多月前的那場駭人宮變,不過是一場夢。

    新皇即位的第三個月,禮部發出了繆容青親筆寫下的聖旨,昭告世人,新皇即將迎娶一位莫氏女子,並以皇後儀仗迎娶之。

    消息一出,舉世嘩然。

    無人知曉這位憑空冒出的莫氏女子,出自何門何戶,又是什麼樣的背景來歷,只知新皇對這位莫氏女子甚是嬌寵,早在大婚之前,便已迎進後宮。

    迸怪的是,這位大梁未來的新皇後,並未在昭華宮住下,反而住進了儀元宮。

    由于前朝後妃全已逐一發落,或入道觀修行,或入佛寺修行,宮中奴僕除去皇帝身邊的心腹,亦已替換過一批,因此關于先前住在儀元宮的賢妃去了何處,宮人們一概不知,甚至也不在乎。

    眾人只當是新皇後看中了儀元宮的清幽,方會選擇在此住下,而皇帝對她疼愛有加,自然隨她心意。

    皇帝大婚當日,宮里舉辦國宴,宴請朝中群臣,宮外更設置了幾處官所,給大梁子民發送出自御膳房的糕餅,與民同歡。

    當夜,大梁皇城燈火通明,皇宮里更放起了數只鳳凰紙鳶,每一只都繪上了彩釉,飄動著火紅雙翼,迎著夜風在空中飛揚,場面甚是壯觀。

    莫瑤然穿著簇新的大紅後袍,正紅色的宮緞,金蔥瓖邊,胸前打著如意結飾,拖曳一地的裙擺,上頭以金銀雙線繡了鳳還巢的圖騰。

    緞金掐絲的鳳冠,綴縫著無數的珍珠與瑪瑙,象征著尊貴無上。

    承德宮的寢殿里,當繆容青將這頂鳳冠從她發間摘下時,她在燭火的照映下,仰起了妊紅的嬌顏,展露嫵媚笑容。

    繆容青一襲金黃色繡龍鳳圖紋婚袍,眉眼俊麗,神情沉定,只嘴邊泛著微微的笑紋,目光直勾勾地凝瞅著她。

    「從今往後,你便是大梁皇後,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唯有兩人獨處時,繆容青方會以「我」自稱。

    「兜兜轉轉一圈,我竟然又當回了莫瑤然。」她嘆道。

    繆容青拉過她的手,輕壓在胸口,目光泛著柔情萬千,好似她是世上最珍貴的寶貝。

    「不管你是莫瑤然,還是冉碧心,這雙手我握住了,就不會再放開。」

    她眸光漸潮,嘴角卻綻開了一抹嬌媚的笑。

    他俯下身,輕吻她的眉心,而後,吻上那朵迷人的笑花。

    兩人唇齒相纏,訴不清的綿細情意,在一次又一次的舌尖遞染里,傳至心底。

    大手繞至她發後,卸下了一根根金釵,片刻之後,細如緞子的黑發,流泄而下,披散在正紅色鳳袍上。

    紅與黑,對比的極致,意外透出一股誘人的妖嬈。

    繆容青的眸光漸沉,伸手撫過那一頭長發,指尖在發絲間穿梭。

    她揚眸,眸光水灩,頰上已生暈,仿若一朵桃花,在他面前綻放。

    大手隨著發絲的垂落而放下,來到她胸前的如意結飾,緩緩解開正紅色鳳袍卸落在榻沿,縴手輕壓其上,將上好的綢緞壓出折痕。

    他捧起那張瑰紅的嬌顏,火熱的吻,落在其上,大手順著細白的頸部,一路撫按而下,隔著粉色繡並蒂蓮抹胸,揉弄起底下的雪軟。

    她的氣息漸喘,頰上暈紅更盛,而他並未就此罷手,越發孟浪起來。

    扯下了抹胸,雪白的胴體無所遁藏,他的呼吸凌亂,目光如炬,將眼前美景寸寸盡收眼底。

    大手隨意一扯,羅帳散放而下,遮去了榻里春光。

    錦榻里,她玉/體橫陳,一身白嫩似雪的肌膚,在底下大紅鳳袍的襯映下,更加誘人血脈僨張。

    她目光迷蒙,巧笑倩兮,臉上雖有著嬌赧,可態度仍舊自然大方,不見扭捏。

    他喉頭一窒,胸中如火一般的滾燙,想及往後在這座冰冷的宮闕之中,他不再獨身一人,將有她的陪伴與扶持,心底對她的憐愛便越發熾烈。

    大手撫過她的眉眼,滑過頸肩,而後握住一方溫軟,就好似握住胸下的那顆芳心。

    她輕喘,同樣伸手撫上他的頰,細細端詳那張俊秀的面龐。

    他抓過她的手,放至唇邊一吻,隨後含住了細嫩的指尖。

    她忍不住低呼一聲,對上他濃烈的眸光,兩頰越發紅艷了。

    直至她露出羞怯的抗議聲響,他方放開嘴里的縴指,俯身封住她的唇,探舌而入,糾纏起軟膩小舌。

    兩舌相纏,誰也不讓誰,好似追逐一般,在彼此的嘴里進進退退。

    賓燙的高大身軀欺上了她,將暴露在空氣中,微微發冷的嬌軀煨熱。

    「嗯!」

    當他的嘴含住了雪峰頂端的嫩蕊,她忍不住柔柔地喊出了聲。

    雖然聲響極輕,極細,可听在他耳底,卻是那樣悅耳,催化了體內的欲念。

    他的舌挑弄著她,吸吮著她,溫熱了她。

    ……

    新婚之夜,承德宮的寢殿里,一切才正要開始……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