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九章

  砰!嚴君奕撞上牆壁,他伸手抹去嘴邊的血漬,冷冷地看著揍他的人。

  「爸!你做什麼?」孟若喬嚇得尖嚷,趕緊用力拉住父親,不讓他繼續打嚴君奕。

  「做什麼?」孟志德怒吼,指著嚴君奕。「我要揍死這小子!要不是他,蕾蕾怎會被車撞?嚴君奕,你有什麼怨就衝著我來,為什麼要傷害我女兒?她是哪裡對不起你?」

  嚴君奕沒說話,也不想理孟志德,他繞過孟志德,站在急診室前,想到孟宛蕾被撞飛的身影,胸口立即傳來陣陣刺痛。

  當時,他衝上前去,只見她躺在地上,血液自她身上流淌,她的臉色蒼白似雪,他抖著手抱起她,身上沾到的全是她的血……

  他沉痛地閉上眼。怎會這樣?他好後悔,他應該停下來,不該讓她在後面追趕。

  「嚴君奕!你說話!」甩開女兒的手,孟志德粗魯地抓住嚴君奕的衣服。「你知不知道蕾蕾肚子裡有小孩?這一撞,小孩還會在嗎?」

  什麼?!嚴君奕迅速睜開眼,伸手抓住孟志德的衣服。「小孩?什麼小孩?你在說什麼?」

  吼完,嚴君奕迅速看向孟若喬。「喬喬,她肚子裡有小孩?」

  孟若喬輕輕點頭。

  「怎會……」嚴君奕滑下身子,不敢相信地抱著頭,「她怎會有小孩……她怎麼不跟我說……」他沒想過小孩會是別人的,直覺地知道那是他的小孩,可是她從沒跟他說過孩子的事……

  不,她要怎麼說?

  他想到自己對她的態度,他那麼傷她,她怎麼可能說?那麼驕傲的她,怎麼可能跟他說?她只會獨自面對。

  她唯一一次拋下她的驕傲,就是跑出來追他。

  嚴君奕!你站住!我有話要跟你說……他想到她在他身後喊的話,她想要跟他說的……但他卻固執地向前走……

  「你……」孟志德怔怔地看著嚴君奕失神的模樣,還有他的低喃,難道……「蕾蕾肚子裡的小孩是你的?」

  孟志德激動地拉起嚴君奕。「嚴君奕!小孩是不是你的?」

  他一開始以為蕾蕾肚子裡的小孩是范士赫的,可看到范士赫和喬喬在一起,兩人又說蕾蕾肚子裡的小孩跟范士赫沒關係,他問是誰的,卻沒人敢說。

  他也不敢去問大女兒,他雖然疼蕾蕾,可是蕾蕾卻跟他不親,話到嘴邊,他總是不知該怎麼開口。

  最後只好等女兒親自開口跟他講,誰知還沒等到,女兒卻出了車禍。

  他瞪著害女兒出車禍的傢伙,憤怒地追問:「嚴君奕!你該死地回答我,孩子是不是你的?你和蕾蕾是什麼時候有這關係的?你是不是為了報復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針對我就好了,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女兒?」

  「爸!你別這樣!」孟若喬拉開父親,護住嚴君奕。「別怪小舅,這不是他的錯。」

  「那是誰的錯?」孟志德怒吼。

  「孟叔,你冷靜。」范士赫安撫他,「這裡是醫院,不要這樣吵。」

  「冷靜?你要我怎麼冷靜?」孟志德吼著,他怒瞪著嚴君奕,見他一副冷淡的模樣,他更憤怒。「嚴君奕!我知道你因為君儀的事而討厭我,我也知道我對不起君儀,可是蕾蕾是無辜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她?為什麼?」

  為什麼?

  孟志德的怒吼傳進嚴君奕耳中,嚴君奕也問自己為什麼,他想著自己對孟宛蕾的無情。

  他對她不好,總是冷嘲熱諷,他知道她不如外表堅強,驕傲只是她的偽裝,真正的她很脆弱。

  她以為她隱藏得很好,可是她錯了,她不知道她偷瞧他時,她的眼睛透露著什麼。

  而他卻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他裝作不知道,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點破。他承認,他是因為孟志德的關係,明知與她無關,可因為她是孟志德的女兒,所以他對她不好。

  明知她是無辜的,卻總是想傷害她,因為不這麼做,他的心會動搖;可是看到她受傷的眼神,他也跟著不好受。

  他是在傷害她,還是在傷害自己?他已經搞不清楚了……

  「嚴君奕!你給我說!」怒吼的聲音看到急診室的門打開頓停,孟志德急忙上前。「醫生,我女兒……」

  「病人沒事,不過小孩……對不起,我們無法留住。」

  嚴君奕身形一晃。

  「嚴君奕!」孟志德氣得衝上前打他,「你這畜生!我打死你!」

  「夠了!」嚴君奕推開孟志德,冷冷地看著他,薄唇輕扯。「至少你女兒還活著,而我姊卻死了。」

  「你……」孟志德不敢相信地看著嚴君奕,他後退幾步,神色頓時頹靡,「為什麼……你恨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這麼對蕾蕾……」他摀住臉,聲音蒼老而哽咽。

  孟若喬也不敢相信小舅會說出這種話。「小舅……」她咬著唇,眼淚盈眶,偎進范士赫懷裡。

  范士赫抱住她,冷沉的眸淡淡瞄了嚴君奕一眼。

  嚴君奕沒說話,他知道自己說得刻薄了,這不是他的本意,也不是他想說的話。

  只是……他閉上眼,無所謂了……身上乾掉的血漬告訴他,他已經造成傷害了。

  醒來的那一刻,孟宛蕾就知道孩子沒了。身體像失去了什麼,明明她還活著,可是卻覺得自己像空殼,三個多月來感覺到的另一個心跳不見了。她沒說什麼,小臉一樣平靜,不哭不鬧,甚至還能笑。

  「姊,我削蘋果給妳吃好不好?」孟若喬擔心地看著孟宛蕾,見她又發呆了,忍不住在心裡歎氣。

  醒來後,知道小孩沒了,孟宛蕾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她知道了,然後就不再多說什麼。

  她的態度很輕鬆,能跟他們說話,嘴角還能噙著笑,可是她卻常常發呆,有時還會怔怔地看著門口。

  「好,謝謝。」孟宛蕾回過神,對妹妹笑了笑,只是她的眼神卻又飄移到了門口。

  孟若喬咬著唇,還是開口了。「小舅不會來的,他回去小鎮了。」

  那天之後,小舅沒再出現。她氣死了,打給小舅,手機卻關機,打回家也沒人接,後來乾脆打給鎮裡的人。果然,小舅回去了,她叫鎮裡的人拿電話給小舅聽,小舅也不接,她都快氣死了。

  結果小舅對姊這麼壞,姊卻還是在期待他出現,她看到更氣。

  孟宛蕾收回月光,看著妹妹憤怒的神情,不禁笑了。「妳在氣什麼?」

  「當然是氣小舅!」孟若喬用力削著蘋果,「他竟然都沒來看妳一眼,妳難道不氣嗎?」

  「沒什麼好氣的。」孟宛蕾神情平淡,「我也沒有在等他。」她看向窗外,目光幽然。

  她是真的不怪他,出車禍不是他的錯,他也不知道她肚子裡有小孩,小孩沒保住不是他的錯。

  醒來沒看到他,她是失望的,可是卻也鬆了口氣,她不想看到他愧疚的神情,他沒有對不起她,她也不需要被同情。

  一切都是她的選擇,孩子沒了,是她自己不小心,是她的錯……

  她和他就這樣了吧?他不再出現也好,就這樣沒交集了也好!

  看著孟宛蕾空洞的神情,孟若喬暗自歎氣,「喏,蘋果。」

  「謝謝。」孟宛蕾接過蘋果,輕輕咬了一口。「很甜。」她笑,只是眼神卻仍然幽然,不見任何生氣。

  這樣的她,讓人見了就心疼。

  孟若喬再次在心裡歎氣。「沒水了,我去外面倒水。」她起身,拿起水瓶。

  「嗯!」孟宛蕾點頭,看到門關上,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

  這些天她身邊一直都有人陪,連父親都天天來看她,她知道父親想安慰她,只是不知如何開口。

  面對他們的關心,她總微笑以對,除此之外,她不知還能做出什麼表情,其實她不需人陪,她只想一個人安靜。

  看著咬了一口的蘋果,她目光怔然,小手放在小腹上發著呆,指尖卻開始用力,緊緊抓住衣服。

  一抹濕潤滴落,掉在蘋果上。

  她閉上眼,獨自一人時,她終於不用笑,不用告訴關心她的人說她沒事,說她很好。咬著唇,她嗚咽出聲。

  「寶寶……寶寶……」緊抱著平坦的肚子,她面對空蕩蕩的感覺,一顆心疼得無法自已。

  「寶寶對不起……對不起……」是她的錯,她沒有保護好他,是她這個媽咪的錯……

  她獨自痛哭,她只要哭一會兒,一會兒就好……待會,她還要笑,還要面對家人心疼的目光。

  其實她沒事,她很好,真的很好,她只是想獨自一個人,好好地哭一會兒,只要哭一會兒……

  「嗚……對不起……」她哭著,眼淚不住滑落,臉上的哀痛讓人心酸。

  「寶寶對不起……」

  她哭著,不知道有抹身影站在門外,聽著她壓抑的哭聲,他緊握著拳,沉痛地閉上眼。

  Say you love me ……

  她總是在他面前彈這首歌,修長的手指滑過黑白琴鍵,嚴君奕閉上眼,十指在琴鍵上飛舞。她不知道,每當她彈完這首曲子,望著他的眼神總帶著希冀,然後又倔強地別過臉,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而他,也當作沒看到。

  他不是傻子,一開始他還相信她的話,相信她是真的失戀需要慰藉,相信她真的有個暗戀的人。

  可是時日久了,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即使她隱藏得再好,可她往往在她以為他沒注意時,偷偷用愛戀的眼神注視他。

  她的眼神讓他懷疑,暗自觀察起她。

  他發現他親暱地靠近她時,即使她一臉平靜,牙尖嘴利,可是她的耳根會微微泛紅;當他拿公寓鑰匙給她時,他沒錯過她眼裡快速閃過的驚喜。

  而只要他到台北,她絕對每天來找他,待在他身邊,即使他對她冷嘲熱諷,她還是每天都來。

  他也知道整理公寓的人是她,並不是他委託的清潔公司,她以為她瞞得很好,卻不知他都看在眼裡。只是,她不說,他也裝作不知情。明知道她愛他,可是他選擇裝傻,他無法接受,因為她是孟志德的女兒。明知她是無辜的,可是一想到孟志德?想到去世的姊姊,他就無法對她好。

  他總是在傷害她,而他不懂,為何他這麼對她,她卻還是愛他?她的傻讓他心慌意亂,他漸漸地變得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然後,她有了未婚夫,當聽到她訂婚時,一股不該有的憤怒襲上胸口,尤其在報章雜誌上看到她和未婚夫的親密模樣,他氣得幾乎想殺了那該死的男人

  不該有的心情讓他驚愕,他不敢相信自己竟因她起了這麼大的情緒起伏,不該這樣的。

  她有未婚夫也好,這樣,她就不會再愛他了吧?有那麼好的男人陪在她身邊,他該鬆口氣才是。

  可是,每每聽到她提起未婚夫,明知不該,可他就是莫名憤怒,不該有的嫉妒充斥心胸。

  他想推開她,卻又放不開她,自私地拿她的愛傷害她。

  嚴君奕笑了,其實他和孟志德有什麼兩樣?他怪孟志德傷害姊,可是他不也傷了孟宛蕾嗎?至少,姊在孟志德身邊是幸福的,即使孟志德風流,可是他至少讓姊姊是幸福離開的。

  可是他呢?他是怎麼對孟宛蕾的?

  他譏誚她,對她冷漠,對她無情,最後……也讓她失去小孩,他待她根本就不好,她在他身邊總是受傷,可是她卻還是傻。

  明明有那麼好的未婚夫,還是愛著他。

  為何愛他這種人?根本不值得!

  她和姊都是傻瓜,都愛上不值得愛的爛人!

  他為她不值,他不值得她愛,一點都不值得!

  停下彈琴的手,嚴君奕緩緩睜開眼,臉龐的痛苦是那麼明顯,他為她心疼,想著她在病房獨自哭泣的聲音,胸口的疼讓他擰眉。

  她就是這樣,總是獨自一人哭泣。

  嚴君奕起身,卻看到孟若喬站在門口,他淡淡一笑。「回來了。」他還以為她會氣到不回來呢!

  孟若喬抿著唇,原本她是氣得想來罵小舅的,可是聽到小舅的琴聲,不知怎地,她全部的氣都消了。聽著琴聲,她感覺像聽著悲傷的情歌。「怎麼啦?還在跟小舅生氣?」嚴君奕上前,溫柔地揉著孟若喬的頭頂。

  「姊出院了。」看著小舅,孟若喬小聲說道。

  「是嗎?」嚴君奕神色不變,一樣淡然。

  「她和范士赫解除婚約了,流產的事被壓了下來,所以沒人知道。沒了婚約,姊的追求者很多。」

  孟若喬跟在嚴君奕身後不停說著,一邊說,她一邊瞄著他。「而且,姊好像對其中一個印象不錯,最近開始交往了。」

  「嗯,那很好呀!」嚴君奕一樣笑著。

  「小舅!」孟若喬氣得跺腳。

  嚴君奕轉身,大手輕揉她的頭,他知道她想幹嘛,可是他和孟宛蕾不可能了。他只會傷害她,他不值得她愛。

  有更好的男人在她身邊,他威到欣慰,他希望她幸福。

  只要她幸福,那麼他……無所謂。

TOP

第十章

  Say you love me ……

  孟宛蕾輕摸過琴鍵,她總是對他彈這首歌,無法說出口的話,她總寄放在琴中。只是,最後她還是等不到這句話。

  她笑了笑,三個多月沒看到他了,聽喬喬說,他在台北的公寓也賣掉了,他是打算徹底斷掉和她的關係吧?

  公寓賣了,就真的沒有交集了,她和他不會再見面了……

  也好,她也不是沒人追,沒了婚約,一堆富家公子約她吃飯、聽音樂會、看舞台劇,她每天都很忙,有約不完的會。

  最近,她都和固定的對象約會,對方人很好,她看得出來他很喜歡她,條件也不錯,和他約會她很開心。

  她不用再聽冷嘲熱諷的話,不用再跟人唇槍舌戰,不用再愛得那麼委屈,不用怕被發現自己的感情。沒有嚴君奕,她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很開心。多好,沒有他,她還是孟宛蕾,而且是很快樂很快樂的孟宛蕾,他不愛她也無所謂。

  她不在乎,她不奢求他的愛了!

  孟宛蕾閉上眼,收回摸琴的手。

  「蕾蕾。」孟志德站在門口,輕聲開口。

  「爸。」孟宛蕾睜開眼,自然地揚起笑容看向父親。

  「爸吵到妳彈琴了嗎?」孟志德走進琴室,他站在門口看了很久,把女兒的神情全看進眼裡。他知道,女兒還是忘不了。

  「沒有。」她不彈琴了,再也不彈了。

  「最近好像都沒看到妳彈琴了。」孟志德看著她,語氣溫柔。「可以彈琴給爸聽嗎?」

  孟宛蕾微怔,她笑了笑,淡淡別開眼。「爸,我最近不想彈琴。」碰琴,就會想到他,她不想再想他。

  「為什麼?」孟志德問,可原因他卻很清楚。姓嚴的學琴,蕾蕾也學琴;他學擊劍,蕾蕾也懂擊劍……他以前怎麼都沒發現到,蕾蕾學的東西全是嚴君奕那小子懂的?是他太疏忽女兒了嗎?就連現在,想關心她,可女兒的態度卻一樣疏遠,讓他難過。他這個父親真的不及格……

  「沒有,就是沒興趣了。」孟宛蕾隨口敷衍。

  孟志德在心裡輕輕歎氣,也不再追問,轉個話題。「聽說妳最近常和劉家那小子在一起?待會也是要跟他出去嗎?」

  「嗯,他約我一起晚餐。」孟宛蕾輕輕點頭。

  「劉家那小子不錯,妳喜歡他嗎?」

  「不討厭……」孟宛蕾頓了頓,才又開口。「他跟我求婚了。」

  「求婚?」沒想到動作這麼快,孟志德皺眉。「妳答應了嗎?」

  孟宛蕾沒回答,僅是笑了笑。「可能會嫁吧!他人不錯。」

  可是妳喜歡人家嗎?

  孟志德想問,可他知道女兒只會敷衍地回答。不討厭,那不就是不到喜歡的地步?

  看著女兒淺淺的笑,他只能再次在心頭歎氣,「蕾蕾,若不願意嫁人也沒關係,爸也不是養不起妳。」

  「爸……」沒料到父親會這麼說,孟宛蕾一怔。

  「妳不需要勉強自己。」孟志德拍拍她的肩膀。

  父親的溫柔讓她心顫,孟宛蕾垂下眸,不說話。

  「原來你們在琴室呀!」孟若喬突然出現,察覺到琴室裡奇怪的氛圍,她歪著頭問:「你們怎麼了?」

  「沒什麼。」孟志德對小女兒微笑,「妳和蕾蕾聊聊,我有事出門。」揉了揉小女兒的頭,他走出琴室。

  看著父親離開,孟若喬走向姊姊,「妳今天又有約會呀?又是和那個姓劉的出去?」

  「嗯!」孟宛蕾點頭。

  「妳喜歡他?」孟若喬追問。

  看著妹妹,孟宛蕾不禁覺得好笑,怎麼每個人都對她的感情事這麼有興趣?「不討厭。」她一樣是這個回答。

  「啊?」孟若喬皺眉。「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什麼不討厭?這是什麼答案?」

  「那就喜歡吧!」孟宛蕾回得敷衍。

  孟若喬卻大驚小怪,「喜歡?那小舅……」她摀住嘴巴,一雙大眼啾著孟宛蕾。

  聽到他,胸口一震,孟宛蕾垂下眸。「我過不久就會嫁人了吧!」

  「哈?嫁人?」孟若喬尖嚷。「嫁給那個姓劉的?那、那小舅怎麼辦?妳不要小舅了嗎?」

  「我跟他沒關係了,再說,是他不要我,不是我不要他。」那個人從來就沒愛過她。

  「才不是這樣!」厚!她真會被這兩個人急死!

  孟若喬從包包裡拿出錄音筆。「吶,這個給妳。」她將錄音筆放到孟宛蕾手上。

  「這是……」孟宛蕾疑惑地看著手上的錄音筆。

  孟若喬懶得解釋,「反正妳聽就知道了。」她將耳機塞進孟宛蕾耳中,然後按下開關,轉身走人。

  「喬……」孟宛蕾想開口,可一聽到錄音筆跑出的聲音,她立即怔然,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為什麼……她激動地摀住嘴巴,眼淚迅速盈眶。

  聽說孟宛蕾最近跟一個姓劉的男人走得很近,偶爾看到報導,總會看到記者拍到兩人約會的照片。

  看來她過得不錯,那男人的評價也不錯,應該會給她幸福吧?

  這樣也好……

  嚴君奕灌著手裡的啤酒,手上提著剛買的一打啤酒,沉鬱著臉走進院子,就看到家裡的燈亮著。

  他打開家門。「喬喬,妳回來……」他突然張大眼,愕然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妳……」

  「好久不見。」孟宛蕾對他露出淡笑,她笑得優雅,神色自若,只是提著皮包的指尖卻不自覺地用力。

  「妳……」嚴君奕收回驚愕,打量著她。她的氣色好多了,臉色紅潤,身子也不像之前那麼瘦弱。看來她最近過得很好,不像之前那樣……他斂下眸,語氣冷淡。「妳怎會在這裡?怎麼進來的?」

  「喬喬開門讓我進來的,她和士赫去散步了。」孟宛蕾柔聲回答,見他走到廚房,她跟在他身後。

  「妳來做什麼?」他放下手上的啤酒,不懂她怎會來,她應該不想再看到他才對。她不是跟姓劉的男人在交往嗎?

  「我來送喜帖的。」她從包包中拿出紅色的喜帖給他。「我要結婚了。」

  她要結婚了……

  嚴君奕握了握拳,轉身面對她,伸手接過喜帖,俊龐扯出笑容。「恭喜!我會讓喬喬幫我送紅包過去。」

  「你不親自來喝喜酒嗎?」抬起下巴,她盯著他。「我的婚禮,我很希望你來呢!」

  她的眼神清亮,嚴君奕幾乎是狼狽地別開眼。「我恐怕挪不出時間,抱歉。」

  「是嗎?好吧,那不勉強。」孟宛蕾笑了笑。「那沒事了,我走了。」她對他輕輕點頭,轉身走出廚房。嚴君奕差點伸手抓住她。他閉上眼,硬生生壓下想碰她的衝動。

  誰知她又折了回來。「你不送我出去嗎?」她看到他來不及藏住的壓抑,可卻沒說什麼。

  嚴君奕怔了下,抿著唇,走出廚房,跟在她身後。

  她卻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一旁的鋼琴,她看向他。「我本來還想請你幫我在婚宴上彈琴的。」她的語氣很可惜。

  他的心因她的話而刺痛,唇瓣卻勾著笑。「比我彈得好的人多的是,妳可以找到更好的人。」

  「可我覺得沒人彈得比你好。」孟宛蕾走到鋼琴前,掀開琴蓋,轉頭看他。「彌補我一下,可以彈琴給我聽嗎?」

  「妳……」她的態度自然,臉上的笑容也有著以往沒有的輕鬆,面對他,就像面對熟識的朋友一樣。

  嚴君奕微皺著眉,說不出心裡是何感覺,她眼裡的愛戀不見了,面對他是真的很平淡。

  察覺到這個事實,他的心裡有著失落,但他忍住心裡的苦澀,對她笑了。

  這樣也好,至少,她不會再傻傻地愛他了。

  他走上前,坐到椅上,「結婚進行曲,是嗎?」

  十指放上琴鍵,他準備彈奏。

  「不,我要聽那首歌。」她不點明,可她知道他一定會懂。嚴君奕怔然,十指停放在琴鍵上。

  「我只想聽那首。」她站在他身後,語氣堅持。

  他閉了閉眼,好一會兒後,還是照她的希望,指尖按下第一個琴鍵。

  Say you love me (說你愛我)you know that it would be nice(要知道那會是多麼美妙)

  if you'd only say you love me(只要你能說愛我)

  don't treat me like i was ice(不要對我冷若冰霜)

  please love me(請你愛我)i'd be yours and you'll be mine(我們將擁有彼此)

  if you'd only say you love me baby(只要你說你愛我)

  things would really work out fine(一切都會變好的)

  琴聲突然中斷,溫暖的嬌軀從身後抱住他,淚濕的頰緊貼著他。

  「妳……」

  「我愛你!」她突然在他耳畔說道:「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她不停地重複,哭著說愛他。

  嚴君奕閉上眼,早在她說想聽他彈這首歌時,他就知道了,這個傻瓜連他都騙過了。

  「為什麼……」他為她不值,他根本不值得她愛。

  孟宛蕾緊緊抱住他的頸項,她放下驕傲,放下自尊,只想對他說:「我愛你……」當聽到錄音筆錄下的曲子,她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她聽到他彈的琴,感情是那麼濃烈,像在對她訴說著情話,她才知道,他不是對她無動於衷。

  她哭了,再也無法壓抑自己。

  她根本忘不了他,愛了他那麼久,哪能說忘就忘?即使他傷她,讓她難過,可她卻還是愛他。

  「我不值得……」

  她搖頭,不想聽。「我愛你……」她就是愛他呀!什麼值不值得的,她不管,她就是愛他呀!

  她不想再顧什麼驕傲、什麼自尊了,她只想愛他,就算他不要她的愛,她也想愛他。

  「傻瓜,妳這傻瓜……」忍住淚,他心疼她的傻。

  而她什麼都不管,只想緊緊抱住他,「我愛你,很愛很愛。」

  嚴君奕睜開眼,轉身捧住淚濕的小臉,「傻瓜,妳是笨蛋嗎?」他有什麼值得她愛的?他對她根本就不好!

  「傻瓜。」拇指擦去她臉上的淚,他臉上儘是心疼。他的溫柔讓她忍不住流淚,眼淚一直掉個不停。「怎麼一直哭呢?」

  她捧住他的臉,紅著眼,認真地看著他。「我愛你,就算你不愛我也沒關係,我……」

  他突然吻住她,深深切切地。

  「傻瓜!」他罵她,罵她的傻,可唇卻吻得執著,將她緊緊地抱進懷裡,這傻瓜,教他怎麼放手?「我愛妳。」

  他只能在她耳畔,說出她最想聽的話。

TOP

尾聲

  「你待會看到我爸別又擺著一張臉。」站在家門前,孟宛蕾沒好氣地看著身旁的男人。

  嚴君奕冷著俊龐,不說話。

  孟宛蕾一臉無奈,「奕,你就讓讓他嘛!爸也原諒你了,沒跟你計較之前的事了呀!」

  「是嗎?」嚴君奕冷笑,「沒計較他說話會那麼酸嗎?」姓孟的看到他根本跟看到仇人沒兩樣。

  「誰教你對他態度也很差。」孟宛蕾瞪他。

  父親對她和嚴君奕在一起的事沒說什麼,平靜的態度出乎她意料,她還以為父親會堅決反對,誰知他卻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每次看到嚴君奕臉色就沉下來,而嚴君奕也是,完全對父親視若無睹。

  厚!他明明對路邊的狗都還會伸手逗一下的。對兩個男人在那裡耍幼稚,孟宛蕾簡直好氣又好笑。「奕,爸可是你岳父。」她已經嫁給他,現在是他老婆了。「你對他好一點嘛!」哪有女婿給岳丈臉色看的?

  「岳父?」嚴君奕嗤之以鼻。「是他該叫我一聲小舅子吧?」

  「阿姨又沒嫁給爸!」

  「可她幫他生了個女兒。」

  「嚴君奕!」孟宛蕾生氣了。

  而他則回她一聲冷哼。

  「你……」哦!她突然捂著肚子。

  「怎麼了?」嚴君奕立即緊張地摟住她,大手摸著她微凸的小腹。「肚子疼嗎?」

  孟宛蕾白他一眼。「還不是你讓我生氣。」她已經懷孕五個月了,是個男孩子。

  「好啦,我會盡量不要忽視他。」嚴君奕說得很勉強。

  「還有?」孟宛蕾還不滿意。

  「是,我會叫他一聲岳父。」最後兩個字說得咬牙切齒。

  「這才乖。」孟宛蕾滿意地輕拍嚴君奕的臉,他則哼氣。「別這樣嘛!」她伸手勾住他,拉下他的臉,安撫地吻他。「我愛你。」

  每天,她都要說好幾次愛他。

  拿她沒轍,嚴君奕心軟了,溫柔地吻住她。

  「我愛你。」

  「我愛妳。」

  Say you love me ……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