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299章用心,用情,用計(二)


夜已經很深了。


小區的燈光落在車玻璃上,淡淡的,灑下一層斑駁的影子。


兩側住戶家的燈,多半已經熄滅,只稀稀留了幾盞,星星點點,讓這個冬夜,旖旎萬分。


謝米樂靠坐在椅子上,衣服裹得嚴嚴實實,表情有幾分嬌羞。


“我回去了,明天見。”


“等等。”鐘霖側身從后座上拿過公文包,從里面抽出一張便簽紙,遞到她手上,“怕你忘記,我都寫好了。”


謝米樂低頭去看,白皙的臉籠罩在燈光里,有點懵,剛做的指甲從便簽上輕輕劃過去,語氣不輕不重。


“這是什么?”


鐘霖說:“明天的流程。”


謝米樂抿了抿唇,挑眉看她,接著燈光看去。


一、八點,到她家接她,一起吃早餐。


二、去商場,買東西,備注購物項目abcdef。


二、中午,他陪她父母吃飯,禮物abcde,他特地加了問號,有征求她意見。


三、午飯后,兩人一起去看電影。


四、晚餐在他家吃,若方便,希望留宿,進一步加深感情。


五、雙方父母的禁忌,喜好。


六、……


很詳細,很細致,很周全。


女孩子照著這個做,都不會出錯。


謝米樂不知該氣,還是該笑。


“你這是例的工作計劃吧?”


“嗯?”鐘霖比她高出很多,西裝筆挺英俊帥氣,氣質也很好,這一凝目低頭靠近,謝米樂心就是一緊,往邊上挪了挪,離他遠些,才能正常說話。


“這個東西,看著像合同。”


“瞎說。哪來這么有感情的合同?”


鐘霖察覺到她往邊上退讓,低低一笑,長臂一伸,將她拉近,順便在她臉頰落了個吻。


“我怕你緊張,”


他眼睛深邃,唇角噙了一抹笑。


“丑媳婦兒見公婆,到時候你不高興,受苦受難的又是我。”


說不緊張是假的。


謝米樂認為,她確實應該感謝鐘霖的安排。


有這么貼心的男朋友,還能說什么呢?


她似笑非笑,“可是我覺得,這好像只是你的一件工作。”


在工作上,鐘霖就是這般仔細的。


謝米樂認識他這么久,見過他方方面面的周全。他對別人還會好一點,對他自己,幾乎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他不允許自己出錯,除了安排好霍仲南的工作和生活,任何時候都會照顧好老板的情緒,這個年齡能成為盛天的權重人物,全靠他自己的嚴謹。


因此,謝米樂不能說他的做法不對,但是當他把同樣嚴謹的態度用到戀愛中來,她又覺得別扭。


偏偏這種別扭還無法說。


總不能說,希望男朋友不看重這件事吧?


鐘霖看出她的想法,攬她到臂彎,溫柔地撩開她垂落的頭發。


“我是不是越界了?”


謝米樂語遲:“不是。你很好。”


鐘霖笑說:“女孩子做這些是很累的,年輕女孩兒,都不耐煩吧?”


“嗯。”謝米樂承認。


他又笑:“未來,我也會為你安排好生活。你不用為我做飯,洗衣,這些我都會。結了婚,你仍然是自由的,不用覺得束縛,想做什么都行,你不想做的事,都可以推給我。你要是不想和父母一起住,我們就搬出去過二人世界。我目前有能力再置辦一套婚房,過兩天有空,我們一起去看房子。”


謝米樂擰起了眉頭。


“那我不是米蟲?什么都不用做了?”


鐘霖笑著撫了撫她的臉,“你想做米蟲也可以,我能養你。”


謝米樂似笑非笑,“靠男人養著的女人,多半沒有好下場呢?”


鐘霖笑著搔她的頭發,“你愿意上班就上班,我不會約束你。你也不用顧及我的情緒,以后,我們仍然像現在一樣,是夫妻也是朋友,有什么心事,坦誠直言。即便有一天你告訴我,你膩了,繼續不下去了,或者你喜歡上了別人,我想,我也會嘗試好好去理解你,和你溝通,為你規劃最好的出路。”


謝米樂盯著他的眼睛。


“這么完美?喜歡上別的男人也行?”


“喜歡行,出軌不行。”鐘霖微微一笑,“在不背叛的情況下,溝通解決夫妻一年之癢,三年之癢,七年之癢。我們一起努力,經營好我們的小家。”


“你不會吃醋嗎?”謝米樂揪著這個問題不放。


“當然吃醋。”


鐘霖笑著,目光突然幽遠。


“但我明白,兩個人在一起時間長了,沒了新鮮感,都會向往婚姻外面的世界,不可避免。你是,我也是。所以,我們可以訂立一個協議。”


“協議?”謝米樂覺得新鮮,笑著挑高眉梢。


“嗯。”鐘霖溫柔的笑,“有異心,彼此開誠布公的談,可以獲得尊重。但誰也不能背叛。”


謝米樂覺得他說“背叛”兩個字的時候,咬字特別地重,就好像他曾經被人背叛過一樣。


不論從哪個方面來講,鐘霖都是不錯的男朋友,他說的這些問題,對熱戀中的男女而言,會有些殘忍,甚至因為言談過于冷靜,會讓人不喜。但是,謝米樂仔細思考,又覺得他想得十分全面,沒什么不好。


無論跟誰結婚,也許都逃不過這既定的規律。


鐘霖能把丑話說前頭,這不正和她說的“不死先立遺囑”一個道理么?


免了未來的糾紛。


“挺好。”


短暫的沉默后,謝米樂輕輕笑道,低頭去解安全帶,“那我先走了。”


“我送你。”鐘霖俯身幫她,清新的沐浴露香味,還有從他呼吸間散發的淡淡薄荷香,讓謝米樂腦子有點迷,氤氳的空氣,似乎都被點燃了。


她想到了盛天辦公桌下那個昏暗的空間。


他們荒唐的,瘋狂的親熱。


她沒有動,人在走神,掌心有細密的汗。


“怎么了?”鐘霖的聲音醇厚溫暖,笑容恰到好處,“不舍得走?”


他低頭,吻了吻謝米樂,嗓子喑啞,“要不,不回去了?”


謝米樂呼吸有點緊,胸口隨著他的聲音而起伏,心弦顫動,“我家有門禁。我走了。”


推開門,她飛快地下車,冷風一吹,終于清醒過來。


剛才那一瞬,她差點就同意了……


鐘霖走過來攬住她的肩膀,將她裹入懷里,想了想,又把衣服脫下來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連人帶衣服一起摟住,“我送你進去。”


“不用。你看著我進小區就行了。”謝米樂不敢看他的眼睛,“我們小區很安全。”


鐘霖笑了笑:“好,明天我來接你。”


“嗯。”謝米樂把衣服塞還給他,低著頭,走得很快,呼吸也不知不覺快了許多。


直到她站在小區里的路燈下回頭,看鐘霖還在原地,挺拔高俊的樣子。


于休休發現霍先生今天特別不對勁兒。


從串串店接到她,就沒給她一個好臉色,可是也不生氣,一聲不吭地把她送回家,然后又厚著臉皮跟她進了家門,在苗芮虎視眈眈的注視下,坦然自若地要求留宿。


“家里沒人。我回去,沒人管。”


沒人管?那大爺你是怎么活到現在這歲數的?


于休休拉著他胳膊,想往外攆,“你不是還有鐘霖哥嗎?快回去吧,不早了。”


“鐘霖回家了。”霍仲南板著臉,即使是求人借宿,也是一臉的酷勁兒,那張俊朗的臉,繃得像一張撲克牌。


苗芮看不下去了,“休休你干什么?哪有攆人的?家里又不是沒有客房。”


轉頭,她看到霍仲南又笑開了。


“阿南,我們家比較樸素,你不要嫌棄。”


霍仲南微微一笑,很有禮貌,“謝謝阿姨,打擾了。”


長得帥就是這么有臉面,說什么就是什么?于休休看老媽已經投降,心里哀叫一聲,認命地在他身邊坐下來,小聲嘀咕。


“霍仲南,你這是要搞死我?”


“不。”霍仲南坐得端正,像一座會喘氣的冰山,“我會留你小命。”


“你……”于休休氣鼓鼓地看著他。


他抬手蹭蹭她的腦袋,為她順毛,“乖,我是為了你的安全。”


“安全?我在家哪就不安全了?”


“恐嚇快遞,不是在家收的?”


這事他都知道了?


于休休氣急地看著他,“你在我身邊埋伏了間諜?”


霍仲南冷著臉,“不用間諜。我被你家繆警官調查了。”


于休休:“……”


你家?好酸的味。


不是不想他留下來,而是于休休最近看到他就慫,生怕自己會像謝米樂一樣,一個想不開就心軟答應他,把自己送入尚未準備好的婚姻墳墓。


“休休。”苗芮看他倆湊一塊“親熱”的說悄悄話,有點不安,“時間不早了。你趕緊上去休息。我帶阿南去客房。”


于休休哦一聲,瞥了霍仲南一眼,丟下正在啃的蘋果,上了樓。


躺在床上,于休休輾轉反側。


半夜里,于大壯回來,不知道和苗芮在說什么,你一句,我一句,兩個人聲音越說越大,就像在爭吵。


她躺不下去了,準備下去看一眼。


剛走到隔壁客房的門口,一股冷風掃過來。


門開了,眼前人影一閃。


高大的男人覆蓋住她,小腰一掐,將她擄了進去。


于休休收不住腳步,撲進他精壯結實的懷里,嘶聲抬頭,瞪他。


霍仲南眼簾微垂,像抱小孩兒一樣束著她的腰,勒在懷里往上一抬,托著她的臀,看著她水汪汪的眼睛。


“怎么?睡不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