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賭徒遇鬼

      老張是個賭徒,徹頭徹尾的賭徒。

  就是因為他年輕是嗜賭成性,父母自殺了。

  也是因為他賭博,工作丟了,老婆跑了。

  他也是因為賭博耽擱了兒子的病情,導致最後一個親人也離世了。

  但是,他依舊愛賭,已經沒有把賭癮戒掉。

  現在的老張孑然一身,沒有任何的牽掛,賭的越來越大。

  天有不測風雲,在一個大賭局中,老張中了別人的圈套,把自己的全部家當都輸了。

  可老張依舊沒有吸取教訓,他把自己的房子賣了,搬到了一個狹窄的出租屋內。

  在他的眼中,住的地方遠遠沒有賭博重要。

  拿到賣房款之後,老張再也沒有參加大的賭局,因為,他知道,這筆錢再輸了的話, 他以後就沒得玩了。

  老張選擇了一家很小的棋牌室,別看這個棋牌室小,賭博的器具可是一應俱全。

  老張已經在這裏玩了快大半年了,棋牌室裏所有的人他都認識,所有的賭博遊戲,他沒有不會玩的。

  在這大半年的時間裏,老張總是贏多輸少,畢竟他大半輩子都在賭上,自認比這些人精通。

  這天夜裏,老張又來到了這個棋牌室。

  一進門,他就感覺甘娟到煙霧繚繞,一股嗆鼻子的煙味鑽進了他的喉嚨裏,讓他忍不住咳嗽了兩聲,這樣的事情他已經習慣了。

  老張最先選擇的是擲骰子,這是老張的長項。
  
        因為這是個小的棋牌室,所以玩這種擲骰子的人很少,算上老張,才兩個人。

  對面那個人他也認識,叫老吳,也是個老手。

  “今天就咱倆,直接猜大小吧!”老吳說道。

  “好,這樣簡單又快捷!”

  老張同意了,將自己的大衣脫了下來,搭在椅子上。

  在他大衣脫了的那一瞬間,老張感覺到了一陣寒風,這股寒風帶來了一種刺骨的陰冷,讓他忍不住打了兩個冷戰。
  
     “老劉,把爐子生的旺一點,屋裏太冷了!”老張對著棋牌室的老板說道。

  玩骰子無非就是賭大小,這次老吳做莊家,老張猜大小。

  “大,大”

  老吳停手後,老張激動的喊道,這次一定是大,在賭場裏玩了這麼多年的老張已經練就了一招聽骰子的本領,很少出錯。

  老吳將骰盅打開,居然是小。

  老張不情願的將一張百元大鈔丟了過去,心理很是疑惑,不可能啊,自己一般是不會出錯的,難道是這骰子有問題?

  連續20多次,老張都猜錯了,身上帶的兩千多全輸光了。

  老張麵紅耳赤,從老吳的手中將骰子拿了過來,放在嘴裏咬開,裏麵什麼都沒有。

  “不行,這次我來坐莊!”老張說道。

  “老張,你還有錢嗎?沒錢的話,我可不給你玩了!”

  老吳笑著說道。

  “哼,輸了的話,我割一根手指給你!”老張說道。

  骰盅在老張的手上上下翻飛著,當老張的手放穩之後,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次是大,他心裏明鏡似得。

  “小!”

  老吳說道。

  “你猜錯了,這是大!”老張說道,猛然將骰盅掀開,裏面居然真是是三個紅點,小!

  “老張,你輸了,切手指吧!”老吳說道。

           切手指?老張愣住了,他隻是隨口一說而已,沒想到自己會輸,怎麼能切手指呢?

  更何況,一次就一百塊錢而已,也不至於真的切掉一根手指啊。

  “老張,願賭服輸,你不切的話,我幫你切!”

  說著,老吳就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老吳,你……你別激動,不就是一百塊錢嗎?我……我這就借錢給你!”

  老張說道。

  “老劉,快借給我一百塊錢,明天我還你兩百,老吳瘋了,要切我的手指!”

  驚慌的老張向著棋牌室的老板求助!

  “好啊!”

  棋牌室的老板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從抽屜了拿出了一掌紅票遞給了老張。

  老張將這張紅票接在手裏,差點沒嚇死,這哪裏是錢啊,這是一掌冥幣。

  “老劉,這是……隻是冥幣啊,不是錢!”

  老張提醒道。

  “哈哈,誰說冥幣不是錢啊,這裏的人都花冥幣的!”

  老劉的臉猛然間變成了青色,眼睛裏嗨流出了兩行血淚。

  “鬼啊!”

  老張驚叫一聲,將手中的冥幣扔掉,就要往棋牌室之外跑。

  可是,現在門被緊鎖著,無論老張怎麼用力,都打不開。

  “老劉,老劉是鬼啊,大家快跑啊!”老張大喊大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張的身上。

  老張現在才發現,這裏的每一個人都和老劉一樣,臉都是青色的,眼睛裏都流出了兩行血淚,鮮紅鮮紅的掛在臉上。

  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老張驚慌的搖了搖頭,手上奮力的拉著門把手。

  就在著這時,他給感覺到自己的左手傳來一股鑽心的疼痛。

  “啊!"

  老張疼的大吼以上,驚恐的盯著自己的左手,左手的小手指沒了,傷口十分的整齊,就像被刀子切下來一樣。

  白森森的骨頭漏了出來,骨頭周圍還往外噴著鮮血。

  “哢嚓,哢嚓”

  老張猛然間一回頭,看見老吳正在咀嚼自己的手指,嚼得哢哢直響,就像吃蘿卜一樣。

  在咀嚼的過程之中,老吳海露出了 一種享受、沉醉的表情。

  吃完這根手指之後,老吳對著老張晃了晃刀子,衣服意猶未盡的樣子。

  “不,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老張說道。

  “好啊,我不殺你,咱倆玩骰子,隻要你贏了,我就不殺你,你猜大還是小啊!”

  老吳咧開嘴,露出了一拍掛著鮮紅血絲的牙齒。

  “我不玩……我再也不玩了?”

  老張驚恐的說道。

  “現在說不玩,完了,趕緊猜,不猜的話,我現在就吃了你!”

  老吳舔了舔舌頭。

  “我猜……我猜大……不,是小!”

  老張說道。

  “沒關係,無論猜大或者是猜小,你都是錯誤的,我手裏根本就沒有骰子!”

  說著老吳的尖刀對著老張揮來。

  老張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血肉背一塊一塊的割掉,被一群人分食,甚至,有一個人正在咀嚼他的腸子,半截腸子上滴滴答答的滴著黃色的穢物。

  漸漸的,老張越來越迷糊,直到意識消失的那一刻,他還看見老吳在啃食這自己的心髒。
海上無亂石,那有好風浪; 人生無曲折,那有好前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