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鬼書生

張書生要進城趕考,想考取舉人,即使無官做,也可以做幕僚。
但是,張書生家中貧窮,拿不出一路進城的必要開支費用。
他家不到家徒四壁的赤貧狀況,是只管得了三餐溫飽,
但再無閑錢置辦家居用品。進城趕考是必須要路費的。
張書生先賣掉了一些值得一點錢的家當,路費仍缺了很多。
湊不夠路費,就無法抵達省城參加科舉考試。張書生想到了借,
去找同村居住著的人借。村子裏的常住居民都與他沾親帶故,
其中一些,家境還是富裕的。其中最富裕的就是他的表叔。


張書生登門,說明了來意,向表叔開口借錢,借銀子三十兩。
表叔拿的出這一筆錢,隻要張書生肯寫下借據。
張書生就白紙黑字寫好了借據,簽字畫了押。
從表叔那借到了路費,張書生動身上路了。
他的妻子楊氏已經為他收拾好了行裝。
一方粗布包裹著換洗的衣服,和一雙換腳的布鞋,
紮緊了布包口,捧給了張書生。送他到了村口,
依依不舍,又送出去了一程,送到了村外路邊的老槐樹下。
楊氏止步,淚眼朦朧,目送著丈夫走遠了的背影,
消失在了地平線下,才一路抹著眼淚返回了村子。


張書生如期的趕進省城,參加了科舉考試。
但他不曾料想過,千里之外的家中,
會遭逢了突變。在家等待丈夫趕考歸來的楊氏,被人盯上了。


退休後攜帶家眷搬回村子居住的京官,
其子江華看中了楊氏。在京城居住時,
他經常光顧煙花柳巷,見慣了濃妝豔抹的青樓女子。
見到村子裏有一個素面朝天的年輕女子,
美貌不輸給他見過的那些青樓女子們,
產生了興趣。派手下人打聽,是個已經嫁了人的小媳婦。


江華不甘心就這麼放棄近在眼前的美味,
花錢雇傭了媒婆,一張巧嘴去勸說楊氏。
離開沒錢的張書生,改嫁給有錢的江華做妾,
享受富貴。楊氏一口回絕,拒收了江華托媒婆帶給她的金首飾。
並讓媒婆帶話給江華,她忠貞丈夫,不會離棄張書生。
就算張書生亡故了,她也不會再嫁,用忠貞換得一座牌坊豎起。


江華見來軟的不行,就改用硬的。
從張書生的表叔那裏買來了三十兩銀子的借據,拿著借據上門收債。
楊氏當然是拿不出三十兩銀子的,江華就提出,
做他的情婦,陪睡,肉償了三十兩銀子的債。
楊氏氣的渾身發抖,手指著江華開罵。
江華大怒。他被家人們寵慣了,
被下人們侍奉慣了,
被青樓女子們獻媚求歡慣了。
至今是第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還是個柔弱女子。
令手下人抓住了楊氏,按在了地上,強行的對她霸王硬上弓。
爽夠了,才放開了楊氏,揚長而去。
留下受了汙辱的楊氏,柔弱無助,哭了很久。


淚流幹了,不哭了,楊氏寫下了遺書,
控訴江華的施暴。被汙辱過的身體,已經不幹淨了,
她無顏麵對將來歸家的丈夫。整理了淩亂的衣衫,
披散開長發,用剪子剪下一縷,夾在遺書中。
出了家門,走出了夜深人靜的村子。


在村外路邊的那株與張書生分別的老槐樹下,
停住了。腳下墊著一塊石頭,墊高了,
揚手向老槐樹的樹幹上拋了一條麻繩。繞了個圈,打了死結,
套上了脖子,腳下一蹬,墊在腳下的石頭滾動著翻到了旁邊。
氏上吊自盡了。天亮後,下地幹活的村民發現了吊在老槐樹下的楊氏。


親戚們為她操辦了簡單的喪事,停靈七天後,
入殮了一口薄木棺材,下葬了。張書生趕考歸來了,
家門上鎖,屋裏空無一人,楊氏不在,一封遺書留在桌上,
夾著她的一縷頭髮。問了周圍鄰居,
才得知了噩耗。妻子楊氏早在七天前,
已經入土埋葬了。張書生從別人口中得知了楊氏自殺的前因。
寫了一紙狀子,到衙門去告狀。狀告江華玷汙楊氏,
逼的她上吊自殺。衙門接收了狀紙,派出差役去傳江華到堂。


江華心虛,派手下人先他之前趕到衙門,
遞了張條子給坐在堂上的縣令。展開來看,是一張銀票,
數字有千兩。縣令滿意江華的孝敬錢,心裏有了對此案的判決結果。
江華到堂了,案件的審理過程很短,一切過程都不重要,
只是走個程序,結局已經定了。
縣令一拍驚堂木,宣判結案了,
張書生被判向債主江華還債。楊氏已死,她被玷汙的事,
光靠一紙遺書不能夠定江華有罪,還缺少人證,江華無罪。


張書生不服,再寫了一紙狀子。
這次,他連縣令也一起告了。
告縣令貪錢,收了被告江華的錢。
知府是縣令的舅舅。舅舅罩外甥,
看到張書生的狀子後,不受理,還下令,
讓衙役們用鐵鐐子鎖拿了張書生,
將他押著送回了縣衙。直接就關進了牢房,
還動了刑。一頓鞭子狠狠的抽打過後,
張書生被痛暈了過去。
被隨意的丟在牢房中陰冷潮濕的地上,等死了。


江華希望張書生馬上就死掉,絕了後患。
就給了牢房的看守一錠銀子,
在張書生的脖子上,用針紮出一圈出血點,
似蛇口一圈尖牙咬過的痕跡,將提取的蛇毒抹在傷口上。
蛇毒在血液中流動,走到了心髒。張書生很快的毒發了,
斷了氣。張書生的屍體由親戚們從縣衙的牢房中領回,
在家中停靈。


頭七的夜裏,守靈堂的人犯困,閉目打著盹,
突然感覺到一陣寒冷。此時已經入夏了,
他竟然被凍醒了。睜眼就看見張書生的靈位供桌上,
放著一顆人頭,淌著血液。是親自動手,
用蛇毒毒殺了張書生的牢房看守。一路血跡,
從張書生的靈堂滴落到了縣衙的大門口。
牢房看守的無頭身體就倒在縣衙的大門口,
斷口的皮肉不齊,是生生的被撕扯掉了頭。


天亮後,抬棺材到墳地的人群,
在楊氏的墳前發現了江華的屍體。是生生的被撕扯掉了四肢,
還有肚皮被撕開了,裏麵的內髒全被掏了出來,
一群老鼠正在啃食。縣衙和知府聯手追查,三個月期限到了,
還沒有追查出來凶手。再不給出個結果,
縣令和知府都要被追究失責。就以張書生頭七夜回魂,
是厲鬼報複,了結了這宗案件。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