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散養和圈養



老家以前喂養家禽、家畜,自由散漫,生長期特長,
自然肉味鮮美,餘味悠長,足以印証“一切速生的都是耍流氓”的哲理。  

拿養雞來說,清明前后,老母雞孵出來的小雞仔,得到老歷八月十五前后,
才能長到斤把,一般還得是毛色鮮亮的小公雞;
小母雞長得更慢,因為它們有生蛋的任務,必須慢長,才能適應。
此時,殺了小公雞炒辣子雞,做面煎雞、地鍋雞貼死面餅,
皆為妙不可言的。四十天就出欄的肉雞,就是彭鏗在世,
也做不出家養小公雞的滋味。

一些國人拖家帶口,對“肯特基”、“熱狗”趨之若鹜,
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或者無暇顧及家養的小笨雞的滋味。 
 
家養雞,農戶基本是不喂養的。但不是絕對的,大雨如注、大雪封門,
連更加自由飛翔、覓食的鳥雀都縮在屋檐下,冒著滅頂之災,
搶食農戶撒在地上,喂養家禽的糧食,那麼此時農戶不撒糧食喂雞,
想吃雞肉、雞蛋,那是痴心妄想。

老百姓是深諳生活哲理的智者,只是不會像哲學家那樣,分門別類、
條分縷析的歸納、總結。春夏秋三季,都是家雞覓食的季節。

天光一明,或者把堵上的雞窩門打開,所有的雞,都沖出庭院,向野外飛跑。
早起的鳥兒有虫吃,笨雞們也明白這個道理。
此時笨雞們是自由的,隨心所欲。但農家的保護傘始終沒有離開它們一刻,
假如農家傍晚數雞的數量,發現雞少了,就會尋根究底。
假如在野外發現大堆散亂的雞毛,那失蹤的雞,大部分為貪嘴的狗偷吃了。

次日農戶的壯勞力就會在此地蹲守,等那隻貪得無厭的狗一出現,
就會奮力出擊。
即便狗是人類最親密的朋友,這隻貪嘴的狗也必須死於非命,
它觸犯了不可饒恕的天條,
有點“殺人償命”的味道。

打死這條不知天高地厚的貪嘴狗,農戶會給狗的主人送回家,說明原因。
村子不大,農戶之間基本沒有秘密,誰家的惡狗,幾乎一眼就能認出來。
而且要一群人圍毆,才能打死偷嘴狗,大家都是証人。

死狗的主人只是臉色不好看,還得強顏歡笑、惡狠狠的說:
“偷嘴狗,打死活該,我要早知道,不讓老少爺們動手的!”  

黃鼠狼偷雞,農家也有辦法制止。如果雞在樹上上宿,
農戶絕對不允許雞選擇院子外的樹的,不論雞多倔強,
必須到院子裡的樹上來,否則可能遭遇滅頂之災——雞在院子外,
等於不是農家自己的,還不如自己及早拿下,吃雞肉、喝雞湯。
即使在院子裡的樹上,必須是孤樹才行。不能與其他樹枝條相連,
不能靠近牆頭、屋檐、柴禾垛。

只要在孤樹的樹幹上逆向綁一圈乾樹枝,也就是在離地面較高的樹幹出,
樹枝頭朝下,成為放射狀,捆綁處扎齊,類似鋸斷樹幹,把樹冠朝下,
再綁在下一段連接地的樹幹上,人就很難再爬到斷口處一樣,
黃鼠狼就上不去雞上宿的樹了。
農民不願意打死黃鼠狼,主要是利用它們吃老鼠的本能,而且手段高明,
間接的保護了人類的利益。對於在雞窩上宿的雞,農戶會壘一個堅實的雞窩,
每天傍晚把雞窩門堵結實,拿大塊石頭擠上,黃鼠狼的綿薄之力,絕對扒不開,
而且還有看家狗站崗。

但農戶忘了堵雞窩門,而且看家狗隨主人外出夜宿,
黃鼠狼趁虛而入,拉走雞,農戶就會以掌擊自己的腦門:
“該死!怨我忘了!”  
散養加規則,才有小公雞和笨雞蛋吃。
圈養速生,較容易操作,但是惡俗,就像耍流氓。 
 
養孩子,教育學生也是這樣,道理是一樣的。  
從小嬌生慣養,接送、陪讀,就差要星星不能滿足——自己無法做到,
其他都是綠燈。這樣的孩子不能遭遇一點挫折,一點打擊,那麼,
遇到一點坎坷,可能就會折戟沉沙!誰之過?慣子如殺子!  
學校也是如此,把學生圈養死死,圈在象牙塔裡,與關在圈裡,
有何差異?結果走向社會,不辨東西南北、人情世故;不知是非、榮恥;
吃虧上當,結局悲慘!誰之過?教書不育人,學校的悲哀!  

孩子、學生,要散養,但絕不是不聞不問,放任自由。
小雞仔放養在野外,如果沒有老母雞看護,主人的外圍設防,
小雞是不能生存的。

我們需要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環境,讓他們盡量自由生長,
他們才能有強健的腰身和意志,才能走向社會而適應。
知識是安身立命重要的砝碼,但絕不是全部。
養成好的生活和學習習慣,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有規避風險的意識和技能,同樣重要。  

無條件、無原則的圈養,比有條件,自由的散養,
不知惡俗、惡劣多少倍。

更為可怕的是,這種狀況如果不及時制止和改變,我們的孩子和學生,
不知有多少會成為“奇葩”!
一朵、兩朵“奇葩”是人見人愛的風景,
“奇葩”遍地開花,那就是人類和自然,深重的災難了!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