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紙盒先生

被父母拋棄的時候,他也才六歲,而他的弟弟,在那一天剛剛出生。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被拋棄,只是那一天,父親給他喝了一杯有點苦的果汁,
等他再睜開眼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被當做小狗一樣裝在了一個密封的袋子裡,
袋子裡昏昏暗暗,也瞧不清楚是什麼時辰,只覺得周身一片惡臭,
怕是被扔進了垃圾堆裡。

他害怕,他掙扎,可怎樣也掙脫不出袋子的束縛,
於是他大哭,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難道是不聽父母的話?
他不知道,他隻有六歲,黑暗孤獨沖擊著他,直到他聽到外面有人在喊。

  “小狗嗎?誰這麼殘忍……”

  他眼前突然一亮。

  “是個小孩呀……哎呀……這身上怎麼了……是燒傷嗎……”

  他慌張地向外望著,淚眼滂沱的不知所措。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啊……你爸爸媽媽呢……”

  天旋地轉,好像眼前的一切似幻似真,他想哭,但耗竭的身體讓他再一次倒下去。

  他被送去了孤兒院,因為他不知道家在哪裡,爸爸叫什麼,媽媽的名字。

  他什麼也不知道。

  他總是被欺負,也許他比較特殊,他有時也能感覺到,
        他的皮膚和別人不一樣,別的孩子總是干干淨淨漂漂亮亮,
        而他的身上卻是一塊一塊的,臉上也臟的像個花貓。

  男生們總是拿小棍子打他,女生們也總是躲著他遠遠的。
       有時候,他甚至能看到大人們望著他的那種眼神,可憐中帶著厭惡。

  世界上仿佛所有人都討厭他,怪不得父母扔下自己……

  他大哭,像是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委屈,淚水如奔流入海的江河一去不回。

  逃!

  他腦子裡只有這一個想法,於是在一次歡慶會上,
        他偷偷地躲在了送餐的車子裡,逃了出去,
        然後又趁著送餐員上廁所的空檔,溜出車外。

  那一年他八歲。

  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仿佛外面的空氣都比裡面要清新許多。
       月亮悄悄地自雲中露出半張俏臉,宛若害羞的姑娘。
       他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走著,出來的匆忙,也沒帶什麼東西,
       更沒有錢,餓了的時候,他就去翻商店的垃圾桶,困了的時候,他就去紙盒裡睡覺。

  他沒有朋友,人人都嫌棄他,哪裡會有人喜歡臟兮兮、臭烘烘、
        面貌醜陋的男孩?沒人敢靠近他,生怕會傳染上什麼疾病,  
        當他想要靠近別的小孩一起玩耍的時候,總會有大人們一邊咒罵著,
         一邊將他轟走。漸漸地他變得孤僻,白天躲在他的紙盒裡不敢出來,
         晚上才出來找吃的。而他唯一的玩伴,便是有時候誤鑽入紙盒的蟑螂。

  從小沒有人給他灌輸蟑螂有多可怕,因此他也不懼怕它們,甚至喜歡上了它們。
        他喜歡用空瓶子收集它們,然后讓它們隨意地在自己身上爬,
        他喜歡這樣酥酥麻麻的感覺,一陣愜意。他用吃剩的食物碎屑養它們,
        而它們則溫柔地對待他,聽他的話。他們相處時間長了,有時候他覺得他能夠支配它們,
        就在不大的昏昏暗暗的紙盒裡,他讓它們圍成一個圓,然後它們就圍成一個圓,
        他讓它們列成排,它們就列成排,他高興極了,忍不住地歡呼起來,就在這時,
        他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清脆的聲音。

  “咦,爺爺,這隻盒子好像會說話耶!”一個小女孩驚訝地叫了一聲,
           像小鳥一般向后躲了躲,她轉過頭,卻發現爺爺並沒有跟過來。

  好奇蓋過了害怕,她小心翼翼地蹲在紙盒前:
      “紙盒先生,剛才是你在說話嗎?”

  他側耳仔細聽著,心裡不知何時涌起陣陣緊張,他從未聽過如此美妙的聲音,
        他想把盒子掀起來,看一看發出這般美妙聲音的人兒,可是他又怕自己的樣子嚇壞了她,
        於是他一動不動地靜靜聽著那可愛人兒的一舉一動。

  “紙盒先生,是你在說話嗎?”小女孩又說了一遍,
           這時她才聽見紙盒傳出瓮聲瓮氣的回應:
        “是……是我在說話呀。”

  “真是你在說話呀。”小女孩高興起來,她歡快地走近紙盒,
           然後又扭捏起來,“紙盒先生,我是個撿垃圾的小女孩兒,
           除了爺爺,就沒有朋友了,你願意陪我說說話嗎?”

  “嗯……好啊。”他僅僅猶豫了片刻,那一刻僅僅像是一朵漣漪消失的時間。

  “紙盒先生,這是不是你的眼睛啊?”小女孩指著紙盒上那兩個黑洞洞的窟窿,
           那窟窿是他為了能夠看清楚外面的情況而特意挖的,此時看起來確實像是眼睛。
        “是呀,是我的眼睛。”他怕小女孩透過小洞看見自己,於是趕忙躲到了紙盒的一角,
        “這樣直勾勾地看著別人的眼睛,是不是很不禮貌呀……”

  “對不起,我只是一時好奇……”小女孩道著歉。

  “沒有啦,和你看玩笑的!”他笑起來。

  “哎呀!”小女孩突然大叫一聲,嚇了他一大跳,難道是被發現了?

  “紙盒先生,我忘了做自我介紹了,真是失禮!”小女孩沖著紙盒深鞠一躬,
        “紙盒先生,爺爺叫我小不點,你也叫我小不點好了。”

  “小不點,很高興認識你。”

  “紙盒先生,也很高興認識你。”小女孩又鞠了一躬,
            這才笑嘻嘻地坐下來,也不管地上有多髒。

  他從來沒有說話如今天這般多,乃至於每一天的快樂,
        都是期盼著小女孩的到來。他們如此的投緣,仿佛有說不完的話,
        他們聊著,笑著,有時候他甚至想掀開紙盒走出去,和她光明正大的做朋友,
        可是他不敢,他怕就這般走出去會嚇壞小女孩,所以他只好默默地躲在盒子裡,
       偷瞄著那身著樸素、卻十分乖巧的小可人兒。

  “若是我沒有這副樣子,我也許就有勇氣走出去吧。”
        他總是這般自言自語,有時那些蟑螂們也許聽到了他這番話,
           紛紛跑過來,趴在他的傷疤上,像是在安慰他一般。

  他又一次自疼痛中醒來,這一次還是因為蟑螂們的啃咬,
        這些時日以來,一到他睡著了,不安分的蟑螂們就會悄悄地爬上他的身體,
        啃咬他的傷疤,他不忍心傷害它們,只是將它們轟走或是輕輕地捏到一邊,
        他在想,也許這是它們表達愛意的方式吧。

        日復一日,他漸漸感受到傷疤裡痒痒地,像是有新肉在生長,
       終於他領會到了它們的苦心,原來它們是在幫他治傷啊!

  他迫不及待地用撿來的半截鏡子照著自己,本來丑陋不堪的皮膚開始綻放新芽,
        膚色也越來越接近原先的皮膚,難道說這就是重生嗎?
     他高興起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將重生的自己毫不保留地展現在她面前,
       然後重新認識,以真正的自我。

  終於他的傷好了,他心中澎湃卻依舊努力遮掩,靜悄悄的等待著小女孩的到來。

  透過盒子上的洞,他迫不及待地向外望著,終於一個熟悉的身影由遠及近翩翩前來。

  他心中正自狂喜,不料一個高大的身影自身後將小女孩掠起!

  那是一個流浪漢,他一面捂住小女孩的嘴,一面將小女孩向僻靜處拖去。

  “他想干什麼!我該怎麼辦?”他害怕,害怕的不知所措,周圍空無一人,
            只有小女孩那噙著淚水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仿佛像兩把利刃,
            直直地插進他的心臟。


  “紙盒先生,救救我!”


        他只和她對視了一霎時,腦海裡便閃現出這句話來,
           他轉頭倚在盒子內側,大聲喘氣。

  “我該怎麼辦?”

  “放開她!”終於他鼓起了勇氣,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向流浪漢,
            驚慌失措中,大漢綽起身邊的玻璃瓶朝他腦袋砸去!

  “紙盒先生!”她掙脫開大叫!

    天空變成了紅色,就像那一天,家裡失火時看到的情景一樣。

  “誰來救救我啊……”他悵然,重重向後倒去。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